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六章 03

第六章 渗透

03

体育大学一向不缺精力过剩的人,比如那个还没等上几天学就跑去当兵的何晨光同志。
龚箭这边上着课,笔记一点没落下,眼风不时扫着教学楼两点钟方向距离五百米的搏击馆,心不在焉的看看手表,何晨光该到了,怎么还没动静?
又过了几分钟,搏击馆那里终于出现了骚动,一个人在前面跑得很带劲,一群人围追堵截好不过瘾,龚箭饶有兴趣的撑着脸看起了热闹。
凭着狙击手那睥睨天下的好眼神,龚箭发现搏击馆前方小广场一侧站着看热闹的苗狼,龚箭慢慢伏到桌面上,对着苗狼做出瞄准的动作,摆了个“砰”的口型,呲牙一阵乐。
特种兵的本能反应就是与众不同,看热闹看得正开心的苗狼同志下意识地敛住笑容绷劲身体往教学楼这边扫视过来,有些疑惑,目光在二楼的一排窗户上逡巡,奇怪,那种被狙击手瞄上的感觉太诡异了。
这会儿,趴在桌上的龚箭同志正得意地翘着小嘴角得瑟呢。
眼风再一扫,哎哟,苗狼往这边来了,这课看来上不下去了。龚箭临走也不忘从临时顺来的笔记本上把自己记得几页笔记撕下来装好,上面记得可是知识!
蹑手蹑脚往后门移动,龚箭心说军校念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逃课是个什么滋味,今天白蹭了半节课,临了还尝尝什么叫逃课,值了!
“那位同学!”正在小心翼翼关后门的龚箭动作一僵,扭脸去看讲台上的老先生。
“同学,请给我一个你早退的理由。”老先生长相慈眉善目,语气义正词严。
可不是早退么,上厕所哪有背着包的。
龚箭大脑瞬间有点卡,这是个什么情况?
看一眼教室里,瞄一眼走廊,影影绰绰地,龚箭看见苗狼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上,龚箭深吸了口气,立正,对着老先生深鞠一躬,严肃认真地道歉:“对不起,打扰您上课了。”话音未落,这位欲逃课的同学踩着座椅、桌子,几步窜到了窗边,然后就,跳了下去!!!
讲台上的老先生吓得心脏差点不跳了,同学,我就问一声,你有必要自寻短见吗?
教室里惊呼一片,几乎所有人瞬间集聚到窗边,苗狼冲进教室看到的就是窗户边叠了一层又一层人,拨开人挤进去,他看见一个得得瑟瑟逃跑的背影,是龚箭!
然后,苗狼就眼睁睁看着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教导员停下来,转回身,无比无聊又幼稚的冲着自己做了个瞄准击发的动作,接着打起了战术手语。
你被爆头了,第二次!
苗狼算是知道为什么当年进了特战旅之后陈善明对龚战友咬牙切齿念念不忘了,他这个得了便宜还当着你面得瑟的德行不是一般的欠,条件反射的,苗狼一撑窗台,正要往下跳,被身后N只手给死死拽住了,一回头,满眼全是给惊吓住了的表情,苗狼扭脸看着空荡荡的广场,挠挠头,对呀,我干嘛跟着跳下去啊?我又不是为收拾他来的。
听完苗狼的汇报,范天雷笑骂着:“兔崽子,这是玩高兴了,那尾巴又翘起来了,这就快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几斤几两重了。”我让你得瑟,看你什么时候喊累。

李二牛一脸憨厚又尴尬地看着手里的包,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进了这间酒吧,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他要找的东西,这已经比他自己多了十六头牛了,结果,在包里有两样东西,一样,他认识,教导员留的字条,看完了就销毁了,另一样……
虽然人民警察是有纪律不允许揍人的,但是,个别情况下,是允许开枪的,于是,李二牛冲着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嘿嘿”傻笑两声,慢慢放下包,解释:“俺们是在搞演习……”
演习个屁啊,憨厚如李二牛者都在心里一遍遍骂,有这么坑人的爹妈,啊不,组长教导员吗?弄了一包面粉,再招来一拨荷枪实弹的警察,是想坑死谁啊!
自然双手抱头,转身,搜身,上拷……
上个鬼的拷,二牛同志进入特种兵模式,夺枪退弹夹,夺枪退弹夹,夺枪退弹夹,最快速度夺了三支枪,二牛同志真心烦了,扔了手里的弹夹,夺着最后一个小警员的枪,一边还哭丧着脸解释:“俺们真是在搞演习,这是面粉,不信你拿去尝尝,俺当了这么多年厨师,那面粉一闻就闻出来了……”
“俺本来应该跟你们回去说清楚的,可俺们规定了不能被你抓住,跟你们回去俺就输了,输了就得加餐,哎呀,俺们教导员加起餐来那是六亲不认心狠手辣啊,俺也没办法,真对不住啊……”
几位警察蜀黍真心想求他别嘚嘚了,李二牛看着被几副手铐拷得跟麻花似的警察们,憋着嘴道歉:“真对不住啊,俺说的都是实话,演习完了,要是俺教导员允许的话,俺让俺组长亲自去给你们赔罪啊,那个,你们那里有厨房的话,俺给你们做顿饭,俺真是厨师,俺有证。那啥,俺先走了啊,真对不住……”

