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凌远/李熏然】遇见say hi,再见say bye 68

之前被屏蔽的时候没有时间,现在有空,折腾了两天也没成功解除屏蔽,索性把屏蔽掉的文章重新发一遍,重发不打tag了,有缘见~~


感谢看文的各位~


遇见say hi,再见say bye

68 晚安是我爱你的花式翻译
李熏然的电话打过去没人接,凌远熄了火,犹豫着要不要直接上去找人。
黑色别克停在公圌安局大门外已经快二十分钟,门口传达室的值班大圌爷披着大衣出来看了两回,车里的人西装革履的,看着也不像是坏人,但公圌安局的大门看久了,什么样的坏人大圌爷没见过,老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
打包的饭菜再不吃就凉了,凌远多多少少有点心急,又给李熏然打了个电话,通讯公司恶俗的彩铃响了半天,才被人接起来。
李熏然抱歉地说了声“对不起”,声音沉哑,透着疲倦。
凌远心疼,问:“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刚刚撑不住打了个盹,也该醒了。”
小警圌察大概伸了个懒腰,尾音里绵延着点不易觉察的慵懒,这回轮到凌远觉得抱歉了,暗恼自己沉不住气,却又听到小警圌察笑嘻嘻地问:“是不是送宵夜啊?”
“对呀!在你单位大门口都停二十分钟了,你再不接电话,我估计传达那大圌爷就给我当投案自首的犯罪分子给处理了。”凌远听着小警圌察的声音恢复了点活力,语气也轻松起来:“下来拿外卖,已经有点凉了,你单位有微波炉吗?可以热一下。”
“诶?”李熏然抓抓头发:“我没告诉你我不在局里啊?我在分局刑警队呢。”咬着嘴唇看看时间,肚子是有点饿,可又不舍得让凌远城东城西地跑。

加班到现在有些饿的李局长背着手往大门口传达室溜达,传达老杨头这里有储备粮,老头儿加班值班不知道怎么叫外卖,又不忍心让一起加班的小孩儿们给他出去买,往往就到老杨头这里蹭口吃的,边吃边聊人生,提前体验退休生活。
老李目前的理想是真退了休就在公圌安局传达当个看门老头儿,那日子想想就觉得滋润。
老杨头雷打不动晚上要给自己加个餐,少食多餐,一天五顿饭也没见他长多少肉,这会儿正撅着屁圌股下面条,听见门响,扭头看见李局长一脸严肃走进来,忍不住一乐:“您这是闻着味儿来的?”
李局长心说来的是时候,也不客气,没拿自己当外人,从老杨头身边的橱柜里拿出一副碗筷,拖过马扎大马金刀地往那儿一坐,挥斥方遒:“给卧个荷包蛋。”
“行,你上次拿来的鸡蛋我给你留着呢。”老杨头说着从橱柜里掏出俩鸡蛋来。
“那得一个月了吧,还没坏?”
老杨头笑得眯眯眼:“数量上留着呢!”
俩老头呵呵一乐,李局长表情总算不那么严肃了,坐在一旁端着手看老杨头忙活。
“我儿子前两天给我寄回来一盒茶叶,说是什么外国红茶,红茶就红茶吧,还外国红茶,我昨天喝了一泡,味道还行,就是差了那么点劲儿,我泡上你尝尝。”老杨头自顾自地说着,去窗户旁的桌子找茶杯,抬头看见黑色别克还停在外面,特别警惕地回头冲李局长嘀咕一句:“外头有辆车,都停了小半小时了,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李局长闻言,起身踱到窗户旁,第一眼,有点眼熟呢?第二眼,的确见过。第三眼,前两天下雪,他儿子上的就是这辆车。
老杨头念念叨叨一直没闲着,也没管他,李局长站在那儿,外面路灯昏黄的光映在他脸上,阴晴莫定。
李局长掏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几秒钟的时间,比搞个大案还煎熬,等到语音提示对方占线,老李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来,品品这个外国红茶。”老杨头在身后叫他。
李局长答应着收起手机,原子弹一样的目光盯着窗户外几秒钟,转身离开窗边。
老杨头特别勤快,窗户总是擦得锃光瓦亮,绝对是苍蝇落上去劈叉的标准,从里面往外看就和没玻璃似的,李局长虽然有点老花眼,但车上司机打电话的动作从前挡风玻璃那儿分辨起来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发个定位给我,我去找你。”凌远的反应毫不犹豫。
李熏然十分得意自己的眼光,瞧,比起会疼人,凌院长不遑多让。
“这都几点了呃,你明天不上班啊?赶紧回家睡觉吧,我饿了可以叫外卖啊。”
“可是我想你了,熏然。”
凌远突如其来的一声感叹让电话那头哑了音儿。
李熏然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笑得春圌心荡漾,屏幕上惨白惨白的光照在那张极度缺乏睡眠的脸上,再怎么帅也是一部恐怖片,吓得对面桌的小同事捂着心口想请假去医院。
撩完人的凌院长一向有定力有耐心,等他的小警圌察羞涩地消化完,那边小警圌察温柔又小声地回了句:“我知道了。”
怨不得小警圌察一直单身呢,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回一句“我也想你”吗?轮甜言蜜语的技能,小警圌察果然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凌远一肚子情话被他一句大白话憋回肚子里,期期艾艾地笑了一声,接着就听李熏然“呵呵呵呵”笑得不顾场合,凌远忍不住脑补小警圌察得意的小样子,“淘气!”
好吧,他收回刚才对小警圌察的评价,这才是真的扮猪吃老虎,论撩,李警官才是至尊无敌。

