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二章 05

第二章 相亲

05

主意依旧是龚箭出的,陈善明推着购物车跟在教导员身后,颇有些无奈,按照陈组长心里那点蠢蠢欲动的小心思,他应该去电影院看大片或者去游艺场痛痛快快玩几个小时游戏,在军营待久了,他都快忘了当年上大学寒暑假还能玩这些的感觉了。
军人作风,雷厉风行。龚箭带着陈善明在超市里转了一圈,十分钟不到,购物车里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品,陈善明黑着脸问:“龚箭同志,我能问问你这是要干什么吗?”
“就家里那几个宝贝,不出一个小时保证这就是一堆包装袋,你没看见咱俩出来的时候他们那个眼神,啧啧,怪可怜的。”龚箭心情一直很好,说话都带着笑音儿:“物质安慰很有必要。”
“诶呀,你这当自己孩子贯啊?又不是小姑娘,一个个大小伙子吃这些?”
“想他们之所想,是政工干部要考虑的事,你呀,就是军事主官的命,哪用操心这些。”龚箭回过头给陈组长下结论。
陈组长欣然接受:“那是,我没那么多脑细胞可浪费跟一群孩子斗智斗勇。”说着从货架上拿了两盒速溶咖啡放进购物车。
龚箭皱眉:“喝这个干什么?对胃不好,不如喝点茶。”
陈组长看着龚战友的背影踟蹰了一下,放回去一盒,走了两步,又把剩下那盒也放下了,然后推着车屁颠屁颠追上龚箭。
结账时龚箭抢着付钱,陈组长看着他龚战友认真打包的模样,不知不觉笑得春光明媚。
“乐什么?帮忙啊!赶紧回去犒劳犒劳那些死孩子们。”龚箭抬眼见他站那儿傻笑,翻了个大白眼。
贤惠!陈组长由衷地给了教导员同志一个评价。
哎呀,不知道谁家闺女有福气能嫁给这么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老公。陈组长发现他现在心态特别好,完全是龚箭给锻炼出来的,哪怕半个小时前让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现在照样觉得他龚箭还算不错,咱这胸怀,啧啧,太爷们了。

前面说过,这是一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微风徐送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陈组长和龚教导员把大大小小的包扔进车里之后,忽然间都没有了关于急着要回去的一丁点心思了。俩人一左一右隔着车头对视了好一会儿,陈善明开口:“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也行,吃什么?”龚箭很少和陈组长客气。
这边刚说完,旁边一对情侣甜蜜蜜走过,女的抱着男的胳膊撒娇:“你请我吃饭吧,好不好?”男的很懂风情地搂住女的腰:“好,你想吃什么?”
于是陈组长和龚教导员目送着这对小情侣离开之后,莫名其妙地都觉得有点尴尬,龚箭干咳一声,说:“要不,我们回去吃?”
“那什么,听你的。”陈组长说完就窜上了车。
龚箭不紧不慢地上车,眼角无意中瞥见陈组长红得晶莹剔透的耳朵,有点不明所以,降下车窗,看着车外快速掠过的风景,心情很好。
陈善明看右后视镜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把目光再往右偏移十五度,恰恰好能把身边这个家伙的表情收在眼里。眯着眼睛还怪享受的,陈组长会心微笑,难得,这个时候的龚箭倒有点像当年的小战友了,无毒无害。
又一次偏移了目光,龚箭歪着脑袋闭着眼似乎睡着了,阳光透过路旁的树叶,在他脸上勾勒着变幻的图案,陈善明想起这两天晚上亮到半夜的灯,无声地叹息着,把车速降了下来,好在,路上车很少,一路很安静,看着前面的道路,陈善明心想,这路要是这么无尽头的一直开下去,多好。
几乎是立刻,陈组长被自己这种想法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踩了刹车,又如同条件反射般伸长右臂把毫无防备的龚箭给死死摁在了座位上,自己却由于惯性,胸口顶在方向盘上差点顶出内伤,那边龚箭反应奇快,眼睛还没睁开,就把组长的手腕给扣住了。
“我我我我,轻点轻点!”陈组长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左手捂着胸口直叫唤。
龚箭不好意思地松开手,问:“发生什么事了?”
陈善明随便指了指车前面,找了个借口搪塞:“突然窜出来一只狐狸。”
龚箭皱起眉看看他,疑惑:“大马路上哪来的狐狸?”
“鬼知道!”陈组长甩甩右手手腕,说:“你扎上安全带,一会儿再睡着了,遇到突发情况刹车,我哪有那么多精力管你。”使这么大劲儿干什么?
龚箭还有点迷糊,但看着陈组长那一脸痛苦真不是装出来的,迟疑着问:“要不我开?”得到陈组长一个白眼作答,龚箭果断扎上了安全带。

陈善明看着眼前一片鸡飞狗跳的景象,不由得扭过脸仔细看看笑得满足的搭档,深深为自己刚才的想法不耻。
当他和龚箭提着大包小包出现在红细胞小组成员宿舍并声明东西是给他们的大家一脸或呆滞或不可思议表情看过来只有何晨光保留了思维求证属实之后,陈善明觉得他俩就跟回巢给五个小奶鸟喂食儿的鸟爸鸟妈似的,就是这五只小鸟太生猛了,如狼似虎瞬间就扑上身动抢的,陈组长深深地被惊着了。
这边热火朝天山贼草寇般坐地分赃,龚箭悄悄拉走陈善明,陈善明不明所以,跟着龚箭进了宿舍,见龚箭进门就奔电脑去了,好奇:“什么事?”
“商量商量明天的训练计划,临时改动一下。”龚箭扭头冲他笑得很神秘。
陈善明一头雾水:“好好的训练计划,改什么啊?”
龚箭冲着电脑上打开的文档甩甩头,笑容越发神秘莫测,看得陈组长有点发毛。
“三天?你这是打算把野外生存和丛林潜伏一块儿练了?”陈善明坐下看着训练方案,咂咂嘴,问:“你抽什么风呐?”眼见龚箭那笑越发瘆得慌,急忙伸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别笑了行不?有话你直说,笑得我心里发毛。”
龚箭伸出仨手指头:“一箭三雕,你干不干?”
陈善明拖着鼠标看完方案,问:“第一锻练红细胞的潜伏能力,第二强化一营丛林搜索作战能力,你这第三是什么?”
龚箭往陈善明眼前凑了凑,把陈组长胃口吊了个十足,才笑眯眯地摇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陈组长恨得牙根痒痒,龚箭你多大了,玩这个有意思么?
“怎么样?你看看方案还有要补充修改的没?”龚箭冲着电脑努努嘴,笑得很欢乐。
“你这方案什么时候弄出来的?”陈善明挠着头问。
“昨天晚上。”
所以灯才亮到那个点?陈善明心里叹息着,摇摇头,说:“没什么问题,我这就回去把一连骨干集合起来说这个事儿,用不用和参谋长打声招呼?”
龚箭瞬间收敛笑容,瞪眼:“首长那么忙,这么简单的训练科目就不用烦他了。零点,准时集合。”
陈善明内心无比好奇,那第三只雕究竟是什么。



评论(3)
热度(17)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