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三章 03

第三章 挖坑自埋

03

龚箭矫捷地穿行在夜色里,他知道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个陈善明死死追踪着,这活脱脱当年的场景再现,只是这次,他没有狙杀他的权力,那么只能跑了,龚教导员心说陈组长你惦记那点事儿还真不是一天两天了!阴沟里翻船,能怪谁?挖坑自己跳这种事,打死龚箭也不会再来第二次了。
龚箭现在回想起当年那点事儿的后续,心态很平和,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一晚,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龚箭,所以,当他无意中回想起那个在操场上宁可跑死也不低头的毛头小子时,龚箭扯起了笑容,真是欠收拾啊。
那天对抗结束,龚箭满心以为自己赢了,得得瑟瑟地也没那个意识要收敛,直到范教板着张脸把他和队长提溜到办公室,龚箭还觉得自己是个人物,还挺骄傲。
范天雷对B队队长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听得龚箭有点晕,怎么赢了还挨熊?大体意思是B队队长指挥不当,虽然赢了但实属侥幸,如果这是战场,这样的战损比就是失败云云。龚箭心说这和我也没关系啊,但这想法过去还没两分钟,就见范天雷虎着个脸盯着自己却是和B队队长说:“你不该把筹码押在这个不稳定因素上,这就是对你其他战友的不负责任!”
反应再迟钝,也知道这说的是谁,何况龚箭那个脑子,范天雷还没对他说什么呢,龚箭就跟小火鸡似的涨红了脸,一脸不甘地瞪过去。
“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你回去压根就没想过我说的话。”范天雷说的上次,是菜鸟集中营掏鸟窝那次,龚箭绷着脸,扬着下巴,否认:“报告,想过!”
范天雷脸色冷峻,问:“说,想明白什么了?”
“努力学好狙击战术,成为最优秀的特战狙击手!”龚箭嗓门挺大,吼得旁边队长都有点诧异。
“屁话!重点都抓不住!”范天雷气急反笑,龚箭身上有范天雷欣赏的机敏、勇敢、坚韧等等很多特质,但他最喜欢也是最不喜欢的就是他的自信,俗话说自信过了头那就是自大,年少轻狂的龚箭有过自大的时候,可在范天雷看来,他最大的问题不仅仅是自大。
“在确定你能不能通过考核留下的时候,我很犹豫。对,你很优秀,可是你这里想太多了!”范天雷点着龚箭的额头,一下比一下用力:“你能看明白那些训练我想要达到的效果是什么,所以你再不情愿,也拼命做到,你在做给我看,就为了证明你不是个怂兵,我说的对吗?这就是我犹豫的原因,可是我欣赏你,你是一个好苗子,本以为进了特战旅,经历实战磨练,你这么个聪明人,什么都能明白,可是,你让我失望了。”
龚箭原本目视前方,听到这一句,霍然把目光投到范天雷脸上,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停努力的结果就是换一句“你让我失望了”?
“是,几次实战你都没出问题,但是你的问题在演练中暴露无遗,你优秀你骄傲你会动脑子可是你眼里放不下你这些战友!”
“报告,我没有!他们是我的兄弟!我的手足!”龚箭不能忍受这样的指责,这些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在战场上他会为他们挡子弹,他凭什么这么说。
“你自己都看不清自己,想那么多都不在点子上,有什么用?”范天雷恼了,看着他那倔强的模样,范天雷心里的火蹭蹭地冒,这小子倔起来油盐不进,说什么都白搭。
龚箭也好奇那时候究竟是犯了什么邪,想那么多永远不在点子上,也难怪范天雷当时那么生气。
“今天,如果不是你执意要狙击陈善明,你队长不会那么早暴露!”范天雷异常严厉:“你觉得演练是儿戏吗?你觉得击毙陈善明你就比他强了?龚箭,你太幼稚了!陈善明脑子是没你快,但是他踏实,你们俩中如果有一个最优秀的狙击手最出色的特战队员那也是他不会是你,为什么?就因为他能看清自己,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在做什么要承担什么后果!你呢?就为了争个第一?就为了向我证明你什么都行?拿再多的第一,在战场上除了战败和战死你没有第三条路!明白吗?”
“报告,不明白!”那时候的龚箭永远不会在说不的时候迂回,直截了当,能把人气得爆血管。
“不明白就想,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出任务!”范天雷怒了,旁边B队队长见形势不对,想插嘴,范天雷先一句吼过来:“你也给我想,我把人交给你的时候说什么了,你就给我教成这样?”B队队长乖乖闭嘴,心说,你都拾掇不了的人我能收拾了?开玩笑!
“凭什么?”还是龚箭,完全没了上下级观念,梗着脖子红着眼睛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
“问我凭什么?就凭刚才这些话你听都没听明白!滚去操场给我跑,清醒清醒你那个自以为聪明的脑子!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停!滚蛋!!”范天雷一声吼,连B队队长都吓了一跳。
龚箭倒听话,一跑大半宿,跑得成了第二天早晨一道景儿。范天雷知道他倔,没想到是他软硬不吃,什么招都不好用,于是范天雷开始挠头了,能让他挠头的事情真不怎么多。
很多事情往往都是简单的,但是联系起来就复杂了,龚箭抿了抿嘴,如果没有那个晚上,或许他早已经牺牲在战场上了,又或许他已经脱了军装只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很多事情要痛过了、长大了才能想明白。

