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凌李】网红才不是过气儿不红

感谢看文的各位~
网红才不是过气儿不红
1
最近李警官十分忙,赶上省厅搞双创,创先进基层科所队、创先进基层民警,局里从上到下一门心思抓工作搞宣传。
抓工作,李警官忙得理所应当毫无怨言,就是在一佛出世的时候会有种寒夜飘零洒满我的脸的萧瑟感,他爸一退休就拉着他家太后满中国自驾游去了,美其名曰补偿对太后几十年来的亏欠,老太太很吃这一套,兴高采烈地围着大红围巾上了车,连声再见都没来得及说,他爸一脚油门拉着文艺范十足的太后出发了,呛了口尾气的李警官觉得自己特别像被父母遗弃的少年。
搞宣传……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李警官表示心累,啥也不想评价。
前几天破了个抢劫案,为了抓团伙头目,英勇无比的李警官和犯罪分子当街上演一出警匪大戏,一脚把骑着摩托轰着油门打算冲撞抓捕民警的犯罪分子给踹了下来,惊掉了一地下巴,摁住人,大家纷纷关心:副队你腿还好吗?李警官瘸着腿摆手:还好还好。
就是不知道伤哪儿了,走路不太利索。
往日里如白杨一般挺拔的风样少年瘸到第二天,被局里宣传科的同事们包围,领导说了:这种事迹要宣传啊!
公安宣传李熏然见多了,他爸当局长那会儿他就在家里不知死活地给李局长添堵:宣传思路滞后,奔着煽情扬尘而去不知悬崖勒马,宣传点还是为了工作不要命不要家不要爹妈不要娃,跟吃人血馒头有啥区别?能不能落实一下从优待警的具体政策,别老让人家民警为了工作不要命不要家不要爹妈不要娃,到头来民警流血家人流泪。
结果?
让他爸一棍子赶出家,睡了一个周办公室里的硬沙发,搞得全刑警队都不好意思不加班,整天加班加点,恶性循环一样,一个周过后,刑警队全体熬红了眼熬出了不破案子誓不罢休的斗志,李副队更没法回家了。
扯远了,就说宣传,李警官含蓄地微笑配合几位大秘的拍照,临了,含蓄地要求:“给我打个码,厚点的。”
宣传科长一脸懵圈:“啥玩意儿?”
李警官腼腆地抓挠头上的卷毛:“就是马赛克,打我脸上那个。”
“哦哦哦,懂懂懂!”宣传科长转过身就忍不住叹气:明明可以靠脸吃饭……
2
公安宣传,基本上就意味着沉没于信息时代的汪洋大海中。
宣传微博发出来,科长特意转给李熏然看,顺便吐槽:要是不打码,点击率得更高!
李熏然回了一串“盒盒盒”,点开九宫格的照片挨张看了一遍,嗯,打码的同事真实在,码可厚了,他自己都认不出来,对比之下嫌疑人头顶上那欲语还休的“马赛克”三个字凛然地流露出来自正义的蔑视,李警官“盒盒盒”着,暗搓搓地用自己的号转发了一条。
啊!内心的正义感简直爆棚。
心情愉悦的李警官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手头还有案子,他还要为了正义而奋斗。
3
凌院长身心俱疲地仰靠着沙发闭目养神,一天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他得缓缓,喘口气儿,最近响应省里号召,卫生系统在搞大整治大宣传,整治嘛,自己一头小辫子攥在别人手里,他还得咬着牙堆着笑应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自己挖的坑,就是埋了自己也得把坑填平,何况,凌院长一心要打好地基建起一座入云大厦。至于宣传,凌院长捏眉心,他看见宣传两个字就想吐,物极必反在他自己身上应验了,可没辙,为了医院还得张罗。
手机在手边叮叮当当热闹非凡,响得他心生烦闷,拿起手机打算调静音,划开手机就看见韦天舒发了一条评论:这简直是宣传界的良心之作啊!
凌院长眉头一跳,宣传?谁宣传?宣传谁?
对宣传二字打心眼里的厌恶很快有了躯体化症状,凌院长捂着胃歪在沙发里纠结着要不要去看个心理医生,他现在心情很灰暗。
手指划着屏幕,找到了群里热议的源头,一张截图,当地公安微博宣传正能量的,犯罪嫌疑人头顶着“马赛克”三个字异常好笑,凌远忍不住挑挑眉,可惜借鉴点不多,他总不能把宣传照片里给病人的码也打头顶上吧,目光一掠,被旁边脸糊的都看不出来是个人的警察给抓住了,码打得很技术,卷卷的头发在糊成一片的脸上显示出非一般的意气风发。
凌院长一勾嘴角,这警察头顶那撮呆毛卷卷的,莫名可爱。指尖在屏幕上点住,凌院长心里痒痒的想把呆毛压下去。
强迫症是病,得治。
4
跟着“马赛克”三个字蹿红,其实也蛮尴尬的。李副队走哪儿,同事们都叫他“网红”。
李熏然对着手机仔细端详着自己,天然一张正气凛然的脸,一没整容二没美颜,他究竟哪里像网红了?小徒弟在旁边伸过去一根手指,点点屏幕上的一撮呆萌的卷毛:“这里啊!”
