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琐碎记事

突然品出了“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这句话的滋味。

中学时学哲学,背课本一切事物是螺旋式向前发展的,刚流行智能机的时候鸡汤文很多,鼓励人常思一二不想八九,那时候年轻不懂的事情也多,觉得发展总归是向前的,鸡汤文啥玩意儿?不需要。

现在觉得年轻孟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时候真好,笑一场哭一场,太阳照旧升起,老子依旧好汉一条。

公休时,在嫂子家小区门口停车,看到放暑假的中学生从车前路过,恍惚看到了这个年龄的自己,简单的小复杂,复杂的小简单,但人生有无限可能。

很羡慕单位里那几个年轻的小姑娘,正在最好的年纪里,看着她们会忍不住回忆像她们这么大的时候,自己在做什么。

挡不住时间流逝,越发觉出人如蝼蚁,人被无数的线包裹着牵扯着...

2 1

琐碎记事

这几天办公室气氛压抑

去年刚转业来的姐姐确诊乳腺癌,那天她去医院因为B超排不上队打电话请假,大家还在七嘴八舌地劝她别着急,今天排不上还有明天,然后下班时B超结果出来,不太好。

我们都是懵圈的,怎么可能呢?这姐姐大大咧咧的,又特别注意养生,遇到事情嘴上吐槽就过去了,太突然了。

队上四个转业来的医生护士,成了我们的咨询对象,她们一直猜测是哺乳期的时候雌激素分泌过多,和生不生气关系不大。

亲家是她小队长,当晚上哭了一场,第二天我知道了,我也哭了一场,不为别的,就觉得好好的一个人为啥要遭这个罪,我想到她家老二还那么一点儿,还逗她说“妈妈有neinei”,心里就难受。

队长给单位报备了,安排我们每天去两个人到医院...

1 11

琐碎记事

连续两天,被熊孩子气的胃疼。

昨天最后一次耐着性子讲道理,今天开始进入体罚模式,太气人了,小孩子生下来是不是就是来折磨父母的?

上辈子我肯定是欠他的。

火大到把空白兄也捎带着呲了一顿,以后再让我经历丧偶式教养孩子,我先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丧偶。

已经能预见到上小学后,我得被他气成什么样。。。不知道现在学佛经还来得及不?

气得跳脚,空白兄:你生的你生的你生的,遗传。

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遗传也是遗传你的,这么欠收拾!

空白兄:遗传我,我也是你选的你选的你选的!

艹!

笤帚呢?拖把呢?菜刀呢?


气死我了。

6 2

琐碎记事

我这个人比较适合当副手,要是能给我亲家当副手就更好了,省心,只要别让我费脑子,咋都行,心甘情愿下大力。

亲家比我小,但是看事情比我通透,昨天今天两天搅得我和予予姐心烦意乱的事,几句话让她点明白了。

也对,该给的尊重我都给了,对方不接,对不起,我也没必要敬着你了,毕竟尊重是相互的。

往不好听里说,队列里不论你想针对谁在那里作妖给谁看,站在前面指挥的值班员是我,我给你脸了你还不要脸,可一可二不可三,我就没必要再给你脸了,没必要顾念你年纪是不是比我大,是不是跟我有一起扛过枪站过岗的情分,纪律是死杠,有理有据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

说白了,还是心软,总觉得都是同事,很多事不至于,不至于上纲上线,也不至于十几口子...

1 1

果然突然要画画,我又没给他背画本回来,姥爷说书桌的柜子里有纸,还是我上学时候没用完的。。。那起码也得从十五个年头上算起了吧,还能用吗?把柜子里所有东西都倒腾出来,才在最里面发现一厚摞白纸,都发黄了,凑合画吧,反正他也就是胡乱涂鸦。
纸是当年初中写数学作业剩下的,印象深刻,这么一算这纸得有二十年了。
往回塞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团员证,打开一看照片吓我一跳,拿去给姥姥看,姥姥惊:这么像果然?!
我俩惊讶的点很奇怪,我生的孩子很像我小时候有什么好惊讶的?
看到了各个时期的毕业证,论我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一个胖子的。。。
还有大学时候写的小说,enmmmm,比现在写的好多了,就是字难看了点。
还有大学时候的嘉奖证和英语四...