“我真不是来搞破坏的!你们别追了……”灰头土脸的宋凯飞反手把升降机门拉上,又捡起脚边的钢管把它别住,于是里面几个警察、协勤和工人只能看着他干着急。
宋凯飞哪顾得上干净不干净,一屁股坐下,喘息着:“都说了这东西不是我的,还追……我要真想搞破坏,不早就让它炸了,还用等被你们追得跟孙子似的……”刚说完,有几个人从楼梯通道追过来,宋凯飞捶地:“这训练是奔着要人命来的吧!”说着,他飞快地窜起来,看看脚手架,又哭丧着脸回头看看追过来的人马,认命地把装着炸药的包从前胸移到了后背,爬上脚手架。
“这么玩,真的会死人的!”宋凯飞人哧溜哧溜下了好几层,这一声哀嚎才传上来,然后就没了动静。

耐心被磨得精光,终于找到了指定的316,王艳兵绷着脸蹲在车前,瞪圆了眼睛看着突然丢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包,丢包的人跑出去冲着路边的警察们大喊:“有人想炸公交车!”
王艳兵的手刚碰上包,这一嗓子嚎得他跟过电似的,猛地缩回手,“喊什么啊!”王艳兵说完,自己嗷一嗓子,跳起来就要跑,又折回来从车牌后面把真正该拿的纸片揭下来拿上,撒腿就窜。
“又来了又来了,有意思吗?这么整人是不是特别痛快?怎么一个两个全是这样?”
这一路狂奔,也没耽误王战友百忙之中展开纸片看上面写的东西,一眼扫过去,他一个紧急刹车,仔细确认字条上的内容,又是一嗓子:“哎呀,我这个脑子啊!”
我都是跟了些什么人呐!王战友逃逸模式正式启动。

徐天龙靠着收银台缓气,刚才数眼前这你来我往的胳膊腿儿数的眼晕,一通拉架拉得差点没把自己拉进去,明知道已经溜得没影的三营长和那位眼熟的战友是故意挑拨起来两拨人打架,徐天龙心知自己如果一走了之,回去就是一顿收拾,只得冒着被揍的危险上前做和事佬。扯了这边,那边又打起来了,徐天龙嗓子眼都快冒烟了,在部队整天和飞行员拌嘴也没这么累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吧!
于是出身武学世家的徐战友跳转腾挪,三下五除二,搞定!两拨人都抱着胳膊腿儿哎呦哎呦地,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徐天龙扶扶眼镜,一贯严肃的表情有些烦闷:“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动手又解决不了问题,瞎搞!”
背后一只手指小心翼翼戳戳他后背,徐天龙回过头,收银台后的小姑娘一脸崇拜的看着他,问:“大侠,你是来找东西的吗?”
“?”徐天龙一怔。
“早晨有个人留了样东西,让交给像你这么打扮的人,看,这是你不?”小姑娘举起一张纸,上面惟妙惟肖一个人,戴着眼镜,皱着眉头,怎么看怎么眼熟。
徐天龙额头有点发紧,这谁画的?组长?教导员?没听说他俩还有这特长啊!咬咬牙,问:“对,是我,东西呢?”
“给!”小姑娘递过去。
徐天龙不但额头发紧,拳头也有些发紧了,小姑娘手里拿着的是功夫熊猫造型的……橡皮擦和铅笔!!!
“瞎搞!还是套装……”徐天龙低喃了一声,接过东西,还要再说什么,一阵警笛声传了进来,徐天龙皱紧眉,问:“你报警了?”
“没有啊……”小姑娘心说这里那么多打架的,哪能回回都报警啊!
徐天龙大脑就跟计算机筛选有用信息似的,回想到三营开溜之前曾经拍了自己后背一下,笑得极其奸诈,徐天龙下意识把背在身后的包取下来,打开,“瞎搞!”里面多了包白色的东西,后招原来在这里!
徐天龙有些懊恼地问:“洗手间在哪儿?”
小姑娘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心说大侠也有三急啊!
徐天龙看着水流把那包不知何物的粉末冲走,微微一笑,听听外面的动静,三营长现在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看热闹,一旦看自己没中招,各种花招就都冒出来了,打开洗手间的窗户,目测一下高度,太没问题了,走着!


评论
热度(12)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