李副队抽抽嘴角抬手压住发顶,停了几秒移开手,卷卷毛晃晃悠悠摇摇摆摆站起来,用行动告诉主人什么叫做“不屈不挠”。
“可以单独出道了呢!”小徒弟咬着手指,跃跃欲试想要申请揉一下。
“啪”得扔下手机,李副队严肃至极:“还有没有点正经事儿了?”
小徒弟耸耸肩:“有啊,队长让我提醒你别忘了给你半天假,去医院看看腿。”
李熏然“哦”一声,手掌又压上头顶,小徒弟眼看着那撮卷卷毛委委屈屈又倒了下去,忍不住一阵心疼。
说起来,师父的本体究竟是什么?傲人的大长腿?二次元走出来的手?还是戏满满的卷卷毛?
4
正经事儿其实很多。
网络上的热点撑死热三天,三天过后能不能解决的关注度都会下降,网民们太忙,一天天的那么多大事小事都要操心,鞠躬尽瘁了,也操心不完。何况对比之下,所谓警方正能量的“马赛克”只不过是热点中的尾巴,不出意外地很快就湮灭在信息时代的汪洋大海里了,所以,身边同事津津乐道“李警官是网络小红人”的时候,李熏然只感受到了一万点的尴尬。
“过气儿网红。”李熏然笑呵呵地自嘲一番,照旧不眠不休地为正经事儿奔波。
小徒弟抱着泡面碗吸溜泡面,吐槽网络热点替代太快,对面原本翻着笔录啃面包的李网红正经了神色坐在那儿放空,小徒弟看着师父头顶那撮呆萌萌的卷卷毛,差点咬了舌头。
“你知道去年因公牺牲的民警相关信息的平均转发量吗?”李熏然突然问。
小徒弟咬了舌头,摇头摇得马尾在脑后晃来晃去。
李熏然眨眨眼:“所以,这种网红当起来愧得慌。”
愧得慌的网红一心扑在案子上,瘸了一个多周还没去医院,小徒弟心说:这样的典型不给宣传就真的没天理了。
哎呀,我师父那两米八的大长腿呀!都瘸了多少天了!
5
街角有家二十四小时便利超市,凌远用仅存不多的理智挣扎了一下,让司机师傅把车停在便利店门口,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两顿没吃又加班到午夜的凌院长总算想起他那个先天不足的胃,起码买点热的意思意思吧。
凌远端着热好的快餐坐到窗户边,打开餐盒盖,十分苦楚地叹口气,饭的香气扑面而来,却没有引起他任何食欲,反而是胃一阵抽搐。面无表情地送了一口米饭进嘴里,凌远抬头看着窗户外空荡荡的街道出神。
米饭太硬,完全抚慰不了脆弱的胃,凌远慢吞吞地咀嚼,顺便放飞了疲惫的自我,窗户里映出来的那个人哪里有白天意气风发雷厉风行的样子?又是一声叹息,凌远生无可恋地咽下嘴里的米饭。
单身狗好凄苦!
这是韦三牛那厮秀恩爱时捅过来的一把刀,当时没什么感觉,现在莫名好疼。
凌远心说到底是个俗人啊!
窗户里那张生人勿近过分沧桑的脸挡住了后面半个人影,那人低着头在等微波炉叮好饭,同是天涯沦落人,凌远难得文艺一次,低头吃饭。
6
李熏然加班审完嫌疑人出来,感觉身体被掏空,把小徒弟送回家,饿得怀疑人生的人坐在车里用手机搜外卖,午夜时间,哪里还有外卖,一时间悲上心头,还没来得及感慨,就看到有“老李家讨论大事专用群”里的消息。
然后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群里是他爸他妈争先恐后发的照片,晚饭时候发的,大草原的落日余晖下,他爹他妈用各种方式撒尽了狗粮,老头把老太太拍成了花拍出了大片的效果,这不算,烤羊腿切成片你喂我我喂你,看出来老李把老太太哄得挺开心,两个加起来一百一十九岁的老夫老妻竟然还厚着脸皮在喝交杯酒?
李熏然忿忿地把手机丢到一旁,这是有预谋的虐狗行为!重新捞回手机,恨恨抗议:这样对亲儿子真的好吗?
结果他爸秒回了一条语音:谁让你单身!
李熏然吓一跳,一看时间凌晨一点多,小心翼翼地问:爸,你怎么还不睡?
老李回:你妈失眠,要看草原的星星。
我真是……
李熏然默默丢开手机,他需要一顿热饭抚慰一下受伤的小心灵。
这老两口是把缺失了快三十年的矫情全捡起来了吧,李熏然在考虑要不要向太后娘娘揭发他爸宝贝的和什么似的相机其实是老头用自己攒了这么多年的私房钱买的,和亲儿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心好累,单身狗为什么还要被亲爹亲妈撒狗粮?
