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三章 05

第三章 挖坑自埋

05

雨还在持续不断地下着,陈善明和龚箭就跟两根旗杆似的戳在雨里,车载探照灯打得比舞台追光灯都有效果,俩光圈一人一个不偏不向,两天两夜的丛林流浪让这俩人看着一个赛一个狼狈,范天雷在他俩跟前散步,这俩人趁他不注意交换了个眼神,没等收回来,就听范天雷喝道:“看什么看!都少校了,用我教你们队列纪律吗?”俩人条件反射又把自己往高里挺了挺。
“兔崽子,挺能折腾啊!说,谁改的方案?”范天雷开始一笔笔算账。其余的兵头一回见范天雷当众收拾这俩高徒,图新鲜吧,又对他们营长多少有点敬畏,躲在车里偷偷摸摸的看热闹。红细胞小组除了何晨光和王艳兵还没抓到,其余三个人也窝在车上一边吃着热饭一边小声交流。
“报告,我!”龚箭主动认错,这是小事儿,范天雷的火炮重点肯定不是这里,龚箭在心里琢磨着怎么把火力重点往训练上引,不然那个话题当众说起来,实在是……
“理由!”
龚箭看看陈善明,欲言又止。
“你看他干什么?他脸上写着理由吗?”
“报告,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第一次行动失败后我就想他们需要这样的训练!”龚箭吼了一嗓子。
范天雷一个始料未及,瞪着他:“吼什么?打了败仗怕别人不知道?”
龚箭都快嫌弃死了,不服气地看着他:“不是你让我说的么?”诶呀,这参谋长难伺候起来都赶上康师傅了!
“你还不耐烦了!”范天雷回过头冲着那些偷偷看热闹的小子们嚷:“都给我把耳朵塞上!”
陈善明也嫌弃得不得了,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位到底是冲什么来的!!
“说说你的想法。”范天雷放低了声音,语调平和了许多。
龚箭和陈善明很自然就放松下来,龚箭连报告都略过去了,道:“首长是这么回事,我们回来总结的时候研究过,假如西贡玫瑰没有向蝎子泄露我们的行动计划,我们就一定会成功吗?途中王艳兵踩到了蝎子埋得雷,这说明什么?丛林作战,蝎子比我们有经验啊……”
“这用你说,我不知道?说重点!”范天雷心说小子,我就看你这张嘴多能耐,你扯再远也得给我扯回来。
“重点就是我们不仅要总结失败的教训,同样也要向我们的敌人学习!”龚箭这还真不是临时胡诌的,自从行动回来他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蝎子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做出判断采取最有效的应对措施?如果我们的战士在战场上,能不能也迅速作出反应作出调整?蝎子有一点没有错,他要活着,同样,在所有的行动,我们也需要我们的战士活着,现在红细胞组员丛林作战经验还很欠缺,所以要一步步从最基本的训练上进行创新、改变,我们很多训练科目对菜鸟来说新鲜、难度很高,可是对我们来说已经太简单了,随随便便就完成了的科目那还能练出来什么?我们需要改变,这样才能发现问题,才能在将来的行动中最大限度地减少流血牺牲。”龚箭说得声情并茂,旁边陈善明看看范天雷听进去了,再看看龚箭那一脸真诚,由衷感慨:龚战友你不去当演员真是白瞎这才华了!
“所以你就擅自修改了训练科目?”范天雷点着头,果断把话拽回原位。
“啊。”龚箭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立正,谨慎地说:“这只是个尝试,突破既定训练预案,并非单一科目训练。”
范天雷目光转到陈善明身上,问:“他说了这些,你有什么意见。”
“没意见!”陈善明下意识回答:“我觉得教导员说的很有道理,首长,教导员在训练创新上绝对是这个!我心服口服!”说着竖起大拇哥,看着范天雷笑了,陈善明也跟着笑起来,龚箭在一旁谦虚:“哎呀,就是尝试,尝试……”
“噢,那你对一连的表现有什么意见?”范天雷突然沉下脸,来了个下马威。
陈善明笑容一僵,立正吼:“报告首长,一连表现非常差!差的可以打回去回炉了!”远处一连的官兵们老老实实缩在车里不敢出动静了。陈善明瞄着首长对这答案还算满意,继续道:“所以从这儿就可以看出,龚箭这个尝试很有必要!”
“行了!”范天雷挥挥手:“不用给他捧臭脚,他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吗?那你们这两天训练有什么成果?”
“报告,这得回去系统总结了才有答案。”龚箭看看还有俩人没回来,也算有面子。
“陈善明,你呢?擅自修改训练科目,最高军事主官进山一带就是两天,你拿这训练当儿戏呐?”范天雷瞪着陈善明,问得有点咬牙切齿。
陈善明心虚的赔笑:“哪能啊,擅离指挥岗位是我不对,我这不也想发现点自己的问题么!”
“别嬉皮笑脸的!这个时候不板着脸了?是不是和龚箭玩得挺好?”范天雷一语双关,陈善明惦记着相亲那点事儿,没敢接茬。
“行啊,两个兔崽子,躲得挺远啊,躲得了初一,你躲得过十五?”这话锋一转,龚箭和陈善明赶忙赔上笑脸,还是龚箭舍得一身剐,当这出头鸟:“首长,瞧您说的,我们这是正常训练,有什么好躲的,是吧,善明。”俗话说得好啊,死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啊!正常训练……”陈善明赶紧附和,龚战友你这把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发扬光大了啊,太不地道了!
龚箭“嘿嘿”笑着,真是眼观六路,一边盯着范天雷,一面看着陈善明,关键时候团结一致别内讧啊!
范天雷凑近他俩,压低声音问:“那俩姑娘看得怎么样?”
“啊?”龚箭一门心思以为范天雷是找他们算账的,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问题,扭脸去看陈善明,后者也是满脸茫然,参谋长这肠子是打了几个弯儿啊?

