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凌李】冤家才不是路窄

最近生病养病+准备论文答辩中,没有产出,抱歉了。

感谢还在看文的各位

以下,正文

冤家才不是路窄
1
李熏然手机掉马桶里了。
简瑶笑得筷子夹不住菜,被简婶轻轻在脑后拍了一巴掌,明明是出悲剧,偏偏兼具了喜剧的构成,简瑶简萱姐妹俩赖着李熏然要他讲事情经过,李熏然玩着之前淘汰下来的爱疯5,表示不是那么想回忆那一段往事。
2
往事并不久远。
前两天市里开年底表彰大会,李熏然被拉去观众席做背景板,会议冗长而无聊,游戏群里的小伙伴们嗡嗡嗡嗡讨论战绩,李熏然看得心里痒,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溜出会场,一进卫生间看到他爸在,嬉皮笑脸打了声招呼:“局长亲自上厕所啊!”
李局长好险没一脚把他踹出去,李熏然腿脚快,钻进隔断里听他爸骂了句“小兔崽子”。
李熏然撇撇嘴心说:您这是骂谁呢!
听着他爸走了,才掏出手机点开游戏,条件是艰苦了些,但作为垃圾堆里睡过觉烂泥坑里摸过凶器的李警官认为还是可以克服的,站在里面大开杀戒。
大概是玩得太投入,等隔断的门突然被人拉开时,李熏然被吓得手一滑,手机用标准抛物线的姿态掉进了马桶里,他还没顾得上心疼,外面那人眼中满满的不可描述的内容让他一阵心塞。
擦!
3
凌院长不论什么场合都把自己捯饬得贴合医学精英的人设,严谨、一丝不苟、矜持、霸道、果断。
可是再如何精英也是要上厕所的,表彰会虽然无聊,但凌院长还是要代表医院上台领奖的,在此之前他先去了趟卫生间。
市里大礼堂的卫生标准堪比五星级酒店,空旷中带着回音儿,凌院长一进去就听见一个男人压着声音在喊:“救我救我,快快快,我要死了,赶紧……救我……”
无比凄厉!
凌院长对天发誓医者仁心啊!顺着声音找过去,认准门,猛地一拉,里面站着个长身玉立的卷毛小警察,两手保持着拿手机的姿势,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
凌院长条件反射想关门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大写的尴尬凭空而落砸在他头顶,然而,他愣了那么两秒,目光落到马桶里,他再如何老古董也知道手机上那幻彩的画面是游戏场景。
这真是……
4
李警官黑着脸坐在观众席里看着那位精英在台上领奖,心疼自己黑了屏的手机,也心疼没玩完的游戏。
李警官忿忿,好像之前在卫生间里大义凛然拒绝赔偿的那个不是自己。
简瑶听完整个经过,特别好奇地问:“我采访你一下,你当时出于什么心理拒绝了对方的赔偿?”
还能是什么?人生什么坎都会过去,唯独尴尬再想起来还是会很尴尬,他希望这辈子和那位精英再无交集,这件事想起来除了尴尬就是尴尬,李熏然捂住脸,往事不要再提,他还是要脸的。
警队翘楚开会偷溜去卫生间玩游戏,完了被人一吓手机掉马桶里了,这件事能不尴尬吗?
简萱说:“对,熏然哥也是有偶像包袱的人。”
5
有偶像包袱的李警官是个大写的妹奴,简萱小公主过生日,点名要思威特的榴莲千层蛋糕,李警官上班太忙,忘了提前预定,下了班,顶着一脑门子冷汗飞奔至蛋糕店碰运气。
李警官的人生信条里:大小公主是惹不起的,一定要哄开心。
从进店门,李熏然就一眼锁定了柜窗里那块散发着天使光芒的榴莲千层,买不了大的,买一块小的至少能保证从小公主魔爪下留半条命,李警官腿长,修长有力,走路一向带过清风,一阵清风刮到柜窗前,不得不痛心疾首腿长比不过手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店员递蛋糕的手顿在半空,那位接蛋糕的手也停在半空。
李警官摁着心口额头抽搐,我去,冤家路窄啊!
6
凌远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不久之前某位长身玉立的卷毛小警官的形象还历历在目,场景之尴尬令他毕生难以忘怀,怎么这才隔了几天啊,就又见面了。
蛋糕是买给凌欢的,作为一个超标准的妹控,妹妹在工作之外的一切要求他都会满足,并且是高标准严要求地完成,及其贴合他严谨的人设。
凌妹妹要吃榴莲蛋糕。
好巧,简妹妹也要吃榴莲蛋糕。
更巧,最出名的思威特榴莲蛋糕只剩下一块。
店员为难地看着卷毛小帅哥笑:“不好意思呀,先生,这位先生刚结过账了。”