龚箭的精力一直没有集中,但这也没耽误他像只猴子似的在林子里窜来窜去,和他差了十分钟路程的陈善明恨得牙痒痒,龚箭你故意的吧,真是哪儿难走你往哪儿窜。
在卫生队吊了一天水,龚箭就活过来了,该干嘛干嘛,除了把陈善明当做空气忽略之外,一切正常,正常得他队长找他谈话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的,没过几天,B队有任务,看见战友们全副武装集结出发,形单影只的龚箭内心无比失落,范天雷不是说着玩儿的,队长集结人的时候看都没看他,龚箭觉得这就像一巴掌狠狠扇在自己脸上,他觉得不甘、委屈甚至都有了那么一点屈辱,可是再憋屈,死也得昂着头。于是偌大的操场只有跑道上一个落寞的身影不停地跑着,范天雷远远看见,狠狠骂着“兔崽子”扭头走人,眼不见心不烦,他家兔崽子倔得跟头驴似的,拉都拉不回来。
范天雷打心眼里欣赏龚箭,这点做不了假,他再如何生气,没事儿还是冲着一堆人嚷嚷看看人龚箭怎么怎么着,你们都比他大,好意思吗?龚箭也还配合呲牙笑得又得瑟又欠揍,但这笑进不进眼里,范天雷看得出来,他说过龚箭聪明,知道他想要什么,就能给他什么,现在依旧如此。范天雷挠头挠了小俩月,狠狠心去找了旅长。
又过了一个半月,龚箭手里莫名其妙多了张表格,身边的战友都嚷着恭喜,说咱们小龚要去军校了,回来就不是上等兵,该一毛一了云云。
龚箭高兴吗?高兴!上军校、提干,这是他向往很久的事情,也是他能想到留在部队干一辈子唯一的路,况且,现在走说不定也是好事,好好充实自己,再回来估计范天雷那股邪火也没了,自己就能出任务了……这就是小龚的思想回路,他不是没想过范天雷的话,他真的仔细想过了,只不过是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没有错,就这个回路,给现在的龚箭,他也得挠头。

陈善明压抑着喘息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他把龚箭给追丢了,陈组长有那么一丁点沮丧,但是立马陈组长脸上浮现出狐狸笑来,龚箭狙击手出身,行为、思维都是狙击手的习惯,按照时间、距离推算,这家伙应该是在某个草窝里趴着从瞄准镜里看着自己,这个距离不安全,他轻易不会再动,他又不能开枪,肯定在等时机!想到这里,陈组长瞬间神清气爽,大声道:“通讯员,通知一班、二班到这里集结,撒网抓狐狸!”后五个字嚷得格外大声,目的很简单,就是给龚箭添堵的。
如他所愿,远处猫着的龚箭让他给呕着了,龚箭之前寻思这么跑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体能消耗太快,况且陈善明追得又紧,还不如兵行险招,向死而生,事实证明,陈善明这几年变得狡猾了,龚箭这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想挠头了,陈组长长进了啊!
地毯式搜索有效果,一班的战士们一不小心网撒得大了点,狐狸没搜到,倒是给陈善明带回来一个飞行员,宋凯飞见着陈善明咧嘴笑:“组长。”
陈善明没掩饰眼里的失望,怎么是这家伙?“另外一个呢?”
“我们只发现了他自己。”
“龙龙呢?”陈善明问咧嘴乐和着的飞行员。
“我们跑散了……”
“笑什么笑,被抓住很光荣?”没事别跟你们教导员学,就知道笑,陈善明挥挥手:“带走带走,这才一天,回去等着加餐吧!”
“组长,现在加个餐行吗?”宋凯飞腆着脸,无限向往。
陈善明哭笑不得:“诶哟,这点出息,给他点吃的,找几个人押他下去!”
宋凯飞一边狼吞虎咽吃着,一边还狠命往口袋里揣,嘴里还嚷着:“跑了快三十个小时,饿死我了……”看得陈组长那个嫌弃哟,心说就这德行回去你教导员不给你整个死去活来是刹不住了。
在瞄准镜里看到这一幕,龚箭心里暗暗骂了个“笨”字,也不知道到底是骂谁。
三个人押着宋凯飞走了有一会儿,带着人继续搜索的陈善明猛地拍了下大腿:“坏了!上了这小子当了!”陈善明立刻让一班长带人去追宋凯飞他们,这边陈善明懊恼不已,那边龚箭很欢乐,这几个臭小子还有两下子,趁着这短暂的小混乱,龚箭悄悄撤离草窝,爬上不远处早就瞄好了的一棵树,大晚上的,枝繁叶茂,天然掩体,不用白不用,龚箭的瞄准镜一直锁定陈善明,一口大白牙挡都懒得挡,他也有点玩上瘾了。
宋凯飞和徐天龙欢乐地逃离现场,一口气奔出去五里地才找了个位置潜伏下来,宋凯飞一边喘着一边往徐天龙背囊里塞吃的,嘴里念念有词:“怎么样,我演技不错吧,这要去了奥斯卡不得给我个小铜人儿!”徐天龙一边警戒着,一边埋汰他:“是是是,这种角色你有经验,经验丰富!”
陈善明蹲在龚箭趴过的草窝旁边,咬牙捶了下地,又让他溜了。下意识地,陈善明就想起演习时范天雷对龚箭赞不绝口,这快和打游击没区别了,“他走不远,仔细搜!”陈善明说着无意中抬了抬眼,眼前一片浓黑的树林,遮挡住视线,陈善明隔着帽子抓了抓头,天然屏障啊,龚箭。



评论
热度(15)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