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五章 02

第五章 习惯

02

陈善明还没等回到一营,半路上就被文书给截住了。
“参谋长?体能训练场?”陈善明莫名其妙,心里犯嘀咕,好不容易到了周六不用训练不用学习,他叫我去训练场干什么?
嘀咕该犯犯,人已经转向去训练场的路了。
范天雷一个人在体能训练场玩得挺开心,陈善明远远看着,满脸嫌弃,老小孩啊你?想活动筋骨随便找个人就是了,我那一摊子事你给我解决啊!
“陈善明!”范天雷老早就看见他这位忠诚的门徒那欠收拾的德行了,冲他招招手:“过来!”
陈善明跑步过去,立正敬礼,范天雷挥挥手:“行了,别装了,和龚箭搭档时间也不短了,一点没长进,都在脸上写着呐,四个字,我嫌弃你!我说得没错吧?”
陈善明乐:“哟,五号,几日不见,你这都会相面了!”
“别蹬鼻子上脸!”范天雷笑着瞪了他一眼,换了捡着宝贝的表情,语重心长地拉住他:“有个事……”
“首长,你又瞄上哪儿的兵了?”陈善明不等他说完就问,范天雷这典型的准备要算计人的表情,他太熟悉了。
范天雷看着他,微微一笑,慢慢摇头,这玄虚看得陈善明摸不着头脑了:“不是这个事?”陈营长特种兵警惕性瞬间苏醒,退了两步:“首长,你不是打我什么主意吧!”
范天雷一副你就是了解我的表情,看得陈善明欲哭无泪,范天雷瞪眼:“过来,我能吃了你!”说着手从口袋里掏啊掏啊,掏出一张照片来。
一看见照片,陈善明就明白了,不耐烦地摇头摆手:“哎呀,参谋长,您是不是大周末的没事干?这、这又来这个,我不去!”

“你以为我闲得慌?这是旅长布置的任务,拿着!”范天雷心说我这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容易吗?上杆子给介绍对象还招人嫌弃,我找谁说理去!
陈善明眉头皱得老紧,口气坚定:“我不去!”
一个两个都来这句?范天雷撮着牙花,问:“理由?”
“哎哟这有什么理由,我又不着急找对象,去相什么亲啊!咱旅里光棍多得是,能别盯着我使劲么?”陈善明绷着脸着急上火想跳脚又抹不开面子。
范天雷耐住性子问:“小子,老实说,是不是有看好的人了?咱们旅可就卫生队那么几个女兵,你看上哪个了?”
“哎呀我这个脑子!”陈善明真是快哭了,冲着老师扒拉手指头:“您没算算她们都90后的兵了,我三十多岁的人又不是有恋童癖,我看上她们?”
“你也知道你三十多了,我不了解你?要是没看中的,你不早就屁颠的答应了!”范天雷也不耐烦了:“赶紧说,看中谁了?你要不好意思开口,我找旅长给你牵线!”
陈善明用力挠着头,随口应付着:“那我看上龚箭了行吧!”
“严肃点!”范天雷抬脚就想踢。
陈善明连连告饶:“首长,我真没做好那个准备找对象,你说就我们这样的,找个对象娶回来干吗?一年三百六十天,不是战训就是任务,着家的时间得按小时论,家里有没有这个人有区别吗?什么都顾不上不说,还得累着人家给咱牵肠挂肚的,这有今天没明天的,谁敢承诺什么呀!真处上对象结了婚,这不是耽误人家嘛!”
范天雷瞄着他,嗯,表情很认真,说得发自肺腑,不由得嘟囔:“怎么跟龚箭一个说辞!”
“啊?”陈善明听出点什么来了,有点惊讶:“您找过龚箭了?”
“啊!就你俩,再给我定个什么攻守同盟?对付你俩,得各个击破!”范天雷有些挫败,显然,龚箭那里也没取得什么战绩。
“按照你们俩的说法,特战旅这么多人就不用结婚生孩子了?当兵保家卫国就不用管个人小家了?狭隘!”范天雷看着陈善明那个欲言又止的模样,说:“我知道你想说我,这件事情上,我不是一个成功范例,当不了你们老师,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首长,老师,对不起……你说我们怕什么,天不怕地不怕死都不怕,可毕竟心有块地方是软的。”陈善明笑得有些无奈:“现在我真没想那么多,等从一线退下来可能不用你着急,我自个儿就寻摸了。”
范天雷端详他好一会儿,叹息着:“你们啊,有你们着急的时候。”
“到那时候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不信就咱这原厂高配升级版的还愁找不到对象么!是吧!”陈善明赔着笑,心思转了几转,犹豫了再犹豫,还是没忍住,故作八卦状,问:“参谋长,你给龚箭提这事儿,他怎么说的?”
范天雷没琢磨他那小心思,没好气地“哼”了声:“兔崽子思想工作都做到我这里来了!以后有什么事就不能给他机会张嘴,一张嘴神仙都拾掇不了他!”范天雷心说那真是教出来个好学生,有事没事光说个话就得斗智斗勇其乐无穷。
陈善明心里瞬间阳光明媚,顺着他老师就捧了上去:“是,一般神仙收不住他,怎么也得您这如来佛祖出手,办了他,妥妥的!”
“嘴挺甜!”范天雷斜了他一眼:“跟龚箭学的?”
“无师自通!”陈善明毫不谦虚。

陈善明心情就这么大好了,在回一营和去红细胞的岔路口上,陈善明停了稍停,他一直在按耐着自己的冲动,去问问龚箭为什么拒绝,他心底有那么一丝小小的祈望,希望他的理由和自己是一样的,尽管他知道,这不现实。
但他还是转去了红细胞的营区,办公室里没有人,窗明几净得超标准,像龚箭这个人。扭头去了宿舍,敲门,没有人应声,倒是隔壁宋凯飞探出脑袋来,一看是他,赶忙敬礼:“组长找教导员啊?他好像说去查资料了!”
陈善明“哦”了一声,准备抬脚走人的,可眼风扫过宋凯飞背后,几个人都带着点欲言又止的眼神看自己,于是问:“有事?”
“没有没有!”异口同声。
“有事说!”陈善明不耐烦了,立喝。
几个人同时退了一步,连宋凯飞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闪到后面去了,独独显出了李二牛,二牛同志扭头看看身后这群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好兄弟们,硬着头皮说:“教导员说,你如果没啥重要的事,就等他查完资料回来……”
陈善明舌头在嘴里打了个转,挠挠头,我最近有这么招人烦么?
“那个,组长,俺觉得教导员没别的意思,他就是着急他那个论文。”李二牛真心觉得陈组长工作的积极性就这么被他们教导员给打击了,不过组长也是,有什么事不能一趟都解决了,还就得一趟一趟来回跑,多累得慌。
“啊!”陈善明点点头:“我知道了。”
于是红细胞几个倒霉孩子怎么看他们组长的背影怎么觉得有点萧瑟。


评论
热度(10)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