李熏然把凌远劝回家,挂断电话,才发现还有他爸一个未接来电,刚才打电话太投入了,都没听到异样,心虚地赶紧把电话回拨过去,被他爸拒接了。
李副队有点懵圈,不得不抽圌出点脑细胞分析他爸这是闹得哪一出。
不论怎么假设,结论都是他爸这电话和公事无关。
心大的李副队放心的搁下电话,继续工作去了。

李局长摁断儿子的电话,没好气地把电话往小方桌上一丢,从豆瓣酱瓶子里挑了一大挑酱拌进清汤面里,满腔的苦大仇深。
端起茶杯喝了口外国红茶,红茶就清汤面,这搭配仅此一家。
老杨头从锅里挑着面条,宽解他:“工作就是工作,别因为工作动肝火,气坏了身体,不还得自己受罪?李局长,想开点。”
李局长吸溜一口面条,味儿淡,又挑了一筷子酱,看得老杨头直咋舌:“这口味太重了,盐得少吃,咱们这个年龄了,要注意养生了。”
这面条李局长有点吃不下去了,没滋没味地嚼着老杨头自己腌的咸菜,应付着笑了一声。
老杨头喝了口茶,感叹:“我是不比你啊,儿子不在眼前儿,老伴儿早早就没了,有个三长两短的,还得自己去医院,去厕所都没个人帮忙举吊瓶,我得好好伺候好自己,给咱公圌安事业多贡献几年绵薄之力。”
李局长一个没忍住,呛了口面条汤,搁下筷子碗,哭笑不得:“是是是,就这大门我也就放心老哥你了,对面那几个小保安太年轻,不踏实。”说到儿子,李局长有点惆怅,幽幽叹气:“老哥你养了个有出息的好儿子啊,虽然人在国外,可心在你这儿,有福气呀!”
“别寒碜我啦!”老杨头有点得意,又不好意思太张扬,嘿嘿笑着摆摆手:“那小子好什么好,你是不知道,之前我催他回来相亲结婚,他和我说不着急,忙事业,三十好几的人了,光有事业有什么用?哪有结婚过日子踏实,这不,昨天打电话说,结婚啦,还找了个外国媳妇,我差点让他气死,你说说这孩子眼里还有我这个当爹的吗?结婚都不打报告,说结就结了,还搞外国人那一套,找个神父念叨两句,俩人就是夫妻了,父母都没到场,我都没看见儿圌媳圌妇啥模样,这就结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李局长闷着头吃面,一边吃一边苦笑。
“不过睡了一觉,我也就想明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小子自己选的人自己选的路,我生气也没用,我都是黄土埋到胸口的人了,还能和个孩子犟?婚都结了,我也不能逼着他离呀,只要孩子觉得他过得好,我这个当爹的也不能逼着他按着咱的方式过吧,随他去吧,我呢,就守着咱局里这大门,什么时候干不动了,再说吧。”
面吃完了,吃了一半的荷包蛋还卧在碗底,李局长加了勺汤,有点噎得慌,他得顺顺。

