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凌李】相爱才不是人生大事

相爱才不是人生大事
1
凌远二十郎当岁的时候过了一段相当糊涂的日子,血气方刚在学习上用不完,在临床上无处释放,荷尔蒙与酒精混合作用下,脱下白袍,他用冷静的眉眼审视灯红酒绿下的男男女女,再把自己的身体抛进那个深池,高冷地含蓄地释放所有。
简直是要人命的迷人。
恋情如流水,铁打的凌远,流水的恋人,也是奇了怪,那样走高冷路子的人偏偏就能把情话当教科书说出来,不论男女,毫无抵抗力。
凌远有底线,两副面孔为的不过是解脱无门的自我麻醉,年轻的医生知道自己最痛恨的与最爱的从来就只有他自己。
爱情啊,呵呵,见鬼的存在!
凌远从不相信。
2
遇到那个卷毛青年之前,凌远谈着不走心的恋爱,逢场作戏锻炼出随即应变的超能力,分手也从来都能做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前度是个张嘴就是情话,分分钟都在撩人的意大利小哥,两个人相处融洽但绝对谈不上相爱,凌远的原则底线也安全地横在那些撩人的甜言蜜语之上,两个人说起情话来像是比赛谁更会撩,但就是撩不进去实质内容。也许是小哥有一天厌倦了,美好的语言赋予了他们一场浪漫又体面的分手。
看着前男友潇洒离开,凌远抖抖衣领,有点遗憾,兴许也有点难过,毕竟和这样的人谈恋爱是毫不乏味的,起身离开时,才发现隔壁桌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小帅哥撑着脸,目光在自己与前男友之间来回穿梭,那一脸的表情十分耐人寻味。
凌远微微挑眉,小帅哥抱着咖啡旁若无人地低叹:“原来分手还能这样?”
凌远站在桌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卷发,大眼睛,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刚刚见识了新世界的惊奇。
换本名著就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
卷毛青年仿佛才发现事主一般恍然大明白,冲着凌远咧咧嘴,看起来像是不好意思,从那双眼睛里,凌远分明看出了两个字:敷衍。
“中国人?”凌远拉开青年身旁的椅子,淡定地坐了下去。
这回青年是真的不好意思了,瞪圆了眼睛尴尬住:“呀,您听懂了啊!”
多新鲜啊!听不懂问你中国人?凌远高冷地在心里吐着槽。
卷毛青年抓抓头发诚恳道歉:“对不住啊。”
凌远眉心微微一收,哪儿就对不住了?
青年更尴尬了,卷毛被抓得乱成了鸟窝,犹犹豫豫还是把话说出口:“您这刚分手……”
凌远忍不住把眉头拧的更紧了一点,青年终于抬手捂上红透了的脸:“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谈话的。”
凌远后背靠向椅背,调整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问:“你都听懂了?”
青年手掌还遮着脸,摇摇头:“大体意思上明白……”从指缝中,凌远能看到一双特别有活力的眼睛,他觉得自己那点遗憾和难过被这活力打败了。
他耸耸肩:“听不懂正常,他是学戏剧的,刚刚背了一段莎士比亚经典。”
青年蓦地瞪大了眼,怀疑起人生:“刚才你们真的是在分手吗?”
笑容从凌远的嘴角转瞬即逝:“如你所见。”
3
后来,凌远和卷发青年说但凡两个人分开就证明那不是真爱。
青年眨眨圆圆的眼睛,歪头笑着问他:“那我们俩是真爱吗?”
凌远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更加认真地回答:“人的一生有很多比相爱更重要的事。”
青年笑眯起眼睛,初生牛犊的精气神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让凌远有种烈火熊熊燃烧的错觉,像一开始他留给自己的印象。
初见那天,凌远把卷毛青年带回了公寓,并且做了一顿简单的中餐,青年不挑食,吃得干干净净,凌远默默地伸出大拇指表达了自己的感慨。
心真大!
