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明箭】你我之间 第一章 05

第一章 教导员到了

05

熄灯后,陈善明转完一营自然而然往红细胞这边过来,折腾了一天,宿舍里早已经鼾声一片,陈组长笑着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关上门,往隔壁龚箭宿舍门前一站,敲门的手来来回回尝试了五六次,还是没敲上,陈组长咬着嘴唇在犯嘀咕,万一他睡了,自己这不多此一举惹人烦么!
“干嘛呢?想敲就敲,我这门还能咬你么?”龚箭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陈组长一惊,转过身就看见龚箭对着自己一脸坏笑,陈善明看看门再看看他,我去,他什么时候来的?不对,他怎么不在屋里?
“组长同志警惕性太低了啊!”龚箭揶揄着打开门:“进来吧。”
陈善明颇有些无奈地吐出口气,也不知道为了哪个光犯嘀咕去了,跟在龚箭身后进了屋,问:“都熄灯了,你怎么才回来?”打量了一圈,见床上被子是铺开的,于是了然。
“睡不着,想去跑跑步。”龚箭不以为然随口应了声。
“还跑?你没照镜子看看脸上都什么颜色了!不嫌累啊!”陈组长没好气地瞪眼。
教导员同志很坦诚:“累啊,所以跑了一圈就回来了。”
陈善明憋着一口气没上来,遇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你能怎么办?谁当初眼瞎,觉得这人无毒无害的?要命了!瞪了他两眼,陈善明就败给他脸上的疲惫了,缓和了脸色,道:“你这味药下得够重啊,这才第一天。”说着,拽着他到床边,冲着床努努嘴:“趴下。”
“练他们也是练我自己,真上战场了,我不能拖累你们,毕竟离开这么多年了。”龚箭顺从地趴在床上,放松了身体。
陈善明一边给他放松着肌肉,一边默默翻个白眼,憋了好一会儿,挤到嘴边的话还是说了出来:“你那明摆着逞能。”说完了,又觉得不太好,低头凑到龚箭眼前,求证:“你那是逞能吧?”
龚箭眨眨眼,脸不红心不跳撒谎:“不是。”
“拉倒吧!”陈善明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龚箭“嗷”一嗓子卡到半截又咽了回去,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你轻点!”白天李二牛没轻没重一脚踢他后背上,陈善明也真会挑地方下手。
“就你那体能,我不知道?当初谁一边跑一边吐的。”陈善明顺手掀开他衣服看了看,好大一块乌青,一看就知道是白天格斗训练的结果,不由有些恼,噌得站起来,嗓门也上去了:“这谁呀,脚下也没个轻重,当踢沙袋呢!”
龚箭伸手拽他,压着声音瞪他:“你嚷嚷什么!训练磕磕碰碰正常,你又不是第一天当特种兵。”说着,龚箭指了指后背,示意他继续,陈善明也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激,满心莫名奇妙,抓了抓头,复又坐下。
