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楼诚101】【凌李】走多远,有多远 3

cp:凌李
字数:2000+
关爱凌李,人人有责
投票啊,爱凌李的亲们!
争取明天结了这篇番外

走多远,有多远
火车停了一站又一站,旅客上车又下车,乘务员查票,乘警查身份证来回巡视,人来来往往似乎一直没断。
因为休息不好,李熏然有点打蔫,凌远坐在对面看着李熏然还有一茬每一茬地和小生意人聊着天,莫名口干舌燥。
李熏然说要去卫生间,不等凌远说话,小生意人就热情地扶着他胳膊说一块儿。
凌远差点跳起来,摁着桌子扯起面部肌肉摆出一个礼貌而拒绝的笑容:“不麻烦了,我带他去就好。”
“不麻烦,顺便。”小生意人自来熟的笑也来的恰到好处。
李熏然打了个哈欠,自己揉乱了卷毛,胡乱摆手:“你坐着吧,瞎客气啥。”
话是对凌远说的,凌远捏摁着桌板逼着自己好一会儿没挪动地方,小卷毛的声音渐远才拿起手机,要打字的时候发现自己指尖都在抖,便蹙紧眉发了条语音:“他把熏然带去卫生间了!”
对方没有立刻回复,凌远起身探头看了一眼,大概厕所里有人,两个人站在车厢连接处说话,那个人远远看到凌远,冲他笑了一笑。
一瞬间,凌远只觉得毛骨悚然。

乘警把人制服时,听见那个被当做人质的青年相当骄傲地说:“哎,你们可能搞错了,我才是警察。”
所有人都愣了,凌远挤过来把小卷毛从地上薅起来,跟乘警们陪着笑:“对对对,他才是那个警察。”
凌远扶着小卷毛下巴,问乘警:“车上有药箱吗?我是医生。”
小小的一道口子,有点深,李熏然出其不意为乘警制造机会的时候,被水果刀划的,凌远谴责了安检一百遍,这种东西是怎么被带上车的。
估计谁也没想到一个笑眉笑眼的小贩是个潜逃多年的杀人犯吧。
乘警问李熏然是怎么知道这人是逃犯的,前人民警察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毛,眨着眼说:“聊天聊出来的。”
自报家门是X市人,说话却带着X市隔壁的隔壁Z市的口音,明明聊到Z市的美食时整个人都亢奋了,无关紧要的地方再扯到Z市就说不熟,凭着李熏然当那么多年刑警的直觉,这人一定有难言之隐。
“聊个天能聊出这么多弯弯绕来?”
小卷毛仰着脸,凉凉的液体擦在伤口周围,他不由自主地咬紧牙关,等着消毒棉球触到伤口时的痛苦,听到凌远问,又忍不住得意:“当然了,你以为我巴拉巴拉说那么一堆就纯为了解闷呀?还不如和你聊天有意思呢!”
“擦伤口了。”凌远温柔地提醒了一句,看着小卷毛瞬间如临大敌,便笑了声。
李熏然苦着脸好一会儿没说话,凌远趁机迅速给他处理好伤口,这才松了口气,在李熏然身边坐下。
凌远摊开手掌,指尖居然还在抖,便握住李熏然的手掩在脸上:“你差点吓死我。”
李熏然转身另一只手摸上凌远的耳垂,轻轻揪着,嘴里念念有词:“赶赶猫,驱驱狗,惊不到小孩儿快点走……”念了两遍又揉揉凌远的头发:“好了,噗啦噗啦毛吓不着!”
凌远哭笑不得,把头上那只手也捉在手心,问:“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店里带小孩儿来的客人就这么哄孩子的。”李熏然笑得狡猾至极,下巴上那块白纱布也不那么碍眼了,凌远把人拘在身前,气声问:“哄孩子?嗯?”
“不能总让你惯着我,你说是吧!”李熏然笑眯眯地低头,凌远接住他的唇,得,小孩儿记仇呢!不过,“李尚远是谁?”凌远想到屏幕上这三个字,磨着牙问。
李熏然眨巴眨巴眼,一秒认怂:“啊!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你当什么真!”
凌远承认整个过程回想起来的确很刺激,除去李熏然被逃犯劫持这一段,他把照片传给他岳父大人,这时候看出来岳父大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了,没多大功夫就有一个陌生人加他微信,车上的乘警,这几个小时他聊的微信比过去几年都多,只为了确定怎么做能最大限度地保护李熏然没有危险。
不过好像所有人都忽略了李熏然曾经是警察这个前提。

旅程不得不暂时中断,凌远和李熏然得去公安局配合做好材料。
凌远问:“一定要去吗?”
李熏然眨着眼点头:“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凌远揉揉小卷毛,那种场景会不会让他不舒服?
“怎么会!”李熏然十分诧异凌远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你这么一提醒……我好像觉得不那么舒服了。”
凌远领着做完材料的小卷毛走出刑警队,李熏然在后面盒盒盒笑,有个人一直把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他很幸福,又有什么好不舒服的?
年轻的小刑警质疑:“你就那么相信你的直觉?毕竟……”
李熏然微笑:“是呀,我当了六年半刑警,有五年的时间都是在和逃犯打交道。”
小刑警追出来跟他道歉,李熏然眨巴眨巴眼盒盒盒地笑,他只是眼睛不太好用了而已。

距离目的地不算太远,凌远放弃了坐火车的念头,就李熏然这个警惕性,还不知道再能给他整出什么幺蛾子,在当地租了一辆越野,开启自驾游模式。
得知凌远这个决定,李熏然很兴奋,韦三牛并不乐观,赶在进手术室之前给凌远发了条微信:主公,您确定能开到地方?
等他再拿起手机,发现凌远给他发了个邮件,凌院长休假前他刚交上的课题申请给打了回来,评语很是犀利:狗屁不通!
擦!这就不能忍了,韦主任一个愤怒没兜住要了凌远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李熏然,嘎嘣脆的一声“三牛哥”叫得他顿时冷静下来,任何妄图破坏主公和他小男友蜜月之旅的行为都是自杀,顽强的求生欲支配下,韦三牛隔了几千里地陪着笑,关心了二位大爷玩得愉快否身体健康否吃得顺口否。
挂断电话,李熏然盒盒盒盒笑得东倒西歪,没有安全带凌远担心他歪到车窗外面去,小卷毛笑够了才评价:“凌远你一定是暴君。”
“夏桀商纣,我有他们残暴?”凌远睨了小卷毛一眼,不咸不淡地丢过去一句:“红颜祸水倒是勉强凑上去几分。”
李熏然炸毛,张牙舞爪地抗议:“你说谁红颜?谁祸水?”
他就喜欢小卷毛这凶巴巴的样子,和当年的小卷毛没什么区别,依旧那么凶悍那么可爱。

评论(7)
热度(127)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