凌远回家时,时间还早,洗完澡,便擦着头发进了次卧。
小警圌察的白板还在墙边立着,凌远一恍惚,好像看到他盘着腿坐在地上冥思苦想,再一定神,不由得摇头笑笑,我是真想你了,我的小太阳。
踱到白板前,席地而坐,凌远皱皱眉,地面并不是很暖,乍一坐下,有点凉,以后坚决不允许小警圌察直接坐地上。凌院长十分羡慕李警官那两条随时随礼都可以盘起来的长圌腿,为了舒缓自己腰腿上的老筋,他最终还是伸展开两条大长圌腿,胳膊往身后一撑,大选选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可随即他翻身趴在地上,四下乱圌摸一气,确定了一个位置,才满意地点点头,挪过去坐好,小警圌察可以坐在这儿,这块儿暖和。
白板上还留着小警圌察画的关系树,凌远盯着白板看了一会儿,竟然找到了小警圌察的思路。
他在找一个交叉点。
每一名死者的死亡原因、死亡方式都是不同的,身前接触的人员也各不相同,但小警圌察认为他们应该有一个交叉点,而这个点大概就是小警圌察要找的那个人。
那个躲在背后盯着他的太阳的人,究竟是谁?
小警圌察着重标出的词汇里有抑郁症、PTSD、严重心理问题,凌远条件反射想到了医院。
严重到自杀的心理问题往往会有精神科医生的治疗介入,普通的心理咨询只能是辅助手段。
医院就是他们最有可能存在的交叉点。
凌远想到小警圌察之前也找精神科胡主任了解过情况,一些想法山呼海啸一般在脑袋里掠过,最终平静在小警圌察那双平静又不乏犀利的眼睛中。
我相信你,亲爱的。

晚安,我的小太阳。
凌远临睡前给李熏然发了条文字微信,他原本是想发语音的,但理智及时制止了他,小警圌察还在加班,万一不小心公放出来,事儿就大了。
翻了两页书,手机才再度响起来,小警圌察倒是回过来一条语音,凌远迫不及待地点开,小警圌察轻轻的气音儿缭绕着钻进了他的耳朵,钻进他的心里。
晚安,我的大太阳。
凌远闭上眼,许久,才小心翼翼吐出口气来,李熏然,我真的想把拴在手边,一分一秒都不与你分离。

凌晨一点三十六分,李熏然的小组确定了嫌疑车辆,被交警队的同学骂得灰头土脸的李副队表示亲同学就是用来半夜叫起来帮忙查案的!
李熏然差点就去拜关公,只求这车千万别是被盗车辆,也是李警官诚心感念天地,很快就查到了车主。
凌晨四点十五分,专案组将车主带回局里,李副队马不停蹄带好证据材料回局里归档,李熏然错过了困劲儿,案子又有了进展,他正有点兴奋,但碍于还算不上专案组正式成员,就只能在审讯室外打转转。
李局长协调好救援队潜水人员,从专案组会议室出来,就看到李副队和追着自己尾巴打转的小狗似的,在走廊里一圈圈转着,忍不住出声:“不抓紧时间休息,干什么呢?”
李副队被吓了一跳,李局长毫不怀疑自己再稍微大点声,他就能平地蹦起来,满心的嫌弃加愤懑,可熬红了眼睛的李局长看到同样熬红了眼睛的小李警官,很多话又那么原路咽了回去。
“我等等看能有新线索吗?好不容易抓到一个线头。”李副队条件反射站得和标杆似的。
李局长一脸嫌弃地挥挥手:“睡觉去,有事叫你。”
“是。”李熏然规规矩矩地答应了,莫名觉得他爸有点奇怪。
“诶,爸。”他看到李局长转身要走,赶紧追上去,被他爸一个眼刀甩过来,李熏然辩解:“私事儿不用叫局长这么正规吧?”
他爸今天怎么这么嫌弃他呢?都恨不得在脸上刻上:我没你这个儿子!
“你打电话有事儿啊?”
“没事。”李局长没好气,背着手在前面走。
“没事您打什么电话啊?”李熏然不知死活地跟在后面。
“吃饱了撑的!”
李熏然不追了,站在原地瞅着老头的背影犯嘀咕,案子有了进展,他爸的心情就算不能阳光灿烂,也不至于糟烂到连亲儿子都不想认了吧。



评论
热度(19)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