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楼诚101】【凌李】痒才不是不听话的借口(上)

cp:凌李
字:2000+
关爱凌李,人人有责,投票啊亲们,为了凌李c位!

一天5000字真肝不出来。。。

痒才不是不听话的借口

01
凌远迷迷糊糊地觉得身边的人在被子里抠抠挲挲,不知道在干什么,像不听话的泥鳅,费了老劲眯起眼瞟向床头闹钟,才四点半,这熊孩子干什么呢?
他侧过身,揉了揉那乱蓬蓬的脑袋,轻轻拍了两下,额头抵上那毛茸茸的乱毛。
李熏然下意识地随着凌远的动作翻到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眼睛都没睁一下。
被子里的手依旧在身上抠抠挲挲抓抓挠挠,隔着布料摩擦着凌远的皮肤,凌远皱着眉拽住他的手握紧,好好睡觉。
李熏然不抠挲了,扭动着身体在凌远身上蹭了两下,不动了,凌远睡得睁不开眼,没等反应过来熊孩子刚才在干什么,也睡着了。
02
再醒过来的时候,李熏然撅着屁股趴在他肚子上掀着睡衣衣角挠他的肚皮,挠在手术刀口上,酥酥麻麻的,凌远眯着眼笑。
“早啊。”
“早,今天没念诗,我有点不适应。”李熏然腾出右手勾着去抓自己左后肩,呲牙咧嘴笑得灿烂明媚:“生日快乐,大寿星。”
凌远勾着嘴角欠起身去索取一个早安吻:“生日快乐,我的太阳。”顺便弥补上一句莎剧腔的表白。
小混蛋狡猾地一翻身,从床尾翻下床站在那里挑衅地挑起眉梢,一副欠揍的小模样,凌远扑了个空,看着小混蛋顶着一头小卷毛抓抓挠挠,抿起一字笑:“我不着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小混蛋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噌得窜进卫生间,死活不给文艺老流氓开门。
“李熏然,我憋出毛病来你还要下半生幸福吗?”凌远实在尿急,及拉着拖鞋蹬蹬蹬跑楼下卫生间解决人生大事。
小混蛋站在镜子前,拨拉着自己的卷毛,愉快地吹着口哨,吹着吹着就停了下来,撩起睡衣对着镜子前后左右扭成了麻花看了又看。
咦?凌远不痒吗?
03
凌远有三个生日,一个是他医学意义上的出生,一个是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一个是他的小太阳盖章认证的。
前两个不过也罢,凌远自己几乎也都快忘记了,没人记得,他也不需要人记得,都是闹剧,记住有什么好?
后一个是他家小混蛋喝醉了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指天指地拍着胸口说要对他负责对他好一辈子的承诺。
凌远说:谢谢你,我的太阳,你就是我的新生。
李熏然睁着双醉眼迷离的眼睛,一本正经大惊小怪:这么巧?你也是我的——嗝——。
凌远笑着搂紧他的太阳,诗和远方算什么,我就爱你这糙老爷们破坏气氛的小样子。
从此凌远跟着李熏然过生日,狮子座的小太阳,在他的世界里,依旧明媚耀眼。
04
李熏然从楼上下来,凌远正在厨房打鸡蛋,听见动静,便探出头来:“去拿牛奶和报纸,回来吃长寿面。”
迎着老流氓开开合合的嘴巴,李熏然准确无误地抢到了一个吻的位置,一边隔着衣服挠了两下痒,一边坏笑着拉开两人的距离,凌远拿筷子隔空点点小混蛋,警告:“君子报仇床上见。”
李熏然十分难得地放飞了自我,挑着眉冲老流氓勾手指:“光说不练嘴把式!”不等老流氓扑过来,撒腿就“盒盒盒”着跑了,凌远哼了一声:“嘴把式!”
拿回牛奶和报纸,李熏然窝在沙发里继续拧麻花,凌远端面出来就看见一条细胳膊恨不得绕着身体转几圈,忍不住问:“你身上爬虫子了?睡觉就不老实。”
李熏然从沙发背上探出脑袋,一本正经地叮嘱:“上班记得带伞。”
“……?”
小混蛋得意洋洋:“打赌吧,今天一定下雨。”
凌远“呵呵”一声,摘下围裙:“我才不当傻子,现在天气预报连几点下雨都能测出来,我和你打赌?闲的!来吃饭。”
李熏然撇撇嘴,一边挠着痒痒一边蹭到餐桌旁:“我跟你说凌远,咱俩这才好了不到两年,你就失去了对培养生活情趣的主动性,这不健康!”
凌远手上动作一顿,微微挑眉,问:“你确定要培养生活情趣?”
李熏然挑着面,斟酌了一下,抬脸一副天真无辜:“我申请加点辣椒酱!”
“申请驳回!”凌远又哼了声:“嘴把式!”
他家小混蛋装怂,听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05
凌远越过客厅看阳台外,蓝天大日头,哪有半点要下雨的样子,可小混蛋那副抓耳挠腮的样子也不是假的,从李熏然手里接过筷子碗,冲卫生间努努嘴:“去泡个热水澡。”
小混蛋伤口还没完全长好,对天气敏感得要命,那么大一人了,不让挠的话说了也是白说,在类似问题上,凌远完全理解不了一个铁血硬汉的倔强。
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任性。
“我今天开车,可以晚点走。”凌远随口说了一句,天地良心,没有任何暗示的意思。
李熏然一脸很懂的样子嫌弃他:“大早晨的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凌远哭笑不得,我们俩究竟谁污?抬脚佯装踹过去:“赶紧泡澡去!和泥鳅似的。”
李熏然蹦跶着躲过去,挠着痒痒往卫生间走,忍不住地感慨:“下雨天是不是该吃火锅啊,热乎乎……”
“不是。”不等感慨完就听见凌远干脆的否定。
嘴里淡出鸟的李熏然愤愤然挥拳:“分手!我要分手!你虐待我!”
听不见,无理取闹的话凌院长一句也听不见。
李熏然蹲在浴缸外头看着水龙头出水,有些伤感:这日子都让老凌过的和老李两口子一样了,还能不能有点年轻人的活力了!今天可是咱俩生日啊!老先生!!一碗长寿面就打发了你说的过去吗?
李熏然还泡在热水里就听见凌远和他说声再见,扒着边缘怔了怔,叹口气,下辈子找伴儿一定不要工作狂。泥鳅李在水里扑棱两下,只露出脑袋来,温热的水包裹着肌肤,缓解了从皮肉里泛起的痒意,李熏然闷闷地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上班啊?再这么宅下去,他都要变怨妇了。
一个因为不能和亲爱的过生日就怨念满满的怨妇。
想想就起鸡皮疙瘩。
手机响了一声,李熏然爬起来看手机,凌远发来的语音:中午再点那些乱七八糟的外卖,上班日期无限后延,下雨的话哪里都不要去,盐袋在床头,难受就热敷一下。
然后呢?李熏然悻悻回了声哦。
真的就一碗面打发了?
明明几个月前还如胶似漆有个热恋中的样子,这人啊,怎么说变就变?
已经怨念满满的人完全忘却了清早起床俩人互撩的经历。

评论(6)
热度(155)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