范天雷脸上带笑,眼里带杀气,直勾勾地盯过来,龚箭壮着胆子回答:“感觉一般般吧,没太有感觉……”
“我也没什么感觉……”陈善明被盯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本来被雨淋得就有点冷,这会儿更冷了。
“是没感觉,陈善明,你平时不是挺会跟我油腔滑调的么?跟卫生队那些小女兵们装酷耍帅的时候不是挺会说的么?怎么百八正经见个姑娘就学人家装深沉了?你以为你是谁?思想者?回头给你塑个石膏是不是就能当艺术品展览了?”范天雷真是气得快抽筋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说这两个不知道珍惜的小子气不气人!
龚箭狠命憋着笑,脸上笑肌轻微颤了颤,这样也没逃过范天雷法眼:“你笑什么?你比他好?他走极端,你也走极端,你这嘴挺能说的啊,来,你给我说说什么叫又当爹又当娘操心操得夜夜失眠?真看不出来,出去这几年,育儿经验积累的不少啊,龚少校!”
龚箭不笑了,忙着辩解:“不是你说的善明一营忙,我得军事训练和思想教育一把抓吗?这不又当爹又当妈么?首长,我真失眠,不信你问善明!”说着,两粽子手也不闲着,一左一右比划着,陈善明本来还回味着思想者呢,一看这俩手就烦,抬手把他手摁了下去。
“啊!”陈善明突然被点到名,很仗义的作证:“真的,为了晚上能睡着,他天天晚上去操场跑个一万米再回宿舍。”
“别给我扯淡,他那是认床!早适应过来了!”范天雷明察秋毫,当初龚箭从菜鸟集中营出来分到B队的时候,队长查夜,看见龚箭瞪着俩贼亮的眼望天花板,模样怪可怜的,还以为小孩儿有什么心理负担呢,和范天雷汇报,范天雷找他谈话才知道这小孩儿还有这么个毛病。
龚箭和陈善明不约而同露出白牙,“嘿嘿”傻笑。
“笑个屁!”范天雷凑过来,小声说:“兔崽子故意的,是吧?你说你俩要真不愿意,明说啊!一个板着脸除了机密就是机密,一个满嘴跑火车真跟养了孩子似的,干什么?没相成事小,我特战队员的脸算是让你俩给丢光了!”
“没那么严重吧,首长。”龚箭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哼哼!”范天雷斜着他连声冷笑,“旅长都给你俩夸得跟两朵花一样了,旅长夫人都跟人家把你俩夸得就、就那人间极品了,结果呢?你们那是什么德行!你说严重吧?”
龚箭不说话了,只能说妻管严是不治之症啊!
这边说着,苗狼带人押着何晨光和王艳兵回来了,三个人多少都挂了点彩,范天雷看看手表,嗯,五十多个小时,这俩兔崽子表现不错。
龚箭看范天雷神情有所缓和,于是试探着开口:“首长,我们人都回来了,我们得……”
“就给我戳这儿!丢人!”范天雷撂下句话,就打算去亲切慰问何晨光和王艳兵。
“不是,首长,这事儿是我们处理得不对,可这就是个两厢情愿的事情,本来我们就不想去,是你下死命令,这才当任务完成的!”陈善明发自肺腑觉得委屈,这叫什么事啊!
龚箭拽他:“行了,参谋长气得不是这个事。”
范天雷闻言回头横了龚箭一眼,算你小子脑子转得快。虽然这俩不靠谱的相个亲也相得跟别人不一样,看着旅长那张脸褶子都快堆成山了,他脸上也挺挂不住,自己俩高徒,走到哪儿炫耀到哪儿,临了被人家姑娘连着控诉加鄙视给打回来,真不是件好事。但最让他恼火的是这俩兔崽子撂下个烂摊子撒腿跑了,还美其名曰修改训练计划,这叫什么?逃兵!事情虽然不大,但他范天雷决不允许自己手底下出逃兵,什么事情都一样。不用说,这种脑子缺钙才能想出来的主意肯定是龚箭出的,陈善明那个不训练不打仗就不带动脑子的肯定是被龚箭忽悠的,给我打马虎眼?当我这个老师不喘气了?
陈善明不说话了,拿眼瞥龚箭,不是这个事?
龚箭表情有点闷,又自作聪明一回,得,这就叫活该!


评论(1)
热度(17)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