李警官作为一个新时期五好青年,十分不甘地挤出一抹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默默地指了指一旁的芒果班戟,这是自己死前最后的安慰。
7
上辈子我一定做了什么孽!
李熏然抱着抱枕幽幽叹气,简萱小公主大发慈悲饶他不死,李妹奴却在姐妹花的包围下感受到了凛冽的寒风,那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让李熏然不自觉地把抱枕搂得紧了又紧,此刻唯有抱枕才是他真正的朋友。
显然,满脑子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姐妹花对李熏然嘴里那十恶不赦的医学精英充满了好奇与想象,李熏然内心呵呵,医学精英姓凌,是市第一医院的院长,从衣着到长相都刻着“精英”两个字,站在主席台上领奖时眼睛里满满都是距离感。
“什么距离感?”简萱托着腮追问。
李熏然不耐地摆摆手:“最好不相见的距离感。”
简瑶“啧啧啧”,在偶像剧的套路里,距离的存在就是男女主用来打破的。
李熏然翻翻白眼,又呵呵,这种冤家还是保留点距离感的好。
8
简瑶说,偶像剧的套路里,距离就是用来给男女主打破的,李熏然暗暗骂了一声,跳下车,可这是一部警匪剧!警匪剧!警匪剧!距离是会让警察追断腿的!
本市最出名最大的棚户区,街道最狭窄的路段只能通过一辆车,警笛嘶吼着一下下划裂这些网格状的小路,李熏然开着车追着嫌疑人到这里眼看就能堵住人,却不料对面开过来一亮黑色别克,把警车的路给堵住了,嫌疑人骑着小摩托擦着墙壁和别克的黑色车漆突突突要冲过去,李警官恨不得买个表送给这个不长眼的别克司机,下车,撒腿开追。
摩托卡在墙和别克之间,被惊住的司机先生下了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似曾相识的卷毛小警察迈着大长腿飞奔而来。
我擦!冤家路窄!!
李熏然看着医学精英眼里的惊讶,再次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作孽太多。
李警官伸手去拽不舍弃摩托车的嫌疑人,嫌疑人终于还是觉悟,手忙脚乱丢下车要跑,凌院长眼看着卷毛小警察长腿两下踩上摩托,手里抓着嫌疑人后衣襟不放,好生酷帅的一个画面下一秒就被抱在一起摔到车轱辘底下的两个人给破坏了。
哎呀,光看着就觉得好疼。
9
李熏然肿了半边脸,一说话就疼,所以审讯这种活自然也落不到他头上,人老老实实留在医院输液。
急诊医生说铁片生锈了,怕感染,李警官捂着血忽淋拉的半边脸顿时瞪圆了眼睛去看医学精英。
凌院长条件反射赔不是,他难得迷路一次被导航引到了一条破路上,就赶上一出警察抓捕的好戏,很显然,不是自己横空出现,这位卷毛小警察可能也不会摔这么惨。
三次,要说不是冤家,路又怎么可能窄成这样!
处理好伤口,凌院长兢兢业业排队拿药给卷毛小警察输上液,一手举着药一手搀着小警察去输液大厅找座位。
李熏然脸疼,不想说话,医学精英一直在叨叨叨着道歉,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再看看精英站自己身边那副小媳妇样子,李警官更不好意思了,捂着脸,勉强问了句:“我这不会毁容吧?”
毁容了我负责!凌院长一向有责任有担当。
10
凌院长是真的觉得抱歉,一连几天都给来输液的卷毛小警察开绿灯,VVIP服务,院长办公室输液,吹着空调,喝着茶水,李熏然就是脸疼不想说话,不然就他那脸皮薄的早就拒绝了。
管输液还管饭,李熏然小口吸着粥,觉得自己这病号待遇好的有点梦幻,凌院长的道歉简直不能再有诚意一点了。
去李熏然探病的姐妹花一直没有抓到活的李熏然,李家妈妈说她们熏然哥去医院输液了。
简瑶呵呵笑着,社区医院就在李熏然家小区门口,熏然哥还真是不怕麻烦呢!
11
后来,李熏然脸颊上留了一条淡淡的疤,不仔细看不出来的那种,凌院长亲吻上去的时候才会感受到很细微的起伏。
凌院长说毁容了他负责,李警官说凌院长是个说话算话的男人。
简瑶看够了他们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去安慰被霸道总裁爱上我欺骗了的小公主:你看,明明还是偶像剧嘛,按照套路,不是冤家不白头啊!
12
所以说,冤家才不是路窄。




评论(24)
热度(338)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