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凌李】遇见say hi,再见say bye 91(上)

cp:凌李
字数:2000+

诸君,今天给凌李打call了吗?

久违了的遇见再见走起

感谢看文的亲们,慢慢恢复产量中

91支持是你的家在我的心里
李熏然的眼睛很好看,凌远总是能从中发现他所期待的所有美好,他注视着那双眼睛,里面的难过让他不可抑制地忧虑,两个人短暂的对视被李熏然韧长的手指挡住,小警察捂住了脸,长长一声叹息。
李熏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生拽着三个无干的人往一个未知的坑里跳,他今天刚刚把自己推上一条没有退路的路,然后就被一个死者家属的一句话给打倒了,老天爷大概是专门等着给他大嘴巴子打脸的。
小警察不说话,凌远犹豫要不要继续问下去,他转回身准备食材,厨房安静又嘈杂,他竖着耳朵,却迟迟没等来身后的声音,丢到洗到一半的地瓜,关掉水龙头,凌远回到餐桌旁,问:“不能说?”
李熏然倒坐着椅子,双手搭在椅背上,下巴垫在手上,犹豫了一瞬,摇摇头:“不是……”
“不想说?”凌远拉过一旁的椅子在他面前坐下。
李熏然仍旧摇头:“也不是……”
“那就是说不清楚。”凌远点点头,叹口气:“对吗?”
李熏然笑了:“其实要说也没那么复杂,今天的案子死者家属不接受尸检结果,我是案子主办人,他们觉得我不合适。”
凌远从这句没有立场不含情绪的话中可以想见当时的话到什么程度,大概没什么比不被自己要保护的人信任更伤人的吧,对一个立志献身刑侦事业的警察来说,李熏然更甚。
呼啦呼啦软软的卷毛,凌远把额头贴上小警察的额头,李熏然嘴边还挂着自嘲的笑:“我觉得我国对医学知识的普及任重道远。”
“这个,我可以多做一点,来年加大医院和社区、学校的共建力度。”凌远的手掌落到小警察后脖颈,轻轻地揉着。
“PTSD不属于精神病。”小警察嘴角的弧度终于反过了方向,耷拉下来。
“我通过了执法能力审查。”
“我是凭证据说话。”
去他的英明神武的李副队,去他的冷静持重,去他的矜持果断,这是他的归属,他可以完全交付自我的地方,李熏然忿忿地咬牙,可气势汹汹的狮子也不过炸了短短几秒,转瞬又温和了下来,有点小沮丧:“我还有点生气,但是他们是死者家属,想想我又能理解,你说,我该找谁算账?找哪一个发泄?”
罪魁祸首早就死了好几年了,所以他的小警察就只剩下了难过。凌远轻柔地抓着小警察的后脖颈,低声道:“找我呀!”他捞起小警察的手指合在掌心慢慢揉搓,然后笑着抬眸看过去:“就算全世界都不收留你,你还有我,你的家,在我心里。”
李熏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凌远眼睛里可以溺死人的爱意,看着他眼角已经有些繁杂的纹路,实在觉得这个中年老男人可爱起来也叫人咬牙切齿,好一会儿才讷讷地干咽一下:“老、老凌,这么直白我有点接不住。”
凌远笑出声来:“起码也应该说句爱我再破坏气氛吧!”
李熏然用另外一只手捂住半边脸,还嫌不够,又偏过脸去,试图把自己臊得通红的脸躲起来,擦,之前不是说不开心的事呢吗?怎么又成了凌远的情话专场了?
凌远凑过去吻吻小警察红透了的耳朵尖:“我没办法替你完全解决问题,但至少你在我这里可以开心一下。”
李熏然低低地喟叹,老天爷呀,大概他那么倒霉就是为了把所有的好运气都攒起来用在遇见凌远上吧!
这是何等幸运的事啊!

凌远送李熏然下楼时已经八点多了,俩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前台阶,身后门厅里的感应灯灭了,凌远摸着黑勾住李熏然的手,李熏然边走边回头忍不住呵呵笑着问:“你这一套一套的都和谁学的?”
小区里的路灯掩在枝干中间,即使是冬天,只有光秃秃的树枝,也消挡了原本就昏黄的灯光,两个人微微错落慢慢踱着步子,凌远挠挠他的手心,回答:“自学成才。”
李熏然无声地笑咧了嘴,这中年老流氓怎么也不害臊呢?眼看要过了这条安全的小径,李熏然回头抽出手:“这么腻歪,我怎么觉得有点矫情呢?”
“谈恋爱,哪个不矫情?”凌远替他拉好棉衣领子,呵气在两个人眼前缭绕,李熏然特别想冲破那团淡淡的呵气,吻上说这句话的人,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怎么都是好的,理智虽然迟到了些,终究在他吻上去之前到来,凌远猝不及防地被李熏然拥住,卷绒绒的脑袋窝在自己颈旁,暖得不像话。
“矫情好。”李熏然在他耳边闷闷地嘀咕。
凌远抬起手臂也紧紧拥住他的小太阳,气声叹息:“真不想让你走啊。”
“我怕我爸杀去你办公室和你拼命。”李熏然坏笑着破坏掉气氛,眼睛里也终于重新跳跃起光芒来,凌远双手扶住他的脸,十分严肃认真地蹂躏了一下:“我不怕。”
“我怕。”李熏然笑着接过话,一双圆眼睛格外地虔诚:“我怕一点点差池就丢了你给我的这个家。”
凌远没由来地一阵心酸,原来小心翼翼的人也并不只是自己,他握住李熏然手指:“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这个人,认死理,认准了的人,死也不撒手,真的,李熏然,我是个自私的人,我的人,只能是我的。”
夜里起风,一阵阵刮得枝丫乱晃,昏暗的灯光也随值晃着,晃得人有些错乱树影下是不是站着人,凌景鸿站在拐角的树影下眯起眼仔细看着不远处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与其说辨认不如说确认,毕竟那是他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即便是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他也能立刻认出来。
那是凌远,另外那个人,是谁?

这天晚上,李熏然空手回家,李局长冷笑着背着手进了书房,就知道三分钟的热度,不靠谱!就这样还指天指地说爱李熏然?这才几天啊!呵呵!也就是现代社会要讲文明了,不然老子一脚踹他回老家!
李熏然在书房门口挠挠额角,忍了忍没进去告诉他爹没带饭是因为俩人说了太久情话导致菜凉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横竖长路还漫漫着。

评论(13)
热度(104)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