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四章 04

第四章 陈组长的心事

04

夜越发深沉且安静,黑暗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借着投进帐篷里的那点月光,陈善明注意到对面的龚箭悄悄起身出了帐篷,陈善明微微抬头看了眼最里头的空铺,无声的叹息,不等有动作,就听见宋凯飞刻意压低的声音传过来:“二牛……”
“干啥?”李二牛第一时间回应。
“晨光还没回来。”宋凯飞探起身,往那俩空铺瞄。
徐天龙低声提醒:“飞行员你再大点声就可以把组长喊起来了!”
陈善明在黑暗里默默翻着白眼,合辙一个都没睡。
“要不俺去看看他俩吧。”李二牛说着就想起来。
宋凯飞和徐天龙同时拦他:“别,你这张嘴去了添乱,没用!”惊觉声音稍微大了些,俩人同时去看陈善明,亲爱的组长很给面子地配合着维持了原状。
李二牛悻悻作罢,轻手轻脚爬起来,偷偷瞄了眼陈善明,见他没什么动静,溜到徐天龙和宋凯飞床中间蹲下,苦着脸耳语:“俺还是担心艳兵。”
“我们也担心,但是教导员说的对,这事儿我们帮不上忙,说多了他更难受。晨光了解他,会有办法的。”徐天龙安慰着李二牛,也算是安慰自己。
宋凯飞盘腿坐起来,挠着脑袋:“教导员说的都有道理,可我还是睡不着。”
“俺也睡不着。”
徐天龙看着他俩,老实说:“我也是……不过睡不着也得睡,这里的训练还得继续,不会给我们留太多时间休整恢复体力,飞行员,你就……就数你那些女朋友,二牛想想你家翠芬,就睡着了!”
“你说这训练营也没个女特种兵,我还真想看看外国女特种兵长啥样的。”宋凯飞不咸不淡地开着玩笑。
徐天龙冷冷瞥他一眼:“瞎搞,欠练!”
李二牛憨厚的一咧嘴:“俺天天都想翠芬,做梦都想。”
宋凯飞和徐天龙同时打了个哆嗦,鄙视:“李二牛同志,在一群光棍面前秀甜蜜可耻。”
“哎呀俺没,俺是真想,天天做梦都能梦着她,俺在水牢里的时候就想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娶她,俺得为了翠芬好好活着。”李二牛有些着急的解释着。
宋凯飞“啧啧”两声,诚恳的感叹:“这就是真爱啊!”
那边陈善明眼见着原本关心战友的话题就这么慢慢变了味儿,实在忍不住故意翻了个身,那边仨人顿时消音儿,安静了好一会儿,李二牛溜回自己的床,乖乖躺好,这种错一般来说在组长眼里都是浮云。
陈善明等了好一会儿,这三个混小子再没动静,才悄悄起来,穿上外套,也出了帐篷,一眼就看见龚箭坐在那里,月色下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单,龚箭的小身板直观来说就是瘦,精瘦,有时候站在五个混小子跟前一比,占上风的除了气场,大概就只有嗓门了。
陈善明抬头看着朗朗夜空,一直压抑着的心情似乎蠢蠢欲动要爆发,做了个深呼吸,按捺。

