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三章 02

第三章 挖坑自埋

02

天渐渐亮了,基地里一片生机勃勃,范天雷在早操队伍里没有发现一营一连和红细胞小组人员的影子,开始犯嘀咕,看看二连三连,都没发现陈善明,稍微一动脑子,范天雷不由得笑了:这俩兔崽子,真能折腾!
范参谋长心情不错,所以被旅长叫到办公室的时候,他那张憨厚的脸上笑容满满的,然而,几分钟后,范参谋长乌云密布地把身后旅长办公室的门关上之后,暗暗发狠,兔崽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看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范参谋长这一等,一天过去了。
镜头转回到三号地区,陈善明带着人进山去玩儿了,苗狼坐在车上抱着枪,望眼欲穿,营长你最可耻,你进山玩了,让我在这儿守着,太可耻了!!!
何晨光和王艳兵配合默契,一天下来,被发现一次,又成功摆脱追踪,眼看着天黑了,就找了个背风的地儿潜伏下来,这一组,龚箭从来就没担心过,他太放心了这俩人了,这俩一个比一个稳,那真是比着稳。
与之相比,徐天龙和宋凯飞这一天过得真是太热闹了,隐蔽、被发现、开跑、被追、摆脱、再隐蔽、再被发现……徐天龙镜片后俩眼睛都快变成匕首直接咄死面前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俩人好不容易甩掉追踪的兵,躲在一个小山坳里喘息,宋凯飞大口喘着气,苦着脸摆手:“你别瞪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哪知道每回都那么巧,一个连好几十号人逮我们几个,不是菜鸟还被追得满山跑,我也很郁闷。”
“我上辈子一定作了太多孽,这辈子让我跟你搭档!”徐天龙饮恨不再搭理他,仔细警戒着。
“你以为我想?”宋凯飞很不服,说着从背包里拿出压缩饼干,犹豫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幸亏昨天教导员拿回来的东西我吃得多,今天还能顶顶,过了今天就顶不住了,不过,我现在是真饿了……”
“饿了就吃!”徐天龙头也不回。
“也对,车到山前必有路,吃了再说!”宋凯飞欢乐地就要撕开包装,就听徐天龙在一旁阴阴地说:“吃完了明后天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宋凯飞脸垮下来,悻悻地把饼干又塞了回去,嘟囔着:“一连的兄弟们赶紧抓住我吧……”
“行啊,回去练死了我给你收尸!”徐天龙偷偷咧嘴。
宋凯飞痛不欲生做撞墙态,一块巧克力递到眼前,宋凯飞眼前一亮:“想不到你还藏有私货!”说着抢过去扒开包装纸就往嘴里塞。
“昨天剩的。”徐天龙咽了咽口水:“你给我留口!”
龚箭抱着枪闭着眼小憩,李二牛瞪圆了眼睛警戒,夜里,林子里间或的鸟叫虫鸣衬托得他们所处的环境更加安静,于是一声预示着其主人饿了的动静很突兀很响亮的打破了安静,李二牛尴尬的揉揉肚子,龚箭睁开眼,低声问:“饿了?”
“啊!”李二牛冲他咧嘴笑:“俺还能坚持。”
“吃点东西吧,我警戒。”龚箭端起枪进入警戒状态。李二牛兴高采烈地扒拉出压缩饼干,吃了两口想起他可亲可敬的教导员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于是把压缩饼干递过去:“教导员你也吃点吧,俺来警戒。”
“吃吧,我还行,不饿。”龚箭冲他笑笑。
李二牛匆忙吃了几口就收了起来,龚箭瞥了他一眼,臭小子还挺有数。
李二牛重新调整好姿势,小心警戒着,想了想,没忍住,低声道:“教导员,俺想起神枪手四连了,演习的时候,俺们也是这么藏着的。”
“是啊,也是被陈组长带人撵着跑。”龚箭笑了声,道:“上次是因为有参谋长,他是游击战专家,让陈善明捡了便宜,这次,想抓我们,没那么容易。二牛,你眯一会儿,最多一个钟头,我们就该换地方了。”

陈善明蹲在地上仰头穿过茂密的树叶寻找着一点点光明,右手拇指食指捻着什么东西,一旁的苗狼抱怨:“这不没有我你也找得到他么!”
陈善明掸掉手指上粘的饼干渣,站起来:“这肯定不是龚箭留下的,他那个脑子,不会忽略这种细节。找容易,追踪就得靠你了。”
苗狼得意地晃晃脑袋:“必须的!走吧!”陈善明做了个前进的手势,不足十个人的小分队继续穿行在树林里。
许久,林子里连轻微的脚步声都没有了,远处两蓬乱草动了动,王艳兵缓缓吐出口气:“好险,怎么就摸到教导员蹲过的地儿了。”
何晨光乐:“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
王艳兵鄙弃地斜他一眼,何晨光说:“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个地方暂时安全,你休息,我警戒。”
“你还有多少吃的?”王艳兵饿了,又不舍得吃。
“一根能量棒,半块压缩饼干。”
王艳兵有点犯愁:“这才一天,我说实在不行咱们去踹营吧,好歹弄点吃的。”
“哼,想得挺好,这是潜伏训练!王战友!只有被发现才能使用武力,踹营?你想被教导员踹吧!”何晨光表示反对。
王艳兵悻悻地闭上眼:“明天更难熬了。”
夜黑风高的,苗狼在前面带路,一路人小心翼翼行进着,陈善明有的是耐心,这才第一天呢,越往后他越有优势,他就不信办不了龚箭。
龚箭坐在临时工事里,几次有冲动挠头,又按耐住了,寻思了好一会儿,掏出能量棒塞给李二牛:“二牛,咱俩分开行动,明天中午十二点如果没被抓住,在B点回合,超过五分钟我还不到,你就只能单独行动了。”
“教导员,你把这个给俺,你怎么办?”李二牛握着能量棒有点懵。
龚箭咬着牙叹了一声:“估计我也用不到,你们陈组长这回是卯足了劲要抓我。”
“啊?”李二牛疑惑地问:“不是你们商量好了抓我们吗?组长还真抓你啊?”
龚箭苦笑:“是啊,真抓。行了,别废话了,走吧!”说着悄悄观察四周情况,示意安全,李二牛临走时又把能量棒塞了回去,就悄无声息地潜进夜色里。龚箭笑着摇摇头,收好东西,又消除痕迹,朝另一个方向潜行而去。
十五分钟后,苗狼有点惆怅地站在陈善明身边:“他们分开了。”
“是龚箭能干得出来的事,整天吆喝着对他们要狠,事到临头还不是心软!”陈善明嘀咕着。
“一个半斤一个八两,都差不多,谁也别嫌弃谁。”苗狼一语道破实质。
“废话挺多!”陈善明蹬他一眼,道:“你带几个人追李二牛,我带其余人去追龚箭。”
“啊?你确定不带我你能追上他?”苗狼一字一顿慢慢问。
陈善明想了想,笃定地点头:“确定!”
于是苗狼很受伤……



评论
热度(13)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