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___子

能走不跑 能站不走 能坐不站 能躺不坐

琐碎记事

今天首页上刷了很多关于热度的文章,睡觉前忍不住琐碎一下。
写凌李这么久,在乎热度吗?
实话是在乎。
自己和自己说不在乎,是劝诫,也是自省,还多多少少有些要面子。面子可以不要,劝诫有点自欺欺人,但自省是必要的,毕竟热度和文的水准是挂钩的,不能说自己写了只值几十热度的文就妄想有几百的热度,所以,当对热度特别偏执的时候,就会用这点打醒自己。
我的文水平并不高,这点我有自知之明,这些年虽然不长进,但是的的确确写了很多很多文字,证明自己水平有没有长进的最直白的方式,看热度,热圈的文吧也那么赖死不活的,冷圈呢人原本就不多,时间久了其实对自己也会有那么一丢丢怀疑,可能自己的确是写不好文章的。
早先混贴吧和晋江的时候,偶尔会有超过一行的评论,自己也会特别自恋地看好几遍,哪怕是批评,早先年的一个长篇完结都很久了,有读者回了好长好长的评论,批评居多,而且批的很扎心,但我依旧反复地看,她指出了各种硬伤软肋,很直观地表达了她作为一个读者的感受,对我来说,读评论时的感受也像是在读她的创作,以及她对我的尊重。
并不是说不给写手热度和评论就是不尊重写手,我始终觉得能够点开我的文并且看下去的读者都值得感谢,就像一个姑娘突然和我说她看过我多年前的一篇文,尽管她说她只是小透明,但依旧觉得很高兴,起码,我的文被她记住了。
年龄越大,在二次元越不善于交流,好像也在和年轻人逐渐脱节一样,不会勾搭太太们,这是我的痛,不会和认真留评的姑娘交流,这也是我的痛,所以感谢这么久在我的文下留评的姑娘们,也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我能记得那些ID,除了对CP的热爱,那些的确也是码字的动力,当有那种我是写不好文的沮丧感出现时,当有想弃文的念头时,回头去看看之前的评论,就又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写得好一点的,也会有更多的人来分享我的故事。
虽然,我的那一天似乎总是不来。

评论(27)
热度(12)

© 子___子 | Powered by LOFTER