“不对呀,陈组长,你这思想有问题!”龚箭突然正色,说得陈组长一脸茫然:“我什么思想有问题?关心战友还有错了?”
“那时候我体能是不行,你还不许人长进了?你这什么思想!”龚箭绷了一天,大强度的训练早就疲惫不堪,这会儿放松下来,整个人的精神也就松懈了,本来就不算大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说完习惯地扯起嘴角笑。
瞧着他那享受的模样,陈善明实在哭笑不得:“许,敢不许吗?这样都拿命拼了!话说回来,你悠着点,来日方长。”
“是时不我待吧!任务可不会等我们练成了再来。”龚箭咬牙抬起手冲他摆了摆,一边扭过头想要再说什么。
“行行,我知道了,时不我待,昨天还气定神闲劝我呢!你老实趴着,别动。”陈组长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抓起他胳膊放松着。
龚箭安静了好一会儿,陈善明差点以为他睡着了,刚要停下,就听见他开口:“说真的,这几年最怕的就是有一天回来了,却跟不上你们了,我得为自己负责,也得为要和我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兄弟负责,不敢松懈,为这一天,我准备太久了……”
陈善明手上动作一顿,目光移到他脸上,那双贼亮的眼睛似乎盛满了沧桑,话在嘴里打了个转,犹豫着说出来:“其实我一直挺奇怪,五号那么欣赏你,当年你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为什么没让你回特战旅。”
龚箭的表情渐渐严肃,短暂的沉默后,回道:“在他眼里,那时候我不够格。”
“不够格?他真觉得你不够格,选拔的时候就不会让你通过!”陈善明不以为然。
龚箭却又接着说:“他说的对,我那时候人太浮,觉得自己什么都行,干什么都牛哄哄的,从选拔开始,我知道他想要什么,那我就给他什么,目的很简单,告诉他他们会的我也能行,现在想想,太浅薄了,看不见自己究竟欠缺什么。”
“所以今天你让他们好好想想自己欠缺什么?”陈善明对自己这个搭档真的开始心服口服了。
“算是过来人的心态未雨绸缪吧,他们都是强人、好兵,但是,太年轻了!”龚箭又露出惯有的那副劲儿劲儿的表情,陈善明却难得地不觉得这表情欠抽了,现在的龚箭依旧是骄傲的,和多年前那个上等兵一样,不同的是他成熟了,稳重得让陈善明不得不重新审视他。
“不怪五号没事儿就把你挂在嘴边上夸,”陈善明由衷地表达着佩服:“说实话,原来吧,他整天龚箭长龚箭短的,哎哟念叨得我们这个烦啊,你说特战旅有一个算一个,谁不知道你龚箭是什么人,用得着他这个夸?可这些年看到的那些毕竟都只是看到的,现在和你搭档了吧,才有点明白为什么五号整天拿你得瑟,说认真的,老龚,你是好样的……”
陈善明说完好一会儿,也没听见龚箭再有动静,低头一看,陈组长忍不住牵起嘴角,教导员同志已经一脸满足地睡过去了,轻手轻脚拉过被子给他盖上,陈组长心说龚战友你这么拼下去,还给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活路吗?逼着大家一起拼命啊,算了,本来就已经生死同命了,要拼就一起拼吧。

