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琐碎记事

我亲家,女,前段时间感冒之后久咳不愈,把自己咳出了个肋间肌拉伤,上个周在我们一办公室人的督促下,她强忍咳意养的差不多不那么疼了,昨天晚上这位大姐带孩子去水上世界浪,今早扶着肋骨告诉我白养了,什么叫一朝回到解放前,照顾伤残人士我也是心累。

结亲家那天,我俩还都是未婚女青年,晚上值班没事干,在她床上支开小桌电脑淘宝,那年流行马伊琍那款项链,她定了她和我未来亲家公的姓氏拼音,作为一个大龄单身狗我定了zhao,和卖家聊款式的时候,顺便说好了她生闺女我生儿就结亲家,然后就接到了出差的命令,项链没买成,亲家就这么叫下来了,那年生日在乌市过的,条件艰苦,亲家用发的毛巾绣了亲家两个字又绣了个心,毛巾一直收着,直到去年年底发现毛巾质量不太行,再不用就废了,拿出来用,天天提醒自己还有个亲家这回事。

亲家这人情商高,聪明,办事干脆,最关键的是嘴皮子利索,在办公室怼花姐原本全指望她给我助攻,她休产假那段时间,我简直被花姐怼到生无可恋,亲家一上班,劳苦大众翻身做主,整个办公室怼花姐怼得节奏一致异常欢乐。
办公室里欢乐多,大多建立在花姐被大家怼到无言以对的痛苦之上,花姐为啥嘴里总生溃疡?大家一直认为:嘴太毒,报应。自从花姐结束了作威作福怼天怼地怼自己的日子,口腔溃疡的烦恼不医自愈,作为亲亲的好姐妹,大家鼓掌表示继续,保持。

在亲家的指导下,花姐有了一个诨名:草履虫老师。
除了嘴哪都反应迟钝的花老师终于有了贴切的称呼,简直众望所归。

昨晚草履虫老师和亲家涵姐一起带着孩子浪,吃饭的时候,涵姐闺女夸亲家闺女漂亮,草履虫老师闺女开心在一旁问:我漂亮吗?
涵姐闺女认真地对草履虫老师说:我不是说开心不漂亮,开心漂亮得出污泥而不染。
草履虫老师向涵姐认错:这几年她捅涵姐的那些刀就这么被她闺女一刀还了回来。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涵姐闺女也不过是个三年级的小孩子而已。虽然亲家今天讲这段,我从餐厅门口笑到了办公室门口,然后我们反省了一下是不是我们平时怼得太狠,真把花姐给怼成草履虫了?

亲家扶了一天的肋骨,艰难地完成了这一段口述。

谢谢亲家强忍痛苦带给了我欢乐。

今天也是爱草履虫老师和我亲家的一天。

评论(1)
热度(4)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