事实证明,在秀恩爱面前,父子俩签订的攻守同盟就是厕所里的一张纸。
一转脸,看见路边的二十四小时超市,有人坐在窗户边吃盒饭,嗯,李熏然咽咽口水。
7
身旁隔了个高脚凳坐了个人,凌远吃饭时余光瞥到沦落人坐在那儿露出了一截脚踝,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身体!
凌院长默默地叹息,继续味同嚼蜡,慢悠悠一点点地磨着米饭,隔壁吃饭也没啥动静,估计也是个没啥胃口的,这个点在二十四小时超市吃宵夜的都是有故事的人,鬼使神差的,他抬脸看向玻璃。
……
莫名觉得这人头顶那撮摇摇晃晃昏昏欲睡的卷卷毛可爱是怎么回事?
凌远怔了怔,沦落人半张脸几乎埋在饭盒里,吃得很投入很认真,他捏捏手里的勺子,有点想替他把那撮卷毛压下去怎么办?
凌远皱起眉,这感觉怎么莫名熟悉呢?
8
李熏然嚼着饭慢慢转过脸,疑惑地看着隔壁,头顶那撮卷卷毛也随之晃了晃。
镜子里的沦落人朝自己这边看过来,凌院长破天荒地觉得紧张,哎呀,这算不算偷窥?
李熏然瞅了眼隔壁的饭盒,犹豫了一瞬,问:“卤肉饭好吃吗?”
“啊?哦!”凌远低头看看被自己搅得毫无美感的饭,看向沦落人本人,十分诚恳地摇头:“不建议尝试。”
“哦!”李熏然并不是很失望,毕竟那卖相实在也无法让人提起胃口,他叉起一块鸡排晃晃:“鸡排饭还不错。”
凌远看到他头顶的卷卷毛也晃了晃,一时有点恍惚,他想起来了,那个马赛克!那个网红小卷毛!!
凌院长抿起一字笑点点头,眼角的褶子里都恨不得写上真诚两个字,舀了一大口米饭送进嘴里,也不是那么难吃呀!
9
李熏然咬着吸管洗完最后一口旺仔小牛奶,十分餍足地出了口气,意外地发现隔壁那位社会精英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那份据说不好吃的卤肉饭。
把手边一盒储备奶推过去,李熏然笑:“请你。”
卷卷毛又在晃,凌远的目光从他头顶落到眉下,脑子一抽,问:“你是不是那个马赛克?”

这话要怎么接?
李熏然瞪圆了眼睛看着社会精英。
就怕气氛突然安静,凌远很快找到了淡定,握起旺仔小牛奶,看着那撮卷卷毛,认真科普:“睡前不要吃甜食,对牙齿健康不利。”
然后李熏然眨巴眨巴眼,眼看着社会精英优雅地喝起旺仔小牛奶来,忍不住搓搓脸,是自己累得都恍惚了?
怎么总感觉这世界怪怪的?
10
凌远觉得自己真有必要去看心理医生了,眼前总是出现幻觉。
起先是一撮又乖巧又桀骜的卷卷毛,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后来就变成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充满了不可名状的情绪,再后来,那晚一奶之交的马赛克在眼前晃,顺带着卷卷毛也迎风招展了一下。
“嗨!”李熏然伸手在社会精英眼前晃晃,这一脸见着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凌远后退半步,左右看了看,又闭闭眼,睁开眼时伸长手臂,手指绕着卷卷毛微微用力揪住,手感如此真实,凌远心下一惊,这病得也太严重了吧!
“诶诶诶?”李熏然被揪得怀疑人生,打掉社会精英的手,捂着卷卷毛,愣是没好意思指责对方神经病。
这真不能怪凌院长,赶上特大车祸,为救治伤员他连轴转了四十八个钟头,人有点恍惚。
11
“实在不好意思呀!”凌远吸口旺仔小牛奶,定了定神。
李熏然眼角笑起一堆褶子,卷卷毛晃动的幅度也很大,凌远忍不住笑,指指他头顶:“辨识度太高。”
条件反射压住卷卷毛,李熏然“诶”一声,又恍然大悟,笑得更开怀了,差点掉了手中的旺仔小牛奶。
凌远替他拿住小牛奶,在自己面前比划了一下:“那个马赛克很棒!前段时间在我们医院很火,没想到网红马赛克是个帅小伙。”
“盒盒盒盒盒盒盒……”李熏然笑得凌远以为世界都在颤抖。
“过气儿网红。”李熏然一边笑一边摆手,心说辨识度真那么高,也就不会只有你一个人认出来了。
得到解放的卷卷毛骄傲地挺起了胸脯,凌远好笑地捏捏手指,好想揉。
“对了,你到医院来有事吗?”凌院长突然想起来他好像还在上班。
李熏然拍拍脑袋:“啊!对了,我是来看腿的!”
12
伤筋动骨一百天的李副队瘸了没多久就时常有专车接送了,司机先生总是忍不住用手指绕着卷卷毛在他耳边说些酸掉牙的情话。
李熏然压着卷卷毛一边笑一边躲:“都是过气儿网红了好吗?”
“谁说过气儿就不红了?”
凌远如是说。

评论(22)
热度(244)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