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凌远/李熏然】简单故事 03

之前被屏蔽的时候没有时间,现在有空,折腾了两天也没成功解除屏蔽,索性把屏蔽掉的文章重新发一遍,重发不打tag了,有缘见~~


5
凌远觉得他和李熏然要么有缘,要么就是有仇。
隔了那么多年没见,再见面居然还是在医院急诊。
世界那么大,比急诊室好的地方多了去了,他俩怎么就和急诊室杠上了?
不过凌远也只是看了李熏然一眼,他是院长,出了这么大的事,凌院长是来镇场子的。
所以……李警官这是又上演了一出圌血染的风采?凌远进去的时候,剪刀正快速而稳妥地剪着被血浸透的衣服,而抢救台上的李熏然能让他看清的也只有这个了。
他站在不碍事的角落里,听着仪器的嘀鸣,看着同事们忙着抢救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想到的都是那年除夕李熏然后来发给他的短信。
凌院长在假设,如果他回了那条短信,李熏然会再回他什么?如果他没出国没换号码,第二年除夕是不是还能收到李熏然的拜年短信?
李熏然对他来说,其实也只是个打过几次交道的陌生人,而在这个并不宽敞的空间里,感受着这场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拉锯战,看着被投射圌到仪器上的生命线微弱却倔强地维持着,凌远突然觉得李熏然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让人不愉快。

凌远从抢救室出来,立刻被一伙子如圌狼圌似圌虎的刑警们围住,凌院长神色沉着不动如山。从那一双双红通通的眼睛里,凌远似乎能看到李熏然在他们心里的分量,恨不得拿命来换?可能有些夸张吧,但他想不出什么更贴切的形容了。凌远冲他们点了点头,年长的警圌察挥挥手,凌远面前给让出了一条通道,于是凌院长就看到了当年的李副局长现在的李局长,凌远想大概李熏然还是没怎么学会动脑子吧。
凌远模糊记得那时候李副局长背着一只手恨铁不成钢教训李熏然的场景,时光荏苒,他觉得眼前的李熏然他爸老了。
李局长握上凌院长的手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在颤抖,凌远看着对方看似镇定坚强的脸,感受到握着自己的那双手逐渐加大的力气,对上那双隐忍了一位父亲所有情感的眼睛,凌远心说李熏然真该出来好好看看他爸的样子。
谁都是人生父母养,警圌察也不例外。

李熏然彻底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就露出双眼睛的人。
他闭上眼仔细又努力地让自己涣散的精神集中起来想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咧了咧嘴:“凌医生?”
像是被沙砾碾过的声音大概只有他自己听得清内容,李熏然只得冲凌远眨了眨眼。
凌远也不知道自己难得来一次重症监护室,怎么就这么巧赶上这人清醒。
“好久不见啊,李副队。”凌远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仿佛的确在感叹好久不见,这一丝浅淡如涟漪的笑意打散了其中原本的东西。
李熏然笑了,眉眼都有了些笑弯的弧度:“凌医生这是来叙旧的?”
凌远费力听清他的话,抬了抬眉:“当然不是,慕名来拜会一下舍己救人勇斗持枪悍匪的人民圌警圌察。”
面色惨淡的李熏然对此用脸红表示了不好意思,李警官哑着嗓子“哎呀”了一声,头一回没那么牙尖嘴利,反倒是窘得不知所措了。
凌远突然觉得这人可爱起来,李熏然以往那个狗皮膏药属性开口闭口办案规程的形象瞬间消失得悄无声息。

6
年轻果然是王圌道。
凌远在得知李熏然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在心底由衷感叹。
一天吃午饭时,韦天舒吃到一半和他感叹这世界是有多小,经他妙手回春这会儿已经和护士们打成一片的李熏然在八年前也是他的病人,一个被一板砖拍成脑震荡的小警圌察。
凌远“嗯”了一声,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这世界的确小,小到只有医院急诊那么大。
总体来说李熏然是个听话的病人,韦天舒一天在凌院长跟前夸他八百回,就没见过这么听话的小孩儿,你让他躺着他绝不靠着,你让他靠着他绝不坐着,你让他坐着他绝不站着,每次查房忽闪着大眼看着你,你说什么他答应什么,听话得简直让你心花怒放。
凌院长眼风一扫问:“你收他什么好处了?哪个病人不是这么过来的?”
韦天舒一蹦老远:“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能收他什么好处?我敢收他什么好处?”
凌院长“呵呵”着,手机提示他来了新短信,拿出手机一看,陌生号码,内容简洁明了:李熏然。
凌远不由得勾起嘴角笑了笑,随即问自己发小:“谁给他我号码的?”
韦天舒一脸无辜:“反正不是我!”
凌远心说也是,李熏然是干什么的,查个电话号码分分钟的事。

李熏然本来是打算问护士长要自己主治医生韦天舒的电话,结果聊得太开心,护士长买一赠一把凌院长的号码一块儿给他了。
对此,李熏然居然也挺开心的。
溜达着就给凌远发了条信息过去,李熏然接着给韦天舒电话问自己什么时候能出院,他惦记着一堆事儿呢。
韦天舒接完电话就瞅见凌远好笑地挑起眉看自己,那意思是还夸他吗?这才刚能下地走两步呢,就惦记着出院了,有这么听话的病人吗?
李熏然真不知道自己一通电话就惊动了院长大驾,正盘着腿在床上啃苹果呢,看见韦天舒和凌远一前一后圌进来,李警官心中警铃大作,握着啃了一半的苹果,琢磨着怎么装无辜能躲过一劫。
最初知道凌远是院长的瞬间,李熏然有点懵,尽管这是用他自己的逻辑推了个理推出来的,对这个结果,李警官表示凌远你是坐着火箭度过这几年的吗?明明上回打交道还只是副主任而已啊!
李警官反应就是快,探出长胳膊从床头桌子上捞过两个苹果递了过去:“凌院长,吃苹果,又甜又脆的。”得亏他手指长,两个个头卖相都极其漂亮的苹果拿在一只手里居然毫无压力。
凌远看着李熏然修长的手指,从医生的角度,默默地表示了欣赏。
有凌远站在旁边撑腰,韦医生劈头盖脸把李熏然给熊了一顿,李熏然抱着两个半苹果,闷头不吭声,韦医生熊完了,也没得到病人谨遵医嘱的保证,顿时觉得被挑战了主治医生的尊严。
没搭理心理落差巨大的韦天舒,凌远弯腰从李熏然手里拿过那两个苹果,咬了一口,的确又甜又脆,于是把另一个递给了韦天舒,不紧不慢地说:“地球少了谁都照样转,刑警队缺了你一个副队长就停摆的话,这个警圌察你不当也罢。”
李警官猛地抬头盯着凌远看了两秒钟,沉着眉把啃了一半的苹果丢进垃圌圾桶,然后翻身拉好被子躺下,留给凌院长和韦医生个后背,闭上眼睛装睡。
凌院长看着据说温和阳光宽容体贴的熏然警官骤然炸毛,转过头看向韦天舒:我说错了?
韦医生摊了摊手,谁知道你踩着他什么雷了!
然后凌院长觉得他不应该和一个重伤未愈的病人计较,临走时还安抚性地拍了拍李熏然的肩。


评论(1)
热度(47)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