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六章 01

第六章 渗透

01

陈善明和龚箭背后合计搞他俩恩师这件事吧,还真不能怪他俩,要怪就怪范天雷这事儿干的实在有点坑爹。
渗透训练方案是龚箭和陈善明琢磨的,为了这个方案,他俩得空就请假往省城跑,那段时间这俩人神秘兮兮得让红细胞几个熊孩子紧张得夜夜做噩梦,本来只是当做实地教学,难度说起来并不算很大,红细胞小组成员在二十四小时内渗透到省城预定地点,完成交付的任务后,到指定地点集合,期间会有点小意外小惊喜这是必须的,简单吧?真的挺简单,当年范天雷布下的天罗地网他们都闯出来了,这算什么!于是,在陈组长的善意提醒以及教导员同志各种匪夷所思的创意之后,方案的最后附加内容都快赶上正文了。
不论是陈组长还是龚教导员,都很得意,这绝对将是一次成功的渗透演习。
所以方案交给范天雷的时候,陈善明和龚箭笑得都很开心、很欢乐、很嗨皮,然而,精明如龚箭者,都忘记要提防那个从头到尾笑得很低调只说了“不错”俩字的参谋长同志。方案就这么交上去了,红细胞这俩主管就这么忘记了一句祖训:居安思危。
忘记祖训的后果,显而易见,就是陈组长和教导员如今的状态,令人痛心啊,同志们。
回想清晨,教导员同志挂着他得意得瑟又欠抽的小笑容布置完任务,陈组长在一旁一脸那似笑非笑的小表情,让何晨光等人恍惚回到了菜鸟集中营时期,于是这五名同志绝对秉承了老祖宗的训导,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惊心胆颤地回去准备了,而陈组长和教导员施施然换了便装,心情很好地把自己拾掇了一下,准备先一步进省城筹备一下,好凑热闹,顺便最后验个收,哎呀,想想未来的24小时,心情出奇的好。临走时,范天雷还体贴地提醒他们换辆地方牌照的车,理由呢,是附送小惊喜的时候别露馅,那五个熊孩子如今都学精了。
然后呢?
在省城某一条主干道上,他们的车莫名地被查了,还是被荷枪实弹的特警给拦下的,临检的时候,陈善明和龚箭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条讯息:事情不妙啊。
果然,不负他俩所望,事情是大大的不妙!
陈善明瞪大了眼看着特警小哥从后排车座底下搜出来的东西,下意识骂了句:“我去,五号坑爹呢!”
龚箭看着特警小哥手里的九五突击步枪和九二式手枪,微眯了下眼,大脑条件反射地转换成教科书:九五式突击步枪,枪身长746mm,口径5.8mm,弹容量30发,有效射程400米……不出意外,应该还能搜出不下一百发子弹吧。
好吧,这只是转瞬之间的事,陈组长和龚教导员做出的最快反应就是三下五除二,放翻一个算一个,近距离格斗,他们不敢开枪,趁机把枪下了再说,然后呢?分头跑呗!既然范天雷能算计到这个地步,什么军官证什么说明情况都白搭,最靠谱的解决方案:跑!
于是所谓的渗透演习,红细胞小组组长和教导员成为了最早暴露的人。

范天雷抱着手臂得意地笑,看着显示器里他俩高徒让人追得跟孙子似的,他这心里这个开心啊,兔崽子,不遛遛你们,你们怎么进步,是吧?
身边诸多的战友们在内心为这俩兄弟默哀无数次,遇上这么一位良师,您二位,安息吧。
其实吧,这个全旅大动员耍着红细胞这七员猛将玩这种事,挺深入人心的,真的,毫不夸张,范天雷挑人的时候一个个嫌弃的要死要活,跟着范天雷干活,总觉得会遭报应,等一听说是整红细胞这几个平时走路都扛着下巴的货,大家这个积极激动啊,纷纷献计献策,战场上是战友,没错,下了战场训练场上那就是对手,不放过一个打击这几位对手的机会,是大家的共识。
范天雷挂着得了便宜卖乖的笑,心说龚箭啊龚箭,你们是怎么混的?这人缘,唉,不忍直视啊!

