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六章 07

第六章 渗透

07

何旅长和范天雷赶到的时候,远远看到军区政委好好地站在他的专车旁边和学院刘院长说话呢,当然,如果他俩面前没站着一只小狐狸,这景象真和谐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小狐狸机灵地立着耳朵收着尾巴,昂首挺胸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
何旅长看眼他家参谋长,范天雷憨厚的脸上露出极不协调的诡笑,凑过去,耳语:“就这么几个兔崽子,跑不了!”
旅长闻言默默地远眺着在领导面前卖乖的小狐狸,半晌,幽幽地叹了一声。
事情呢,是这个样子的。
得知范天雷就在三楼等着他们,陈善明、龚箭又不傻,前面那就是一步一陷阱,真跟这老狐狸顶着干,那真是找死,而且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于是俩人曲线救国,直接奔军区政委去算了,吃完饭领导是要回家的,回家就要坐车的,只要离开餐厅,脱离范天雷视线范围,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于是呢?陈组长就带着何晨光和王艳兵,大摇大摆地找到领导专车,轻轻松搞定司机同志,教导员则带着剩下三人搞定了范天雷在餐厅侧面的小院布置的观察哨,并且由龚箭同志出马,以最短时间最少话语成功策反这名同志,加入他们的袭击小分队。
范参谋长和何旅长顺利会师的时候,百十米外的小停车场里,何战友、王战友正和政委同志的司机站在路灯下聊得口水四溅,好不畅快。陈组长驾驶着首长专车停在侧门外,龚教导员殷勤的跑步上前给领导开车门,弄得政委同志的秘书好生奇怪,这学员太有眼力见了,这不抢自己的活么!与此同时,跟在龚箭身后一列纵队跑步过来的三名同志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占据有利位置,将政委和秘书与送别人群隔开,愣是没给人前进一步的机会,而被策反的那位则在暗处时刻观察着情况。
至于说这位同志是怎么被策反的……
其实,龚箭就一句话:“我们要搞军区政委,你干不干?”
这还用说吗?答案显而易见啊!
所以啊,红细胞的熊孩子们再也不要嫌弃你们教导员整天跟个话唠唠似的没完没了没了没完了,他那是台式机与便携本的综合体,繁简皆宜,就这一句话,直接命中死穴,那位跳坑里了都不用人再操心的,自个儿顺手就把自己给埋喽,放眼整个狼牙特战旅,除了范天雷,你们还找得出第三个这样的么?所以说,平时龚箭拾掇你们那是留了情面的。
这会儿,何旅长还正蠢蠢欲动呢,范参谋长内心一边被这俩高徒玩得惆怅纠结,一边又为他俩得意得不行,冰火两重天的自我折磨着。
而狼牙这两位长老级人物听到骚乱时,军区政委屁股都坐在车上了,手都拉上车门要关门了,心里还在嘀咕呢,这几个学员干什么的,眼前儿的这个怎么看着还挺眼熟?就挺眼熟的这位突然弯腰对他眯眼一笑,看得政委同志内心有点小哆嗦。
“首长,对不起,您这就算是被袭击了。”说话的是前面的司机小同志,完全陌生的声音,循声看去,小同志扭过头来,看着星眸朗目的,就是笑得有点腼腆。政委这内心瞬间追溯历史畅想未来,短短一刹那是各种想法喷涌而出,嘴上却淡定冷静地问:“你们搞什么演习?”
这边进行的冷静而美好,在龚箭挡住车门的瞬间,秘书同志炸毛,可以已经迟了,龙龙这位世外高手一人就办了,反手擒拿,妥妥地就把人摁在车前盖上了。
于是,这就炸了锅了。
炸锅也没用,剩下那两位学员别的本事可能真不是多出色,胡搅蛮缠一个顶俩,锅炸了半天,光听见动静了,没啥实际行动。
俗话说脸不大不足以服天下啊,还是政委能镇得住场子,弯腰又从车里下来了,敛眉沉声:“大惊小怪什么!”世界瞬间安静了。
而龚箭在政委下车的同时,不动声色使了个眼色,三个熊孩子撤离现场的速度快得都让人没反应过来,政委一声喝,更无暇顾及他仨了。
龚箭暗暗瞥眼安坐驾驶座的某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陈善明半张脸,带着点得意张扬的笑容,龚箭的眉头还没来得及皱起来就舒展的一马平川了,但这也是转瞬间,教导员心头这把怒火从眼底一闪而过,陈善明你不赶紧撤,在那穷得瑟什么?
陈组长其实抱着一种可简单可纯洁的心态做了个决定,这事儿吧怎么说都算是闯了个祸,他堂堂组长如果这时候把这位打定主意舍了自己一身剐的教导员同志撂下不管拔腿撤了,回去在那几个熊孩子面前哪还有点威严。
这心思简单不?纯洁不?
当然了,这是可以拿上台面说的,至于陈组长内心有没有别的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比如?
前面不是说过了嘛!陈组长那是抱定了要死一起死的决心来的!
陈组长就抱着这纯洁简单的小想法下了车,看着他家教导员在各位首长面前装乖,陈组长内心一阵嫌弃,再装也是狐狸!真不知道他嫌弃的到底是谁。