丢了钱包护照不但吃的下饭胃口还好成这样,着实令人羡慕。
卷毛青年说他是毕业旅行,趁着出国还容易所以出来看看世界,凌远从那一脸的胶原蛋白和两汪干干净净的泉水里看到了满满的少年气。他随口附和着,不以为然,在国外待久了,并不觉得这外面的世界有多好。
青年说他回国就要工作了,他通过了考试,很快会成为一名警察。
虽然青年很骄傲,凌远还是忍不住打击了一下:“警察也会被扒?”
青年“盒盒”笑着,又抓乱了一头卷毛:“国外的小偷和国内不一样。”
凌远被这份强词夺理的找补给逗笑了,糟心事有很多,重要的是别把事那么当事,就像这个傻小子。
4
凌远没有失恋的任何症状,一丝不苟去研究室去医院,认认真真做饭,安安静静学习,把卷毛青年当空气忽略掉。
青年白天跑警局和领事馆,晚上回来在地毯上瘫大字,好好的毕业旅行变成这样他心里还是有点失望的,借住在同胞家里,他有些不好啥意思,翻身起来敲凌远房门,凌远抬头看他,他歪头抵在门框上:“这几天我付你房租吧!”
凌远拒绝了:“你是学生,算了。”
“那这大恩大德,我该怎么报?”青年说着背靠门框,抱起了手臂。
老气横秋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可爱,明明是少年气冲天的小孩儿。凌远笑笑,低头继续看书,随口逗他:“以身相许?”
“你刚失恋。”
“这二者有关系吗?”凌远被逗笑了,推开书和本子,靠在椅背上,也抱起手臂。
青年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放下手臂飞快地解释:“重新开始一段感情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对我也不公平,当然,前提是我愿意以身相许,还有,你对我有什么顾忌吗?”
凌远被问得发懵,不解地挑起眉。
青年重新做了一个抱臂的动作,冲他努了努嘴:“缺乏安全感。”
凌远低笑一声,还是个书生气太浓的小孩儿,指出:“你不也一样?”
圆眼睛又被瞪圆了,凌远听见青年又在笑:“我可以理解啊!异国他乡初来乍到丢了钱包,能有安全感才怪!”
凌远跟着他一起笑,是个有趣的小孩儿。
5
小卷毛叫李熏然,很好记,凌远记住了就再没忘掉过,相对于过去他那些男朋友女朋友们,李熏然可能是个例外。
恋情什么时候开始的,凌远已经记不清了,小卷毛旅行结束回国,两个人之间保持着联系,男人之间的谈话总脱不了一些荤荤素素,仿佛天生孕育于暧昧的暖床中,等凌远学业结束要回国,回忆过往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谈恋爱了,即便是那种不走心的。
唏嘘往事时,小卷毛发来短信:你航班给我,我接你。
凌远怔了一瞬,意识到空窗期里小卷毛一直存在着,鬼使神差的,他回:干什么?要在机场表白?
说出来那多没劲啊!小卷毛的回复暂时平复了他回短信之后的忐忑。
朋友处成恋人,靠谱吗?
凌远捏捏额头,恋爱而已,有什么靠谱不靠谱的呢?
他们在一个城市,前十几年的人生轨迹没有相交过,却又在异国他乡相遇,李熏然说这叫缘分,凌远笑着反驳他:也可能是孽缘。
李熏然盒盒盒大笑打跌,把写着“凌远我爱你”的破纸板丢进车后座,凌远坐在副驾驶扭头看着那个红彤彤的爱字,漫不经心地问:“不是真打算以身相许啊?”
“你真要?”褪去了些少年气的青年眼睛依旧干净透亮,李熏然抿着笑看他。
凌远眯眯眼:“你真给?”
李熏然凑过来,柔软的嘴唇碰触,蜻蜓点水的克制与紧张,凌远看着小孩儿微微仰着脸,笑着问自己:“我给,你要吗?”