进入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这只是一个开始。
小组的七名成员都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组长、教导员和组员们彼此都在磨合,寻找着默契,同时也在磨合中渐渐建立起绝对的信任,这种信任让他们有一天走上战场时,可以把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真正的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王艳兵格挡住何晨光飞来的一脚,却接连退出去好几步,俩人打得正嗨,丝毫没发现旁边徐天龙、宋凯飞和李二牛早就住了手,王艳兵哪是个吃亏的主儿啊,何况对手还是何晨光,拉好架子就往前冲,却被李二牛和宋凯飞一左一右架住,“艳兵,歇歇,歇歇,咱歇歇。”俩人一起用力,不等王艳兵挣脱,就地搬着他转了一百八十度,王艳兵同志看到眼前一幕,瞬间从满血状态静止了。后面何晨光不明所以,摸着脑袋凑上来,探头一看,不由道:“我去,他俩玩真的?”
“难道你跟我玩假的?”王艳兵目不斜视,冷冷抛出一句。
“没有没有,我就是跟教导员玩假的,也不会跟你来假的。”何晨光目光诚挚,语气诚恳。
王艳兵顿了顿,转过脸认真问:“跟教导员玩假的?何战友,你目测一下这两位战斗力,你有把握吗?”何晨光咧嘴一笑,不说话了。
李二牛在一旁“啧啧”个没完没了,宋凯飞烦了,隔着王艳兵抗议:“李二牛!你观战就观战,安静点,你当看电影呐,嘴里还出点动静!”
“不是,俺是觉得教导员真厉害,每次被组长控住都有办法解脱。”李二牛说的真心是实话,却引来所有组员白眼,宋凯飞翻着白眼问:“二牛啊,你这是夸教导员呢?还是夸组长呢?”
二牛不由得咧了咧嘴:“其实俺也觉得组长厉害,上次俺和教导员一组,一点便宜都没占到,还是组长厉害。”
“组长厉害是因为他熟悉教导员的套路!”徐天龙幽幽地充当起解说员。
“高见!”何晨光抱拳。
“献丑!”徐天龙回礼。
“这说明什么?战友们!”宋凯飞俩眼霍然间闪变一百瓦,锃亮锃亮。
李二牛茫然:“什么说明什么?”
“他又要八卦了!”其余三人异口同声。
李二牛心有不忍,捂住额头感叹:“哎呀,这男人八卦起来是防火墙也挡不住啊……”几只手同时把善良的李二牛同志给摁了下去。
“这说明陈组长和教导员以前认识,不光认识还交过手!”宋凯飞公布他惊人的发现,话落瞬间就被三只手同时摁了下去。
王艳兵第一个不耐烦:“用你说!”
何晨光兴趣索然:“太不敬业了!”
徐天龙默默垂眸瞥了宋凯飞一眼:“该!”
被围观的两个人正拳来脚往,没工夫修理这几个死孩子,陈组长真心觉得这几个娃的智商叫人捉急,就看不见他们教导员脸上都罩上一层杀气了么?这就是一群死都不知怎么死的货!!
这场旷日持久的视觉盛宴终结在龚箭的一声闷哼里,当然这一声也只有陈善明听见了,手脚并用死死锁住龚战友的陈组长当下就撤了力,坐在一旁喘息,龚箭憋得脸都快紫了,终于能喘口气了,一边咳嗽一边喘着好一会儿也没回过劲儿来,教导员心说陈组长你到底是有多恨我?几年前锁不住我你怀恨在心呢这是!你这往死里勒啊……
陈善明摇摇晃晃站起来,又躬下身撑着膝盖喘息着问:“老龚,没事儿吧?没控制好力道……”陈组长内心一个小人在发飙,龚箭你够了,你受不了早点拍拍地示个弱服个软能死啊?我光提防着你解脱了你知道吧?你要是不出动静我真差点勒死你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龚箭挥挥手,没事儿,还能喘气儿。
俩主官自觉在组员面前保持了冷静,克制住再跳起来继续的冲动。
“看见没?这真是往死里练啊!”王艳兵看着俩领导,喃喃自语。
“兄弟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何晨光不住摇头。
“练吧!”李二牛咧着嘴,欲哭无泪。
“太残忍了……”宋凯飞不忍直视。
“瞎搞啊……”徐天龙叹息一声。
“看什么?好看吗?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练!往死里练!”众人一个没注意,教导员同志就已经缓了过来,好大一嗓门砸过去,说完又别有深意的瞟了眼陈善明,充分向这位组长证明了他的确没有事儿。陈组长这心里真是被他怄得想吐血了,龚箭我上辈子跟你有仇!血海深仇!!
龚箭这一嗓子引来无数侧目,训练场上的战友们真心觉得自己该加把劲儿了,你看人家一群新兵蛋子“往死里练”的口号都喊出来了,你一个资深老特种兵还好意思凑合?于是训练场上各个角落喊声嗷嗷的,士气那个高涨啊!
在场外跟看庄稼收成似的旅长和参谋长美得满脸褶子,旅长不住点头:“陈善明和龚箭没用错,狼牙就得有这种气势!”
范天雷笑得那个得意哟,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学生!这俩小兔崽子还较劲呢。
“他俩都没结婚吧。”首长对这种出类拔萃的部下的私生活一向很关照。
“连对象都没有跟谁结啊!”范天雷深深怀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自觉性,象征性的叹了一声。
旅长看着那俩身影,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顿了顿,自言自语:“看看有合适的给他俩介绍介绍,嗯!”


评论(6)
热度(19)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