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琐碎记事

忙乱的日子过得都琐碎了
那天大家和那位传说中的飞行员搭了个话,开玩笑问他为什么想不开到我们单位来,前飞行员一直以来很淡定的表情没有啥变化,但眼神很明显地委屈了一下:我以为这里有飞机开。
我们实在想笑,又觉得十分失礼,只好安慰他:这里虽然没有可以开的飞机,但是有无人机。
他好像更委屈了。。。
那个打着泰拳来的老弟明显比我会安慰人:要相信,直升机,早晚会有的。
我们几个老家伙默默地保持了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几年前,直升机真的差点就有了,后来又没有了。
原因不说了,免得打击前飞行员。
予予安慰大家:要相信咱们大领导的折腾劲儿,说不定任期内真的能把直升机折腾来。
这句话有用,前飞行员眼里活了一下。

去参加了个不太正规的培训。
新同事在第一排给留了座,我猫腰过去表示做第一排压力好大,同事表示不理解。
嗯,单位里开会不是要指定位置的话,我们这些人一贯风格都是往后边和两边座,先到先得,去晚了只能坐前面这种事从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新同事还是很不理解:为什么不坐前面?
……
可能只是为了玩手机方便?
其实这几个老家伙习惯了躲着领导而已。

培训完回单位,一个晴天霹雳:予予受伤了。
这些人幸灾乐祸地转达了伤员留给我的话:以后我就不陪你了!
给在医院排队等着拍ct的予予发去了慰问信息,顺便表达了一下留下我一个人的愤怒。
下午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时候认真忏悔了自己上个周请了一周病假让予予落单的可耻行为。

以前都是从电视上了解军人,和身边的军转干部聊天也都是聊现在的事,很少聊过去,怕把握不好度,侵犯了别人的隐私。
那天吃早饭,和新来的姊妹聊天,她之前在海南岛,海军,老公在本地,陆军,孩子两岁前跟着她在海南岛,两岁后跟着老公在本地,现在四岁了,她转业回来了,一家人总算团聚,那几年一年里所有假期加一块儿也不过四十来天,想了想他们是怎么过了这四年,十分心酸。
她说还好吧,都过来了。

副队长和我说出差的事,提前打招呼。
空白也说他可能出同一个差的事,他们单位也提前和他打招呼了。
他说我们俩不能同时出这个差吧?
孩子咋办?
……
走一步看一步吧,能咋办。

计划二月该看完的书,到现在一页都还没翻,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瞎忙。

老太太说了,顺其自然,不要暴躁。

评论(4)
热度(3)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