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五章 04

第五章 习惯

04

不知道跑了多少圈,有几道移动的光线从侧后方照过来,同时车辆发动机的轰鸣声也传了过来,龚箭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门口,一辆车开进大门。哟?这就回来了?也太快了!龚箭皱皱眉,稍微一犹豫,人已经自觉跑出了操场。
回红细胞营区必然要路过一营,于是龚箭经过一营的时候,刚好看见副营长和苗狼站在车边说话。苗狼远远看见龚箭,满心疑惑,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很不合常规啊!既然看见了那就打个招呼吧,管他合不合常规的。于是龚箭就名正言顺地进了一营的营区,一张嘴扯东扯西愣是把人家副营长和苗狼扯得忘了问他大晚上不睡觉到处溜达啥,聊得差不多了,龚箭冷不丁问:“怎么没看见善明啊?”
“哦,他去医院了。”副营长被他闲扯得有点缺氧头晕。
龚箭皱起眉,那副闲扯的德行瞬间被另一个表情替代,声音也低了下来,追问:“受伤了?”怪不得这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没个着落,陈善明啊陈善明,你让我说什么好?
“没有啊!”副营长茫然地看着龚箭脸上这瞬间罩下的乌云,越发头晕了。
“那他去医院干什么?”龚箭都快炸毛了,这位仁兄说话能不大喘气么?嗓门不自觉有点高,问完了发现人家一副被惊着了的表情看着自己,顿时有点郁郁,抿住嘴唇开始往下扯,眼睛也眯了起来。
苗狼在一旁看着龚箭这表情变了几变,心说陈善明你还小肚鸡肠跟人家计较输赢,看看人家龚箭这肚量,多关心你呀,要么说竞争对手往往是最好的搭档。
副营长忙着解释:“……人质是一对母女俩,小女孩给吓坏了,救出来的时候就死抱着营长不撒手了,母亲之前被刺伤,失血过多,血型还挺膈应,医院血库又没有,刚好,和营长一个血型,他就抱着孩子义务献血去了。”
“善明他是熊猫血?”龚箭就跟听故事似的,没想到陈组长还挺有孩子缘。
“啊!啊?”副营长真心觉得和龚箭聊天太累,一是跟不上他这跳跃性的思维,再就是受不了他东拉西扯自己脑子真不够用的。
“不是,凑巧了。”苗狼觉得在这么聊下去,副营长今晚一定会失眠的。
龚箭“哦”了一声,挠挠头,莫名其妙的,就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舒畅了,要不回去再写会儿论文?突然条理又清楚了!

