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六章 05

第六章 渗透

05

北京时间15:37,龚箭看着手表的眼睛微微眯起危险的弧度,陈善明,再不到就真不靠谱了啊!
陈善明没给念来,派出去查看地形的小何同志倒是溜着墙根回来了。
何晨光很疑惑,教导员交代的任务很简单:找个容易进去的地儿去!
这算什么任务?虽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不耽误小何同志继续犯嘀咕,几个人蹲在墙根下,小何同志汇报完收获,见龚箭若有所思地盯着手表,忍不住问:“教导员,咱们究竟要干什么?”
“渗透。”龚箭的表情和语气都让大家紧张,因为明摆着他还有下半句没说,按照常理推测,下半句才是重点,而现在,最重点的是,他们教导员看起来心情并不算很好,焦虑、不耐烦,看这趋势马上就奔着易怒去了,最近一回教导员这样还是组长去执行任务的时候。
几个人对了个眼神,默契地在心里为他们亲爱的组长祈祷,陈组长,还是那句话,自求多福吧。
人还真是不经念叨,陈善明一头汗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时候,龚箭莫名地松了口气,随即一团火气爆发的蘑菇云冲霄而上顶到脑门,狠狠剜了姗姗来迟的陈组长一眼,目光触及某处,眉心猛地一收,语气不善地问:“他们几个都按时到了,你怎么还迟到了七分钟?”
几个娃面壁泪流,教导员,你这是在鄙视我们吗?
陈善明擦擦汗蹲到龚箭身边,端详着他的表情,丝毫没有一点身为特种兵的羞愧,笑呵呵地问:“你这是担心呢?还是生气呢?”
好大一枚白眼翻过去,龚箭冷冷地反问:“陈组长觉得呢?”
陈善明心说我当然想觉得你在担心,虽然看起来更像是生气,于是赔着笑解释:“路上抓了个小偷,送了位老人家回家,哦,还遇到一起车祸,帮忙急救了一下……”于是大家的目光瞬间调整为仰慕,落在陈组长衣服袖口那斑斑血迹上,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龚箭那颗心算是真正的放回了原位,第一眼看见还以为他受伤了,真是白担心一场,话说回来,凭什么担心他?
“组长,你这一天真是太精彩了。”何晨光一脸仰慕。
“太丰富了!”王艳兵一向不落人后。
“太热心了!”宋凯飞接上。
“不愧是人民子弟兵!”徐天龙无视一旁张着嘴着了半天急插不上话的二牛同志,果断下结论。
陈善明还想谦虚一下,龚箭斜着这几个人:“干什么?拍马屁好玩吗?这是玩儿的时候吗?都跟你们组长学学!不但随机应变成功脱身,还能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看看你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还好意思闹腾!不嫌丢人!”说完了,瞥了眼憋着劲要得意的某人,不耐得挥着手补充:“当然了,迟到什么的就别学了!这七分钟要是在战场够我们死挺几十回了。”
“听见教导员说的没有?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那个什么,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没好气地接了一句,谁让咱迟到理亏呢,陈战友第N次被噎得内出血,龚战友,你这嘴太毒了。
他龚战友的毒舌模式一旦启动,陈组长只有噌噌掉血的份。这会儿要是有人跟他说谁谁谁能占到龚箭便宜了,陈组长一准丢个“屁”字,然后把自己的审美观、爱情观以及这要命的眼光从头到尾从里到外怨念一遍,他这是看上个修行千年的狐狸啊,这也就算了,关键还是个死不开窍的,哎呀,这人生悲催的,还有法活么!

“老龚,他们没被人盯上吧?我来的时候可是甩了条尾巴。”陈善明稍作休息,这一路又救人又逃命的,连口水都没捞着喝,说话嗓音都快劈叉了,不等说完,嗓子不舒服,低低干咳了声。
一瓶矿泉水递到面前,陈善明扭脸去看身边这位面色依旧不佳的搭档,内心里那点高兴劲儿就跟喷泉似的,窜着个儿往嘴巴上涌,眼看这笑就快憋不住了,龚箭不耐烦地收回手:“不喝拉倒!”
“喝喝喝!”陈组长赶忙抢过来,就差抱怀里了。
何晨光不无嫉妒的感慨:“教导员这包还真快赶上多啦A梦那个口袋了,想什么来什么啊。”说完,舔舔嘴唇,问:“教导员,还有吗?”
“就一瓶,在超市凑整钱买的。”
“啊?教导员你还有空逛超市啊?”李二牛本来干巴巴地看着他家组长俩手握着的那瓶水,一听超市,条件反射两眼放光,咧着嘴问:“有吃的没?”
龚箭俩眼一眯,嫌弃地看他:“用不用我摆桌满汉全席?”
李二牛收起笑,继续对着那瓶诱人的水释放意念。
陈善明挨个看了遍,一个个嘴唇发干,除了他身边这位除外,其余几个人看着那瓶水的模样跟卖火柴的小女孩似的,那叫一个可怜,哎哟,看来都过得挺惨淡的。惨淡就对了,虽然后来这坑套坑的子母坑是参谋长填加的,但这坑的地基可是他打的,他能不知道么?
龚箭嘴唇干得起了一层皮,这家伙这会儿没事正拿牙咬着那层干皮琢磨事儿呢,陈善明皱眉,把瓶盖拧开,递了回去:“看你嘴干的,先喝口。”
“你们喝吧,他们几个也渴得够呛。”龚箭挡了一下,陈善明心里叹气,什么时候都惦记着几个熊孩子,扭头把水递给何晨光:“分着喝了。”
龚箭看了眼陈善明,嘴角勾着微浅的笑容,却又在对方转回脸来的瞬间恢复要账的地主老财脸,陈善明莫名其妙,这人属火鸡的?怎么还在生气?
“说正事,”龚箭扯了陈善明一把,陈善明抬手拨拉一下耳朵,示意听着呢,教导员同志无情地送了枚嫌弃的白眼,说:“有没有人盯上他们现在都不重要,老狐狸现在一定已经有准备了。”
“是啊,这五个没一个按照既定方案行动的,他肯定有所察觉。”陈善明心说我到底是抽了哪门子风,又跟着这位瞎蹦跶,不长脑子啊。
龚箭舔舔嘴唇:“这么长时间,说不准他现在是撒好了网等着我们往里跳啊。”要斗过那只老狐狸,他心里还真没谱。
“不一定,咱们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周围没发现他的人,说明他还真没猜到咱们要干什么。我了解他,从不打无准备之战。”陈善明这时候倒是斗志正旺。
他这么一说,龚箭心里倒有点底了,俩眼微微一眯,开始呲牙乐:“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想想里面都是什么人?他不是不想准备,他有顾忌!”
陈善明眼见着龚战友那得意的小尾巴又开始往上翘,拽他:“就算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妨碍他把人悄没声儿的撒进去。”
“蛇打七寸,咱们就挑他这个地方下手,他们也潜伏着呐,那还怕什么?撒网捕鱼,这么大的校园,这网洞有点大。”龚箭呲着大白牙这个开心,陈善明揉揉额头,这笑容有点让他恍惚,多年前的小龚战友最爱呲着大白牙得瑟,陈战友想,这回是拽不住他了,那就跟他一起得瑟得了,要死也一块死,反正现在俩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龚战友得瑟得开心起来,就什么火气都没有了,看看还是这笑得眼没齿白的顺眼,陈善明瞬间有冲动去呼拉龚战友的板寸,还好抬手的瞬间给遏制住了。



评论
热度(11)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