4 15

琐碎记事

我妈快疯了,她来二十八天,我感冒两次,一次两个周,她每天用那种“你离我大外甥远一点”的表情看着我,而没有说出来这句话,可能是顾念着我们之间最后的血肉亲情。

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我和她外甥打了包送上了她回家的火车。

原本做了俩周的工作说带着他们去呼伦贝尔玩,嘴皮子都磨薄了,钱都到位了,就等我爹来买机票了,老太太被热草鸡了,说什么也要回家享受二十五度的初夏,同样被热草鸡的我能说什么?

想想我要在二十五度的海边瑟瑟发抖,感觉感冒更严重了。

我休个假不容易,这五天还是去年的,去年十一月把老太太哄来,说好了带俩老太太去三亚看帅哥沙滩和大海,老太太连泳衣丝巾都背来了,然后我就停休了,一停停到了年底,眼瞅着要过年了,...

2 2

琐碎记事

最近在追淮上的《吞海》。

看到步重华对王九龄说的一番话,涌动了一把。

涌动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已经记不住名字的刑警,那时候他很年轻,刚参加工作第一年,还是实习生,同年来的实习生们大多被发配到了派出所,只有他因为专业对口去了刑警队,小地方,基本没什么重案,从警生涯的头几个月无聊又安定。

这一年的实习生都是校友,隔壁派出所的大师哥就约了小师弟小师妹们组个饭局,今天我值班明天他加班,饭局也一而再再而三推了又推,最后一次推是因为刑警队的这位有案子,等聚起来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

年轻人入乡随俗,当地酒桌上规矩大,实习生们喝的特别实在,喝多了就闲聊,大家聊的大多是派出所见到的那些家长里短,唯一觉得可能有干货的人就是小...

2 6

琐碎记事

我躺在床上,艰难地码字填坑,我妈洗完澡吹完头发过来,得意地问:看我头发怎么样?

我能说实话不怎么样吗?

不能!

求生欲让我评价了一句:后面看还不错,正面看怎么像个蘑菇?

她心情好,放过了我,解释:这不是为了留头发剪成这个形状的嘛!

呵呵,这是哪个理发师跟你胡咧咧的,下次我们不要去了好不好?

我的内心丰富如弹幕,但我不能说,于是作死:呵呵,我打生下来就没见过你长头发啥样儿。

她蛮受打击:其实你见过的。

就那个刘胡兰式的长度?略想了一下,好像的确那是我见过的最长的时候了。我又呵呵:我等着看哈。

她冷笑:等着看就等着看。

我不见棺材不落泪:呵呵,我都快四十了,你让我看看你长发飘飘的样子哈!

现在我妈不理我了。


妈的...

11 16

琐碎记事

天很热,太阳很毒,我们就在太阳下面来来回回,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为什么我还不晕倒?晕倒了就可以去阴凉地里坐着了,可以不挨晒了,可以不被晒黑了。

我一个感冒发烧又被办公室热到中暑的人,为什么还不晕倒?

我没晕,而且精神还很好,于是心情就很不好了。

为什么我毕业十年了,我们学校的审美下滑到这种程度?这十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隔壁毕业三年的小姐姐纠正是这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回学校按理说是件很开心的事才对,然而并没有。大学时候的辅导员站在主席台上指挥,我站在操场上做着和十四年前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实质差别的事情,那种感觉就是全世界都在进步 只有我自己在原地踏步,这个认知让人很不舒服。

更加想要晕倒躲一下了。。。

【破云同人】请接收来自学霸的温暖

请接收来自学霸的温暖

1

“我X!”

严峫一大早刚进门就兜头一句骂砸过来,不是因为确定自己这两天没压迫劳苦大众们,他都要怀疑马翔这小子是不是有了二心,骂得也太真情实感了。

呼啦了一把马翔的脑袋,严峫抄着口袋以闪瞎人眼的姿态绕着人转了半圈,问:“怎么?你的右手你背叛了你的兄弟?”

韩小梅喝着咖啡刚好进门,一口喷了个酣畅淋漓,在一众人等各种心知肚明不怀好意的笑声中,红着脸犹豫要不要关上门再退出去,这是一个流氓窝。严峫自打和他家江老师比翼双飞乐不思蜀之后,奇迹般地治好了经年不愈的直男癌,虽然没有对刚才那句话感到一丝丝不好意思,但是对韩小梅的处境表示了深切的关怀,晃晃手腕,闪瞎人的表盘冲着韩小梅:“几点了,才上...

 
1 / 44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