龚箭再看见陈善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吃饭时看见苗狼单独打了份病号饭要带回去,龚箭不自觉又皱起眉,献个血而已,怎么回事?
午饭照旧吃得没滋没味,几个娃见教导员一直黑着脸,都在心里犯嘀咕,自觉反省这之前有哪里没达到要求,一个个把饭吃的都有点味同嚼蜡的意思了。
午休大概是整个特战旅白天最安静的时候,龚箭敲着陈善明宿舍的门,听见里面低低的一声“进”,龚箭的嘴角已经抿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弧度了,推开门,里面的人正坐在桌旁端着饭盒挑着一根面条看着自己发愣。
上下打量了一番,嗯,没受伤,除了脸色疲惫得不太好看,似乎没什么不妥。手在身后关上门,龚箭盯着陈善明手里的饭盒,问:“苗狼不是早就把饭给你打回来了吗?怎么才吃?”
陈善明还在傻着,他怎么也没想到进来的会是龚箭,似乎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往红细胞那边跑,龚箭从来没来过,这是第一回,破天荒第一回。等他回过神来,龚箭的手正在试饭盒的温度,仰起脸,能看见教导员同志那张严肃到马上要爆发的脸,陈善明小心翼翼把饭盒往自己怀里收了收,打着哈哈:“过来了?坐!”说完了发现屋里唯一一个凳子正在自己屁股底下,急忙跳起来,要给他腾出凳子来。
没等他起来,龚箭一把摁住他:“你坐你的,赶紧吃吧,还温着,一会儿再凉了。”说完,龚箭就站在一旁打量起他的宿舍来。
和自己的没什么差,简单到乏味,只是城市迷彩胡乱挂在床头,一些装备还堆放在橱子旁边没来得及收拾,看起来有点不和谐,看得出来这人回来的时候很狼狈,龚箭眉心又紧了紧,扭过脸看身边这个难得安静的人,这家伙正用筷子挑着一根面条很不情愿地往嘴里送,龚箭弯下身,凑过去,问:“陈组长,数清楚这碗里有多少根面条了?”
陈善明冲他“嘿嘿”一笑,索性放下筷子:“真吃不下去。”
龚箭直起身子,问:“不舒服?”
“可能这两天太累,上午回来胃难受。”陈善明拿过杯子也不管冷热就想喝,被龚箭抢过来,给他倒上热水,试了试温度合适,才又还回去:“吃药了没?”
“吃了。”陈善明看着龚箭,觉得自己真是个太容易就满足的人了,就现在,这一秒,能够看着他,能够被他这样看着,足够了。
“听说你挺有孩子缘的啊!”龚箭被他看的,莫名的有些紧张,移开目光,扯开话题。
陈善明于是得意地挑起眉:“必须的,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不吹牛你能死啊!”龚箭斜他一眼,随即笑起来,问:“那孩子怎么样了?”
“哭累了就睡着了,后来让她家里人抱走了。”陈善明轻描淡写地掩饰着心事。
“她妈妈呢?”
“我离开的时候还没脱离危险……”陈善明忍不住轻轻叹息:“那孩子什么都看见了。”
龚箭垂眸,拍着他的肩:“有些事,我们也没办法。”
陈善明点头:“明白。”
屋子里一阵静默,两个人似乎都在想着心事,陈善明抬眼看向龚箭,后者似乎在想着什么很纠结的事情,眉心都堆出一座山来了,陈善明警告自己不要再贪心了,这样就很好,他拿你当搭档也好,当兄弟也罢,不管怎么说,是把你当回事惦记着的,这样就足够了。
这样如同自欺欺人一样的心理建设完毕,陈善明淡淡一笑,拽拽他的衣袖,扯得他投下询问的眼神,故作严肃,问:“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哪个嘴快跟你说的?”
“就你们营那些实诚人,还用嘴快?随便聊聊就套出来了!”龚箭瞬间翘起嘴角,挥挥爪子,那个得瑟的小模样如今看起来还挺顺眼。
陈善明砸吧着嘴,埋汰他:“诶呀,这不明摆着个祸害么!”

龚箭变了很多,至少陈善明现在嘴上能占便宜了,当然,也有可能也只有陈组长觉得自己挺占便宜。
实际情况呢?
实际上是龚箭慢慢发现陈善明不真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稳重冷静的,明明也是个挺能得瑟的人,但很显然,教导员是真不稀罕的和一只大尾巴狼一般见识,为什么?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龚箭那是和范老狐狸斗智斗勇百折不挠练出来的,陈善明那得瑟的水平搁龚箭眼里顶多算是小学刚毕业,看不上。
其实吧,这一览众山小那也是一种寂寞。
但即便是一览众山小也要相信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一山远比一山高的。
你不是寂寞吗?有法子替你排解!
于是一身便装的龚箭同志很萧瑟地站在省城某条小巷里咬后牙槽,身边是同样咬着后牙槽的难友陈善明,就在刚才,他俩分别甩开警察蜀黍的追踪,这一路连奔带跳翻墙爬树的,热闹得都能上明天报纸头条了,不过,幸好他俩都还默契地记得方案上标示的紧急联系点,至少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去,又被耍了!”陈善明几乎要咬碎了牙,他俩明明是为当评委考官进的省城,现在是什么情况?以前没事玩个菜鸟,现在居然被玩了?我去!我去!!我去去去去去!!!
“早就该料到了,方案在他手里留那么长时间,估计已经被修改得面目全非了,这老狐狸,一次机会都不放过。”龚箭叹息,对范天雷,真是防不胜防!
陈善明忿忿然:“咱俩辛辛苦苦整出来的方案,倒被他下山摘了桃子,这是坑谁的爹呢!”
“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桃子!”龚箭斜他一眼,陈组长,回归重点。
“我们的方案不过是渗透,和公安那边一联合悄么声地就玩儿了,现在被他这么一搞,我去,这得多大动静!”陈善明直接联想到当初何晨光这批菜鸟第一关,不无悲怆:“这招他以前玩过,他不是个爱重样的人,这次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龚箭看看手表,扭脸瞥着他:“他玩我们上瘾,我们就给他治治这个毛病。不然,这老狐狸还真当我们俩吃素的!”这话说着,嘴角扯起个狡猾又得瑟的弧度,看得陈善明心情大好,就说么,龚战友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人,你送他一惊喜,他绝对会琢磨着送回去一个惊吓,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就这么回事。



评论
热度(10)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