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二章 02

第二章 相亲

02

带队回宿舍,龚箭的笑容一直很美好,至少他身边的陈善明是这么觉着的,何晨光、王艳兵和李二牛进了楼第一件事就是返身趴在墙边研究还在外面的教导员。
“我怎么觉着教导员这笑有点假啊!”王艳兵戳戳何晨光。
“那是相当的特别假!”何晨光复议。
李二牛干咽了下,问:“你们觉得这笑熟悉不?新兵连第一天,他就这么笑,然后……”
“然后,我们就没有然后了!”王艳兵就这么接上了话茬。
何晨光叹气:“我现在比较担心组长的然后了。”
“那咋办?”李二牛质朴的品质再次发扬光大,大有要冲出去拯救他们即将葬身于水火的组长的趋势。
“让组长自求多福呗,还能咋办!”何晨光拍着二牛同志可爱的脑瓜,无声叹息。
陈组长浑然不觉,大义凛然地在他龚战友身边得瑟:“你凑什么热闹,哎哟,话说得那个酸,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关心一下我,我跟你说,小唐主任那是有主的人了,”
“哦~”龚箭恍然大悟般看着他,问:“那你凑什么热闹?”
陈善明难得得瑟一回,他龚战友真心看不过眼觉得他舒坦了自己心里不是个滋味儿,陈善明意犹未尽,咂巴一下嘴:“我不是为活跃一下气氛么!”
“哦!”龚箭又悟了一回,笑容满满地道:“吃不着葡萄想说酸吧!陈组长?”
陈善明真是被噎得内出血,龚箭这张嘴比他老师可是毒多了!!!

过日子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插曲,插曲嘛,就是播一段就过去了,所以小唐主任带来的风波没持续太久就过去了,也就那么一天嘛,陈组长脸拉那么老长,仿佛又回到菜鸟集中营时代,整个就是黑面阎罗戳大家眼皮子底下招人恨,与之相比,人教导员这天笑得如沐春风,就是看得大家伙有点想要抽风。
闹别扭这种事是小姑娘家家做的,他们都是大老爷们,断然不会闹别扭的,于是陈组长当了一天一夜黑面阎罗之后,第二天又神清气爽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陈组长回复正常了,自然教导员也就正常了,三五不时地扯着嗓子吼一嗓子,虽说教导员和风细雨的时候特别有政工干部的范儿,但任谁也受不了这笑面虎冲着你有事没事笑个没完没了不是。
于是,日子又过回正常轨道了。
红细胞五个娃的心脏又成功经受住一次考验。

战争的到来,有那么一点不期而遇的感觉。
尖锐的警报声响起,训练场上的几个人都停下动作,有瞬间的茫然。陈善明和龚箭几乎在警报响起的同时反应,异口同声:“实战警报,快,取装备,集合!”俩人对望一眼,陈善明从龚箭眼里看到了兴奋,不由得扯了扯嘴,这家伙,就不是个安分的主。
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第一次实战就这么到来了,龚箭在整队的时候,看到了队员们的紧张和兴奋,他想自己的表情未尝不是如此,目光与队首的陈善明一错,龚箭下意识地牵了下嘴角,陈战友,终于要并肩作战了。
陈善明没有兴奋,第一次带着这个新生的小组去战斗,他更多的是紧张,毕竟,他肩负的是五个年轻的生命。可是他从龚箭那一眼里收获了莫名的信心,那个家伙总是有着莫名其妙的自信,能够和他并肩作战,真的很不错。
范天雷的战前动员很有效果,那悲痛化成的愤怒几乎能点燃整个机库。解散各自准备的时候,陈善明看着范天雷的背影,久久无语。
“他一定特别想和我们一起。”龚箭略带低沉的声音蓦然在身边响起。
陈善明收回目光,咬着牙说:“我们都和蝎子有血仇。”
龚箭皱起了眉,迎着他的目光问:“交过手?”
陈善明用力咬着牙,眼眶有些泛红,别过脸,没有回答。
龚箭明白了,拍拍他:“那就让我们干掉他,血债血偿!”

言犹在耳,却是铩羽而归。
龚箭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事后写总结的时候他不止一次想,这次任务从一开始就不是多顺利,在直升机上布置任务时,第一狙击小组俩成员一个不在状态一个对任务不满,想到这个,龚箭多少有点自责,他一直觉得何晨光和王艳兵之间的竞争是一件好事,没有过多干涉,只是毕竟是争强好胜的年纪,谁也不肯承认自己比别人差,他早该和他们谈谈的。后来,温总介绍情况时,他和陈善明已经尽可能想到一切不利因素,虽然被温总一一排除,但最重要的西贡玫瑰和蝎子的关系这点谁也没有料想到,这直接导致了任务的失败。
陈善明说过他和蝎子交过手,蝎子不简单。
龚箭想自己到底抽得哪门子风没有选择相信自己身边的战友,反而去相信这一厢情愿的情报。
脑子进水了!龚箭懊恼地呼拉着脑袋,任务失败的责任主要在他,就算有处分他也不会有意见,只是不能原谅自己犯的错误。
身后的门“嘭”得一声被撞开,龚箭不用想就知道是谁,那五个娃没这个胆子敢踢他的门,特战旅绝大部分人看自己的眼神还跟看火星人似的,没事也不会无聊到来踢火星人的门。龚箭合上笔记本,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装人形雕塑的陈组长,呲牙一笑:“有事儿?”
“废话!”陈善明两步窜到他桌旁,满腹不爽:“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你急赤白赖地跑过来踢开门张嘴就这五个字,你有意思吗?”龚箭倒上杯水,看得出来,陈组长炸毛了。
陈善明习惯地觉得胸口堵得慌,龚箭你说话能别这么给人添堵么!“从解散你躲我到刚才,我这一肚子话都让你给憋烂了!什么叫责任全在你,我是行动负责人,就算有责任那也是我来负,你半路杀出来干什么?”
“这不也没憋烂了么!”龚箭把杯子往他跟前推了推,又起身搬过凳子,陈善明自觉一屁股坐下:“你别给我瞎扯!”
“谁跟你瞎扯,咱俩好好掰扯掰扯到底是谁的责任,行吗?”龚箭拉开长谈的架子,陈组长也觉得和他掰扯明白这件事很重要,所以有句老话叫做“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龚箭挖的坑遍地都是,陈组长你就愿意往里跳那就没办法了,谁挡得住你呀!
这一掰扯,半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陈善明光水就喝下去十好几杯了,教导员这嘴还嘚嘚着呢,这会儿嘚嘚到重建红细胞小组成员的信心上了,窗户外面,军号嘹亮,龚箭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说:“到点吃饭了,吃完饭咱俩接着说。”
陈善明心说接着说个屁,话都让你说了,理都让你占了,我来干嘛的!服了,龚箭,我算是服了你这张嘴了!胡乱挥挥手:“不说了,张翠莲都说不过你。”
碰上龚箭这能犁地的嘴,陈组长败北无疑。


评论
热度(13)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