重新伪装完毕,陈善明看着龚箭这幅打扮,心说看看这文质彬彬的小模样,这小眼镜一戴,小休闲西服一穿,小包一跨,啧啧,这龚战友当年如果没当兵,那现在绝对是高精尖技术型人才!再看自己,哎呀,气质真是天生的啊,天生个高富帅的胚子,没办法,扮酷耍帅,小儿科!随随便一套休闲服,那魅力,就无极限了。
龚箭这心里真的很窝火,所以他问了还在臭美自恋的陈善明一个问题:“你说老狐狸会修改他们的任务么?”
陈善明生生把思路拽回正常频道,满脑门子问号:“你想干什么?”
龚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眯眼一笑:“要不赌一把?”
陈善明忙着拽他手:“别推了,那就一玻璃片,又没度数,你装什么文化人!”
“啧,好歹我也是在职博士生。”龚箭横他一眼,小小的表达了一下不满:“说正事,他不是要玩大的吗?那咱们陪他玩!”说完,龚箭抿住嘴往两下微微一扯嘴角,俩眼一眯,龚战友“你让我惊喜,我还你惊吓”气场全开。
“嗯?”陈善明干咽了下,有预感自己这就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上一回有这种感觉是被他忽悠着去三号地区玩潜伏与反潜伏,再上一回……陈善明挠挠脑袋,哎哟我这个脑子,怎么被他忽悠了这么多年都不带回头是岸的?
“你还记得他们五个的指定地点吧?这是咱们根据他们每个人的特点精挑细选出来的,我就赌老狐狸不会改这五个地点。”
陈善明分明觉得龚战友这是被那老狐狸附体了,那狐狸尾巴晃得,眼晕。龚箭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这是个多好的主意啊,反正他们现在就俩在逃嫌犯,怎么逃都是逃,增加点小乐趣也未尝不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问:“你想改什么任务?”
龚箭诡秘地一笑,冲他勾勾手指,陈善明贴过耳朵去,半分钟里,陈组长那张隐约泛红的脸经历了紧张、羞涩、不好意思、窃喜到惊讶、兴奋、解气等等一系列变化,最后,陈组长与龚教导员拉开距离,两拳相对:“就这么定了!”
兴奋劲儿还没过去,陈善明冷静又疑惑的看着龚箭问:“你从哪儿弄来的情报?”
龚箭推推眼镜,一脸得意藏都藏不住,把目光放远,漫不经心地说:“从参谋长那里出来我不是去了趟洗手间吗?”
“啊!然后呢?”
“刚刚好旅长进去了啊!”
“他闲着没事和你聊这个?”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在跟勤务兵安排行程。”龚箭说完,眨了一下眼,明白了?
陈善明咧嘴一乐:“哎呀,咱旅长真忙,忙得好啊!”
“行了,但愿过了今天他会更忙。怎么分?我三你二?”龚箭憋着坏笑看陈善明。
陈善明习惯成自然,挥挥手:“行,你说了算,你三我二……龚箭,你就坏吧!你这嘴就不能积点德!”后知后觉的陈组长要跳脚,教导员同志已经施施然走出去好几米了。

“李二牛是个农村娃,他在酒吧这种地方会下意识紧张,不知所措……”制定方案时的龚箭抱着茶杯微眯着眼坐在阳光下,腔调有点慵懒,像只要打盹的狐狸。
一身清洁人员打扮的陈善明从2046后门淡定进入,五分钟后,陈组长淡定走出来,手里多了两包垃圾。陈善明扔了垃圾,顺便把一直攥在手心的一张小卡片撕成碎片扔掉,看来,龚箭赌对了,至少李二牛的地点和任务都没动过。

“宋凯飞在部队虽然什么苦都能吃,但一旦回到城市里,以他的脾气性格,绝对不会往建筑工地这种农民工扎堆的地方去,我们就治他这个毛病!”
龚箭推推眼镜,一脸书呆子气地和一个民工指手画脚,手里不知道从哪里顺来一张建筑图纸,连比划加念叨把人家民工兄弟糊弄得晕头转向,最终带着他进了升降梯。

公交站牌,陈善明恢复潮人打扮,耳朵上挂着耳机,脸上扣着大墨镜遮住半张脸,手抄在口袋里跟着音乐打着拍子,不远处,几名警察对来往的可疑人员进行盘查,陈善明暗暗吐槽,早知道就不给王艳兵下这个套了,太麻烦了。
“王艳兵很出色,他和何晨光最大的差距就是耐性……”
总算等来一辆316,陈善明瞄了眼车牌号,挤进上车的人群里,等不如找,怪不得龚箭抢了三个,王艳兵这个太费时间了。陈组长跟沙丁鱼罐头似的在车上晃来晃去,总算也不用担心会被警察发现了,都快挤变形了。



评论(1)
热度(9)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