6
太草率了!
医生和警察都很忙,李熏然在电话里玩笑吐槽:“没回国的时候暧昧中忐忐忑忑,好不容易回来了又像是在谈一个人的恋爱。”
凌远揉着连续夜班攒下来的眼袋,反问:“我上个周休息,你在哪儿?”
青年便“盒盒盒”笑着承认错误,凌远印象里李熏然永远都在笑,笑得他不由自主也想笑。
聚少离多,好像也和凌远一如既往高冷的敷衍的恋爱观,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短,反而很少有冲突,他眼看着年初那个少年气冲天的小孩儿成熟起来,打心眼里也觉得高兴。
他认为李熏然慢慢会经历更多的事遇见更多的人,可能那时候他们就已经不在一起了。
恋爱就是随时做好分手的准备,凌远一贯坚持如此。
他和李熏然这样说的时候,李熏然就想起异国街头凌远那比情侣约会还浪漫的分手,凌远又说但凡两个人分开就证明那不是真爱。
李熏然眨眨圆圆的眼睛,歪头笑着问他:“那我们俩是真爱吗?”
凌远很认真地思考认真地回答:“人的一生有很多比相爱更重要的事。”
李熏然笑着捂上脸,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7
分手也没谁提出来,凌远就想当然的把这场恋爱的结局定义为分手。
再度出国深造,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繁忙,凌远疲惫不堪,而李熏然已然成了业务骨干,三天两头出差失踪,两个人的时差像是隔了一个银河系,联系就这样淡了下来。
偶尔联系也是说着无关痛痒的话,凌远想这样也很好,对方是成熟理性的人,慢慢再把恋人处成朋友,顺其自然,两不相欠。
紧追他的脚步出国的小学妹和他表白时,凌远突然想起李熏然,他们似乎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凌远没有接受学妹热烈的爱,也并不是认为自己要为李熏然守身如玉,只是觉得太累,没有心思谈恋爱。
谈恋爱要做好分手的准备,凌远突然不是那么想操心这些事。
有一晚,回复了师妹夹带私货的讨教邮件,凌远顺手登上许久不看的社交网站,首页里没有李熏然的更新消息,他从联系人里点开李熏然的首页,很意外地看到一条不属于李熏然口吻的博。
感谢关心熏然的朋友们,就到这里吧,替他和你们说声再见。
凌远呼吸好像滞在了胸口,莫名有点疼,目光飞快地在李熏然的主页寻找着答案。
案子,失踪,牺牲。
凌远把这些词汇组合在一起,好像明白了事件的起始经过,他仔细推断了一下时间,在他默认两个人就那样算是分手的那些日子里,那个卷头发大眼睛的青年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凌远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
8
凌远是有抱负的,回国成为院长,大刀阔斧开始改革,一路跌跌撞撞头破血流不知回头,凌院长知道自己只能向前。
痴情的师妹终于打动了一颗顽石,凌远踏实地谈着恋爱,按部就班地结了婚,妻子对他的爱执着坚定,凌远有时在想自己这算不算爱?
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工作上的勾心斗角虚与委蛇,他安心于这个世界,承受着所有荒唐。
无意中,凌远看到了一条陈年旧闻,一个年轻有为的刑警在危险面前奋不顾身挡在群众前面,爆炸之后,尸骨无存,他条件反射想到了李熏然。
卷卷毛大眼睛的青年抱着咖啡看着他,长久地看着他。
凌远手抹上脸才知道自己流泪了,他突然十分迫切地想知道那天李熏然捂上脸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想知道那段在他看来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恋情中,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9
那并不能算一段成熟的成功的恋爱。
凌远没有从中体会到刻骨铭心的爱,直到多年以后才晓得,人这一生的确有很多事比相爱更重要,可李熏然,只有那一个。

感谢看文的各位~

评论(43)
热度(136)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