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琐碎记事

大概是因为之前三级和二级理论通过得都太顺了,所以让我在论文答辩上栽了个好大的跟头,十分体面地狼狈不堪,大学毕业的论文答辩其实更不堪,却没有这次这么。。。大概因为对象是一群学心理的老师吧,坐在那里明知道他们一唱一和是在挖一个坑等着你跳进去,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知识储备实践技能少的简直可怜,明知道前面是一条死路有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自己跳进去,全程维持着微笑看着他们挖再看着自己往里跳然后对方顺利地拍铲子土进来,就这样了。
其实我很窘迫,出来之后就拒绝去回忆那十来分钟的画面总结经验教训,因为实在是太窘迫了,一边窘迫一边微笑,能保持微笑大概是最后的理智了。

其实我不适合从业的,我早就知道,不善言辞,不会表达,人际交往中不能很好的随机应变,最初只是觉得闲着没事才报了二级,后来觉得既然花了钱不如好好学,再后来就想试试我也许真的可以走这条路,在论文里的职业规划简直就是一种不能再理想的状态,不仅仅只为了一张证书,从一开始报三级就不是为了那张证书。

明年还有次机会,想不到平时总开玩笑的来年再战,这次要真的喊出来了。
回家整理书桌,这段时间的复习资料堆了那么高,挑挑捡捡抱了一摞要扔掉,老太太问以后不用了?
我缺的真不是这些资料能给我的。

心有点累。

整理整理,来年再战!


评论(9)
热度(5)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