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楼诚101】【凌李】走多远,有多远 2

关爱凌李,人人有责
没投票的亲们,请为凌李投出宝贵的五票,谢谢!

仍旧是特权才不是医患常态的番外

字数:2000+

走多远,有多远
T字头的车,算不上慢,和动车高铁比,也实在不能说快,接近三十个小时的时间要在火车上度过,凌远买足了储备粮,虽然他极其反对这种方便食品。
一上车,凌远就和对面下铺的乘客打好了商量,换了下铺,美其名曰方便照顾到同伴。
同伴李熏然“咔咔”磕着瓜子,在火车“哐切哐切”的声音里晃得蛮有节奏,凌远想了半天,谁给他装上瓜子的?
凌远没收袋子里的瓜子,李熏然伸手摸了个空,对着眼前那团影子皱眉:“干嘛?”
“少吃,上火,还不卫生,”凌远说着揪住捏瓜子的两根手指在李熏然眼前晃了晃:“都黑了,你说卫生吗?”
李熏然撇嘴,抽出手指摸索着在凌远身上找瓜子:“眼不见,心为净,快给我,正上瘾呢!”
凌远哭笑不得,屈指弹了下他额头:“老实坐着,等我扒好皮。”
凌远找出湿巾拍到小卷毛脸上:“自己擦擦手,脏得不如小孩子。”
李熏然笑呵呵地擦着手,眨眨眼,可不嘛,都快被凌远宠成小孩子了。

中途一站停靠六分钟,时间比较长,凌远和李熏然下车到站台上活动活动腿脚。
夜里站台也是人迹寥寥,在火车上晃了十几个小时,脚底下和踩了棉花似的,飘飘忽忽地发软,李熏然尤其严重,狠狠地跺跺脚,就听凌远在旁边吸气:“哎呀,脚不麻吗?”
李熏然呲着牙,试着翻了个白眼:“麻不麻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然后他就听到“乓乓乓”几声,憋了一秒没憋住,表情特别淡定地说:“我还以为地震了。”
跺得脚后跟发麻的人气得哭笑不得,压着嗓音靠近小卷毛耳朵威胁:“别以为出门在外我就拿你没辙,君子报仇,后面怎么说的?”
李熏然耸耸肩:“你等十年呗。”
凌远捏着小卷毛后脖颈赶在火车开动前把人拎上车,这一段卧铺车厢上车的人不算多,夜深了大多数人也都睡了,车厢连接处没有人,凌远把小卷毛摁在车厢壁上,气声问:“用不了十年呢?”
李熏然一扬下巴,眨巴着眼,笑:“你行你上啊!”
小孩儿变坏了!
凌远气哼哼地咬住小卷毛因为得意翘起的嘴唇,这种时候不教育,以后还不得反天啊!
火车在夜色中穿行,偶尔有灯光掠过车窗,掠过李熏然的眉眼,好像沉寂了许久的窗户里突然点亮了灯,让凌远留恋不已。

凌远去泡面,隔了半截车厢就听到李熏然惊天动地的盒盒盒。下铺的原主人自来熟,现在俩人聊的特别欢畅,李熏然一边聊也没耽误摁着手机发短信,李局长给他换了个更方便的手机,丑是丑了点,但用着方便,他也忍了,反正有碍观瞻他也不知道。
凌远酸酸的想,怎么这样也能聊得毫无障碍?
一个走南闯北的小贩,一个前人民警察,合辙就他这个医学精英插不上话。
说好了两个人出来旅游的喂!
怕水漾出来烫到李熏然,凌远把泡面推得远远的,插了个空叫李熏然去洗手吃饭,那两个人意犹未尽,李熏然走的一步三回头。
凌远在前面不说话,李熏然在后面手指勾勾他掌心,小声问:“你醋啦?”
凌远猛回头,憋半天,没好意思说是,揉一把小卷毛,干巴巴地委婉了一下:“说那么多话,嘴不干?”
李熏然一阵盒盒盒的笑声从车厢中部飘到洗漱间。
进了洗漱间,李熏然听了听没人,才拉住凌远,低声问那个小生意人长什么样,凌远看着小卷毛嘴边的笑意还没褪下去,问题却问的他颈后刮凉风。
凌远回忆着那张脸,尽量详细的形容一番,李熏然握着拳轻轻捶了捶额头,有点沮丧,凌远知道他在想什么,便揉着他后脖颈,宽慰:“不急。”

泡面里加了根火腿,李熏然吃得香,凌远往他面碗里夹了两筷子榨菜,一面小声告诉他,李熏然点着头,下一秒就把榨菜送进了嘴里。
小生意人在一旁点评:“你们哥俩感情真好。”
李熏然差点被口面呛着,凌远笑着塞过去一张纸巾,道:“没办法呀,自家的小孩儿自己疼。”
李熏然是真呛着了,忿忿不平地抬脚踹了出去,听到凌远倒吸口气,才算满意,刚低下头咬了口火腿,就听凌远清清淡淡地补了一刀:“这孩子都惯坏了。”
李熏然长的得显小,二十七八岁的人看着就和大学生似的,说惯坏了,旁人还真不觉得是瞎话,瞧这个当哥的,事无巨细,可不是惯坏了么!
李熏然满心憋屈,谁惯坏了谁惯坏了你说谁惯坏了!
凌远隔着小桌给他擦去嘴角的汤渍,轻描淡写地:“好了,快吃吧。”
一句话就顺了毛,李熏然埋头吃饭。
不等吃完饭,俩相见恨晚的人就又聊上了,凌远默默听了一会儿,小卷毛在吃上的造诣真的已经出神入化了,实在没忍住,插了一嘴:“说这么多,你都吃过了?”
“没有啊!”李熏然气鼓鼓地撇嘴:“我好不容易做的美食攻略你给否啦!”
凌远鼻子里哼了一声,收拾了垃圾踢踢小卷毛挡在前面的脚,没好气地扔下一句:“我去扔垃圾。”
李熏然缩回脚,这满车厢的酸味儿呀!
再看眼笑呵呵的小生意人,凌远无奈地扯扯嘴角:“你俩聊这么投机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遇到什么美食可以互通有无。”
“对对对!”小卷毛兴奋地点着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完全忽略掉对方已经出口的推辞。
李熏然握着手机满脸期待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拒绝不了,凌远丢完垃圾回来,小生意人已经无奈至极地坐在李熏然身边在自己手机里录名字。车厢空间有限,凌远侧身坐回去时,瞥一眼手机屏,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
“哥,你帮我看看,存好了没?”李熏然手机递过来,一脸纯良。
头一回听小卷毛这么客气,凌远受宠若惊,接过手机看一眼又放回去:“存好了,要不你俩合个影算了,这相见恨晚的。”
车厢里气氛有那么点点的尴尬,小生意人看李熏然,凌远看他,李熏然抓抓头上的卷毛,有点赧然:“我照相不好看。”
凌远“呵呵”着拿起自己的手机对着两个人,好心好意地安慰:“我看,没事儿。”
咔嚓一声,照片里两个人都没来得及反对,凌远低头看着照片,忍不住微笑:“谁说不好看的,明明帅到天荒地老。”
李熏然眨巴眨巴眼,老脸禁不住一红,好一会儿没再吭气,搞得小生意人以为他因为照相的事不愉快,坐在一旁语重心长和他谈起了人生。
凌远低头玩着手机,听着对面由美食片成功转型励志片,人生导师致力挽救残疾青年,内心里一阵呵呵,他家小卷毛还用人挽救?
都是他去挽救别人好不好!

评论(16)
热度(100)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