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二章 04

第二章 相亲

04

“哎呀首长这什么时候你提这有的没的干什么红细胞训练教育一大堆事乱着呢关键时候哪有功夫相什么亲啊!”龚箭跟扔烫手山芋似的把手里的照片一甩老远,嘴里噼里啪啦响得比机关枪都热闹。
陈善明捏着照片,嬉皮笑脸问:“参谋长,这相亲还是买一赠一的?”
“你俩都给我正经点!”范天雷提了下嗓门,俩少校遂立正,一副马上就要上前线来和老领导做最后道别的表情,范天雷哭笑不得,指着沙发:“过去坐!”
“看照片怎么样?我跟你们说,这可是旅长家夫人亲自挑出来的,都是出类拔萃的姑娘,模样好,工作好,人品好,你们别给我不当回事啊!旅长可是跟人家说了你俩是精英,这是任务!必须完成!”
龚箭瞄了眼陈善明手里那张照片,小声嘀咕:“真挺漂亮。”
陈善明闻言把照片往他手里塞:“觉得漂亮你就一起见了。”
“你不用拿他打马虎眼,陈善明,我算过了,明天你们小组调整休息,你俩出去把这事给我办了。”范天雷火眼金睛。
“不是,首长,这弄得跟打仗似的多不好,这你情我愿的事,是吧,咱不能勉强……”龚箭瞬间组织好了一肚子的词汇在那儿排兵布阵呢。
“什么你情我愿?什么勉强?就个相亲,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范天雷深知他这学生嘴上功夫厉害,坚决不给他机会施展:“姓名,联系方式,见面地点都在照片后面写着呢,出去给我精神点,别给咱们旅丢人。行了,走吧,我还得去开会呢!”范天雷不等说完就溜了,留下俩少校面面相觑。
照片上的漂亮姑娘对着俩少校笑得温婉贤淑,可惜俩人都没心情荡漾。
“我这刚打算趁热打铁,给他们加餐呢……”龚箭对着照片发功。
“旅长夫人的大媒你敢驳?”陈善明苦笑着拿起照片,站起来:“走吧,你就是把照片盯个窟窿,明天该见还得见。”

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微风徐送,万里无云啊,真是一个外出游玩兼约会的好天气。
操场边,宋凯飞扒着栏杆,可怜兮兮的望着遥远的特战旅大门,喃喃自语:“好不容易休息一回,俩外出名额全没了,我还打算去市里转转吃点好吃的呢,现在可好,只能蹲在这里拔草。”
“就知道吃,想吃零食军人服务社里就有,一个大老爷们爱好太萝莉了,不是瞎搞么。”徐天龙白了他一眼,同样也抓着栏杆望眼欲穿。
“你们说组长和教导员穿得那么帅去干什么?”宋凯飞八卦的因子又开始活跃。
“约会!”李二牛想都不想就回答。
宋凯飞立马否定:“怎么可能,据我所知,他俩都没对象,跟谁约啊!”
“总不能是他俩约吧!”旁边的王艳兵幽幽地插嘴。
大家瞬间安静,过了好一会儿,“呼拉”作鸟兽散。

陈善明和龚箭站在左岸咖啡厅门口互相端详了一会儿,异口同声:“还真是买一赠一的啊!”龚箭抽过陈善明手里的照片,和自己的地址一比对,一个字不差,无奈地还给他:“连地方都一样,旅长想把咱俩一锅端么?”
“行了,就旅长那脑子,能想出个咖啡厅这种地方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别勉强他老人家浪费脑细胞了。”陈善明叹了一声,看看手表,问:“怎么着?还有半个多小时呢。”
“选个有利地形,等吧。”龚箭四下看了看,径直走到室外一张桌边坐下,不动声色给陈组长做了个“进入”的手势,陈善明硬着头皮推门进去,选了一个靠窗又近门的座位,刚好能看见龚箭坐在阳光下摩挲脑袋,看起来随意又不耐,陈组长不由得微笑起来。
两位女士如约而来,陈善明以标准的军人坐姿开始了这次约会,一窗之隔的龚箭满面含春,笑得褶子都快出来了,陈善明程式化的和人家大姑娘交流的同时,不时观察着外面那个眼看着又得瑟起来的家伙,心说你还不愿意来呢,这聊得多开心啊,哎呀,别笑了,知道你看见美女开心,你不用笑得就剩牙了,愁死个人啊!
陈组长心不在焉,看外面那个嘴就没闲着,之前虽有些戏谑,这会儿却心里莫名窝火,他还真挺适应的,本来还以为真是一条战线的呢。对面的姑娘觉得这亲实在相不下去了,什么叫话不投机半句多,就这样的。你聊什么呢?这姑娘是护士,聊自己工作吧,说了半天,面前这位坐得跟雕塑似的帅哥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带接茬的,打听一下帅哥的工作和个人情况吧,帅哥标准一张军人脸“对不起,这是秘密,不方便透露。”大姑娘心说:我去,不方便个头啊,都是秘密你还来相什么亲啊!
于是陈善明这边草草收场,陈组长买了单,就坐在那里目不转睛盯着龚战友看他发挥。他龚战友不负所望,和那位姑娘说得是满面红光,陈组长越看越觉得看不下去了,狠狠心别过脸,眼不见心为净,叫过服务生点了杯咖啡,语气不善地追加了一句:“多拿点糖!”
咖啡和糖很快送上来,陈组长一边耐不住瞥着窗外的进程,一边狠命的往咖啡里扔糖,差不多了吧,龚箭,你是不是想立马把人家姑娘娶回去啊?
无明业火堵得陈组长胸口发闷,他端起咖啡仰脖就灌,就差再直接喷出去,控制了下给忍住了,冲着远处目瞪口呆的服务生招招手:“给我来杯水。”
灌了整杯水下去,陈善明才觉得嗓子眼通畅了,好家伙,甜腻歪了。
外面,龚箭和那姑娘总算进行到最后一个仪式,互道再见,龚教导员面带微笑目送美女飘然离开,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龚箭长出口气,这亲相的跟打仗似的。
“哟,走了?”陈善明的声音阴不阴阳不阳地传过来。
龚箭点头:“走了。”
“挺聊得来啊!”
“啊,还行!”龚箭回身,见陈善明脸色不佳,问:“聊得不好?”
“挺好。”陈组长硬生生砸出俩字,又觉得不过瘾,追加:“没你聊得好。”
龚箭笑眯眯地看着他:“看出来了,心情不好需要咖啡调节,刚才甜齁着了吧?糖不花钱也不能这个加法!”
陈组长被噎得瞪着龚战友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我干什么的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必须的!”龚箭得意的咧嘴一笑,好开心的两排白牙,陈组长真真是差点吐血而亡,龚箭你怎么就这么欠收拾呢!
“行了,任务完成了,我们怎么办?”龚箭看看手表,还不到午饭时间,现在往回走,以陈善明开车的风格,回旅里刚好赶上吃午饭。
陈善明没好气地斜他一眼:“随便!”
“那就回去?”龚箭虽然是征求意见的口气,但行动比话语要快,等陈善明顺过气反应过来,龚箭都溜达出去好几米了。
“老龚,好不容易休个假出来,就这么回去了?”陈善明追上他,蠢蠢欲动提点意见。
龚箭看着他,寻思了两秒:“也是啊!有点浪费。”
俩人站在路边交流了半天,最后结论是去趟超市。


评论
热度(10)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