不单单政委看着面前这个小同志眼熟,在场的很多人看着他都眼熟。眼熟就对了,要不这些年什么军报、电台、电视台不白忙活了!
要么怎么说人怕出名那啥怕壮呢,龚箭昂首挺胸站在那儿,这心里有点小别扭,首长们能别用研究小白鼠的眼神盯着自己么?太瘆人了。
政委背着手,继续研究:“刚才你们这就算突袭成功了?”
“报告首长,”龚箭顿了顿,扬声回答:“勉强算!”
“哦?”政委同志来了兴致,等着他的下文。
龚箭不卑不亢,如实道:“因为考虑到首长安全,我们没有真正驾驶车辆驶离危险区,我行动小组人员现在仍旧处于危险中,而作为行动负责人,我必须留在这里回答首长的疑问。”
这精神、这嗓门、这气势,这个兵有出息,李政委赞许地点头,回头在人群中找人:“老刘了?”
刚才这一阵惊吓,政治学院主抓工作的的副院长同志这脑门上的汗都快成瀑布了,哗哗得淌,这是什么情况?急忙上前:“哎呀,李政委,你看这……”
“这演习搞得好,老刘,没想到你这还藏着一手呢!这几个学员都不错,我们的政工干部就得这样,能文能武,就要快速、迅猛,一击即中,好!”看了这一出,李政委也有点兴奋。
刘院长这急怒攻心血压刚长上来,语气不觉有些恼火,问:“你们是哪个系的?”
“报告首长,我们不是军校学员!”龚箭绷着脸,更大声的回答。
陈善明心说哎哟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李政委疑惑地看看刘院长,又问龚箭:“不是军校的?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刘院长在那儿仔细端详着这个年轻人,究竟在哪儿见过?“哦,想起来了!那个军政全优的基层连队指导员!”刘院长脑门上灯泡瞬间闪到一百瓦,指着龚箭的手指头都有点哆嗦,对政委道:“军报上经常报道他事迹,叫龚什么来着,名儿挺特殊!”
龚箭微扯了下嘴角,谦虚地提醒:“龚箭。”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这可是个人才啊!”刘院长俩眼顿时开始放光。
李政委恍然大悟:“我说看这小伙子眼熟,名人啊!”政委同志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同志身上的机灵劲儿,啧,不多不少,看着就舒坦,这要是弄到身边来,得多省心啊!
“首长过奖。”龚箭面子上该谦虚时绝对不得瑟,目光越过N个脑袋瞄到他们旅长和参谋长冲出来,内心一个小人可是得瑟得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评论(6)
热度(16)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