收回目光的时候,陈善明看见龚箭回过头再看自己,贼亮的眼睛依旧那么亮,只不过少了点往常那股劲劲儿的精神头在里面。
“睡不着?”俩人异口同声,说完不约而同笑起来,陈善明坐到龚箭身边,从这里能看到远处那个有着昏暗灯光的帐篷,帐篷外隐约有一个人坐在那里,陈善明看了眼龚箭,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混小子们睡了?”龚箭漫不经心地问。
陈善明下意识回头去看身后的帐篷,笑着说:“你什么耳朵,那样都能听见!”
“李二牛和宋凯飞就差拿着喇叭喊了,怎么听不见。”龚箭没好气地哼了声:“先记着,以后收拾他们。”
陈善明服服帖帖点头:“这种事你说了算。”
龚箭没有回应,陈善明也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坐了好一会儿,难得的,夜风习习,吹得人很舒服。
“陈善明。”龚箭的声音有点低还有些闷,被点名的人应了一声,却没等到下文,陈善明扭脸看他:“怎么?”
“没事。”龚箭别过脸,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哎哟,你有什么话不能干干脆脆说,磨磨唧唧的。”陈善明这心让他吊得不上不下,难受。
“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你……”龚箭转回脸,表情严肃:“安排指挥次序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啊?”陈善明瞬间想起在水牢里他安排着指挥次序的感觉,浑身的汗毛立了起来,他牺牲了由林源接替指挥,林源牺牲了由龚箭接替,龚箭牺……
陈善明晃了下脑袋,打断自己的回忆,那时候他在想什么?在说到龚箭之前他似乎一直在想要死就死在前面好了,替他、替他们挡一下也行。
回过神的时候,陈善明才发现龚箭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他挠挠头:“也没想什么,就是到那个时候就该做那个安排,就这么回事。”然后他看见龚箭抿住嘴往两边轻轻一扯,就像每天晚上梦里这家伙常会出现的表情……
陈善明这次是真打了个机灵,鬼使神差的,李二牛刚才的话跟单曲循环似的在他耳朵旁一遍遍回响,“俺是真想,天天做梦都能梦着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天天在眼前晃悠都嫌碍眼,想个屁啊!
“冷?”龚箭好心地询问,说着就要脱外套,被陈善明一把按住:“不冷,你别折腾你那胳膊了,还吊着呢!”
“哦。”龚箭发现陈组长打了个机灵之后又开始不自在了,心神不宁的,看得龚箭也想挠头,诶呀,这个陈组长看着粗线条,这心事怎么比那五个小子都多?
陈善明那蠢蠢欲动欲爆发的情绪随着李二牛那句话的反复播放渐渐上涨蔓延,他是指挥官,必须要保持冷静,所以他一直强迫自己忽略、压抑有些情绪,陈善明对自己说:你心冷起来真欠。可是,别无选择。

陈善明以前谈过恋爱,还不止一次。
高中时候因为个高模样端正学习成绩好篮球打得好,他身后不乏追随者,一群小姑娘跟犯花痴似的,情书也收了不少,是人都有虚荣心,陈善明表面淡定,内心得瑟,跟自投罗网的小姑娘们胡扯卖弄的本事见长,后来念了军校,从被追随者变成追随者,角色适应倒也快,都是年少轻狂不识愁滋味的年纪,玩玩闹闹也没真成什么就毕了业,下了连队,卯足劲儿要干一番事业的陈见习排长没工夫想个人问题,这一没工夫,不留神他就进了特战旅,也到了该正正经经找个对象谈上一两年差不多就结婚的年龄,热心人张罗过,陈善明和人姑娘处得也挺好,但架不住一个部队一个地方,他兵种又特殊,俩人之间隔得比上了千山万水,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陈组长就这么耽搁着耽搁着到了现在的年纪,亲没事儿的时候也相过,通常都是见个面感觉不错,再接触接触,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次数多了,陈组长也伤着了,干啥玩意儿,本来休息时间就少,浪费在这没有意义没有结果的事情上干嘛?还不如抱着电脑玩游戏。
所以,陈组长迷迷瞪瞪跟龚战友的手较劲较了那么多天后,某一天,那乱得跟一团麻似的大脑就突然理顺了,心里突然明白了点什么,就那点什么被他当机立断小心翼翼给绕过去了,自欺欺人这四个字不是每个人都会写,却是但凡人都会做的,英明神武如陈组长者也不例外。
至于某一天是哪一天,就是陈组长对自己说你心冷起来真欠的那一天,具体时间比这个要早,早到龚箭被人给拽出水牢的时候。
他下意识想拉住他,他用力了,但是龚箭还是被抓出去了。面前每个人都在大声骂着,陈善明却张着嘴不知道该发出什么声音,他想他是指挥官,现在在上面的应该是他,龚箭你往前凑什么?这个你跟我争有意思吗?
然后他听见了龚箭的怒骂“别痴心妄想了,狗杂种,有种打死我!”林源的骂声,那个该死的雇佣兵的威胁,杂乱的殴打声,龚箭嘶吼着“住手”的时候,他看见了从地反缝隙流淌下来的血水,他睁大了眼看着鲜红的血滴落,那个瞬间,他大脑一片空白,直到有一句话窜进去:为什么在上面的是龚箭不是自己?
俄罗斯轮盘赌,陈善明想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听见这个名词了。


评论
热度(16)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